用漫画故事讲述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答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5 06:19: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编者按


在北京市网信办、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共同指导下,首都互联网协会媒介融合专业委员会联合果壳网共同推出“我在科普·十九大时光”专栏,组织一批科普界一线实践者,以自身经历和体会,展示科普战线上朝气蓬勃、积极进取、砥砺奋进的发展状况。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强调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互联网+科普”并非互联网和传统科普模式的简单组合,而是互联网与新时期科普规律加成后的创新升级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这是科普行业进步的一个标志,体现了“互联网+”时代背景下更广阔的容纳度和更前沿的敏感性,更是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重要精神的生动体现。



用漫画故事讲述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答案

Sheldon


理论物理学博士

科学漫画公号sheldon42创始人

在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我就立志要成为一名科学家,研究宇宙的奥秘。这是因为当时我看过的很多科普书籍里有很多精彩的故事,故事的主角都是既聪明又有毅力的科学家。受到故事和科学家的激励,我渐渐开始对科学产生兴趣。当我成为一名科学工作者之后,我又对如何让别人对科学产生兴趣的工作产生了兴趣。于是,在博士毕业后的几年中,我陆陆续续尝试了翻译、科学报道、线下活动等等科学传播工作,积累了许多经验,逐渐走出了一条用漫画和动画视频讲述科学故事的新路子。


翻译名家著作教我学会讲故事

自2011年起,我在几位出版社的编辑老师的帮助下,完成了几本著作翻译的工作,这些著作来自理论物理圈非常有名的几位科普作家。


英国剑桥大学的约翰·巴罗教授是一位极为高产的宇宙学科普作家。2012年起,我开始翻译他的《宇宙之书》,这是我翻译的第一本书。在他的笔下,人类逐渐认识宇宙历史的过程变成了一个个动态发展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是由各种性格鲜明的人物演绎的,例如,有不愿承认宇宙膨胀的宇宙膨胀发现者哈勃,不善言辞的狄拉克,风流倜傥的薛定谔,还有敢于冒险又爱开玩笑的伽莫夫。巴罗的书让我意识到,每一个我们烂熟于胸的科学结论,背后都可以挖掘出大量或令人惊叹或令人捧腹的故事原料。


在学习了《宇宙之书》的写法之后,我又陆陆续续参与了好几本书籍的翻译和校对工作。其中《隐藏的现实:平行宇宙是什么》面世以来,已加印十几次,并受到梁文道《开卷八分钟》栏目的推荐;《宇宙的奇迹》一书改编自BBC同名纪录片,它与同系列的另外两本书一同获得了第四届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优秀作品奖。


供图:Sheldon


科学报道锻炼了我的写作能力

每年10月的前几天,瑞典的卡洛琳斯卡医学院和皇家科学院都会揭晓本年度的诺贝尔奖获奖名单。自2012年起,我开始主动参加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的报道。


对公众来说,诺贝尔奖获奖研究之间有一些共同之处。这些研究往往都很前沿,很难用三言两语说清楚各位科学家做了什么。绝大多数获奖的科学家都比较常规,不像爱因斯坦那样早已名声在外,或者像霍金那样可以写出一个传奇的故事。在诺贝尔奖揭晓的短短几天里,写作者既要迅速理解获奖研究,用生动而简练的语言把其中最核心的结论成果讲述出来。还要挖掘研究过程和研究者本人的故事材料,将这些材料在有限的时间里编织成一篇有血有肉的报道。最终写成的文章,既要比一般的新闻通稿有深度,又要不落俗套,让已经读过好几遍相关新闻的读者看到新意。在最近几年的诺贝尔奖事件中,我撰写了《囚禁光子的量子实验大师》,《以本人命名的玻色子》,《“上帝粒子”的阴错阳差》,《低温下的奇怪相变》和《针尖上跳舞的机器人》等报道文章,使我的写作能力获得了极大锻炼。


在撰写诺贝尔奖报道的同时,我还参与了一些热点科学事件的报道,例如2011年的福岛核事故,2012年发现希格斯玻色子,2014年的原初引力波乌龙事件,2015年广义相对论提出一百周年,2016年搞笑诺贝尔奖,2016年成都机场X光安检仪事件,2017年科幻电影《降临》的科学解读等等。这些报道大都发表在科学松鼠会、果壳网和《南方周末》科学版等知名科学媒体上,部分作品还收入了第六版《十万个为什么》。即使这些科学知识非常难以理解,但在每次的热点事件中,读者表现出来的求知欲远远超过了日常的科学报道。这也让我意识到热点事件传播对科学传播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


科学活动策划让我释放想象力

翻译和写作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内部交流活动,因为它们的受众主要还是科学爱好者。而且,当我们发表一篇文章时,只能通过屏幕看到读者的回复,无法了解更广大的普通读者的反馈。


从2012年起,我参与了果壳网和浙江省科技馆联合主办的“菠萝科学奖”每一届的活动策划。“菠萝科学奖”可以说是华语版的“搞笑诺贝尔奖”,它面向的人群不分男女老幼,也不在意他平时爱不爱好科学。所以,“菠萝科学奖”的策划更加需要传播技巧。在六年的策划工作中,我结识了各行各业的顶尖传播人才,他们有的是主持人,有的是剧作家,有的是资深媒体人,有的是音乐家、雕塑家、歌手、曲艺表演家、配音表演家等等。不同行业的思维在策划会上碰撞,让我跳出了原来科学写作中的局限性,开始学会如何运用多种手段,让一场传播科学知识和科学思维的活动使大众产生兴趣。


在“菠萝科学奖”等线下活动的鼓励下,我创作了《“科学版”泰坦尼克号》,《“人工智能版”双截棍》等多个活动节目,为每一届活动整理了候选研究,策划并撰写了奖项介绍,研究解读,活动的宣传文案,以及线上视频的脚本等等。同时我还参加了二十多场菠萝科学奖及其他活动的线下预热活动,还作为嘉宾录制了中央电视台10频道的《读书》栏目。这些活动极大地解放了我的想象力,尤其是在与观众的面对面交流的过程中,我逐渐熟悉了大众群体的心理特点,学会了如何迅速地抓住他们的注意力。



“科学版”泰坦尼克号。视频来源:菠萝科学奖


用漫画故事讲述生命、

宇宙以及一切的答案

在法国蒙特涅克村的韦泽尔峡谷,有一座著名的拉斯科洞窟。洞窟里有500多幅彩色壁画,它们都是一万五千多年前的原始人画的。不论你讲什么语言,不论你受过什么样的教育,即使你大字不识一个,你都能一眼认出原始人画的是牛、马、熊、狼、鹿、鸟、猛犸和人。当原始人画下这些动物时,还要一万年,现代人的祖先才从图形中发明了最早的文字。


在我尝试了翻译、写作、线下讲座等多种形式的科学传播活动之后,我发现许多有趣的科学故事已经触及了文字和语言表现能力的天花板。什么叫量子计算?什么叫时空弯曲?什么叫宇称不守恒?仅凭文字描述,就算经过专业训练的科学家也很难迅速理解这些主题。


在这个时候,我特别希望自己能像原始人那样,把自己听到的、看到的、想到的以及凭空想象的故事、道理、现象和原理,用图画表现出来。于是,2016年8月,我和几位小伙伴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第一篇漫画,开始将前沿的科学知识、有个性的人物、有趣的小故事和漫画相融合,尝试用漫画故事讲述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答案。



供图:Sheldon


自漫画公众号成立一年多以来,我和我的团队已经制作了70多集科学漫画,涵盖了理论物理学、量子通信、量子计算、医学健康、动植物保护以及人工智能等多个主题,并在各个社交平台产生了数千万阅读量和数百万的订阅,其中一些热点事件的解读漫画陆续在多家严肃媒体转载,如《光明日报》、《知识分子》、《Nature自然科研》、《果壳科学人》、《天文爱好者》等等。我们的漫画《如果没有他,可能还会有几千万中国人失去生命》获得全国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一等奖和新媒体融合创作特别奖。我们针对中国科学家发表在《自然·物理学》的一篇研究论文创作的科学漫画《天上的星星会死吗?当然了,不然怎么会有你?》还在《矿物岩石地球化学通报》编委的邀请下,改编后即将发表于这本专业学术期刊上。


我们跟重庆市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中心合作,将艾滋病病毒的发现的漫画印在了小本本上。希望能多帮到一点点需要帮助的人。供图:Sheldon


在2017年4月至5月间,在李政道图书馆和上海科技馆联合主办的《科艺相通——李政道科学与艺术讲座基金作品展》上,我们团队创作的动画视频《广义相对论》、《同步辐射》和《宇称不守恒》成为了连接高深的科学原理和不拘一格的艺术作品的一座桥梁。每一位欣赏展览的游客,都要在我们的动画视频大屏幕前驻足观看,以帮助他们理解艺术作品所要表现的科学主题的原理。


我们制作的动画《什么是广义相对论》曾在今年4-5月的“科艺相通——李政道科学与艺术讲座基金作品展”上展出。供图:Sheldon


视频在展览现场的效果还不错,保安大哥露出了愉悦的表情。供图:Sheldon


目前,我和我的团队正在一边加紧创作新的内容,一边总结漫画故事的制作经验。许多知名出版机构向我们伸出橄榄枝,建议我们不仅仅要面向成年读者做传播,还应该有针对性地为幼儿、儿童和青少年读者创作。为此,我和我的团队投入了更加紧张忙碌的工作中,希望我们能够尽快创作出符合不同年龄段小读者口味的科学漫画故事,既给他们带来欢乐,又能激发他们的兴趣、激励他们成长。



欢迎个人转发到朋友圈

本文来自果壳网

转载请联系授权: sns@guokr.com

投稿请联系scientificguokr@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