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咱们继续做医生--纪念李宝华医生头七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6:08: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天堂里的医生够多了,最近,不要有同行再上去陪你了。


这是一篇写迟了的文章。


李宝华医生的头七,已经过去两天了。


按照传统说法,头七这一天,亡魂要回到家中,吃最后一顿亲人做的饭,了却尘世瓜葛,安心去转世投胎。


这一天,全部家属都早早入睡,以回避亡灵,因为一旦亡灵见到家人,会心存挂念,难以了却尘缘。


我不知道,含冤而死的李医生,能否做到心无挂碍。


我不知道,悲痛欲绝的父母妻儿能否入眠。


但是,我不想我的文章,惊扰了他。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


孔子说:祭如在。


我本以为孔子耍滑头,明明不信鬼神,却要做出一副如同鬼神在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明白,有些人离开之后,很长时间内,你会觉得他真的如同在你身边。在和你一起吃饭,一起休息,一起出诊。


李医生好医生网站上对患者的回复,依然在那里;患者对他的赞扬,依然在那里。


对很多朋友同事家人来说,很长时间内,他就在那里,陪着他们,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


祭,如在。


不是祭祀时候做出一番鬼神在的样子。


而是如在,所以要祭。他们始终如同在我们身边,所以我们要以某种方式寄托哀思。





但是,我同时也清楚的知道,对于很多人而言,李宝华医生已经不在了。


不仅你,天理人情,对他们而言,也已经不在了。


甚至,最基本的人性,对他们而言,也已经不存在了。


对他们而言,李宝华三个字,早已经不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而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麻烦。


就在李宝华医生含冤去世的地方,悼念他,成为一件被禁止的事情。


这张看不清人脸的照片,是在莱钢医院门前,七点整,儿科医生和护士不顾禁令,拿蜡烛下楼悼念李宝华医生,立即被保安全部抢走,组织者也被控制了。医院各领导只要看到路上有本院的人就去做他们的工作。医院外科楼门口也有警察围堵。护士一边哭,一遍根保安争抢蜡烛,说那是给宝华医生的。







而这一张,是在医务人员冲破禁令组织宝华医生悼念活动的时候,院领导赶到现场竭力劝阻。




后来,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和上级批评,医院总算组织了一次宝华医生的悼念活动,在活动通知中,赫然写着:阻止非本院职工入场。


是阻止,不是谢绝。






这个命令被不折不扣的执行了。当天所有来送宝华医生的病人家属,都被强行拦在门外。所有的悼念这只允许放下菊花三鞠躬就被立即赶走,连哭几声都不行。而原本说举行一天的追悼会,上午10点40左右就草草结束。很多没有来得及赶上的医务人员,只能把菊花放在外面。







我也是山东人。山东,孔孟之乡,礼仪之邦。


自古死者为大,礼不伐丧。


祖宗千百年的规矩,丧礼上,哪怕来吊唁的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只要对方以礼行事,便不得拒绝,要隆重迎接,以礼相待。



将满怀悲伤的悼念者“阻止”于门外,千百年来,列祖列宗,没这规矩!


随着事态的逐渐平息,我知道,张院长现在肯定非常开心。因为,他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李宝华?


对于高高在上的领导而言,这无非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员工。

在一家大医院,大量李宝华医生这样的年青骨干,用自己的勤劳和汗水,支撑起了医院运营日常工作,但他们大部分人的名字对领导而言都很陌生,充其量,是一个模糊的印象。


而现在,李宝华三个字,对院领导而言甚至都不在时一个人名,而是一个事件,是一个可能威胁自己前途的麻烦。


幸运的是,这个麻烦解决了。







李宝华的父母家人?


那是多么淳朴老实的一家人啊。当理想记者找家属要账号想给他们发动捐款的时候,他们谢绝了,并建议大家用想帮助家人的钱成立一个基金,用于帮助那些呗医疗暴力伤害的人。


这么老实淳朴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们既不会上访,也不会闹事,甚至不会哭闹哀求。他们只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默默的哭泣流泪。


这么老实淳朴的人,比医闹好对付多了。





那些悲愤的学生和职工?


同样不用担心。


无论多么的悲愤,无论多么的冲动,无论气头上说多少狠话发多少毒誓。面对患者求助的眼神,医生和护士们最终依然会擦干眼泪默默回到工作岗位。因为,从他们穿上白衣这一天,他们灵魂上就永远刻上了“救死扶伤”四个字。因为,自从踏上这条荆棘路,他们就无法拒绝自己背负的沉重道德十字架,直到走到终点,或者倒在中途。


至于那些刚走上医学道路的稚气未脱的孩子,只要他们不肯放弃自己的医学梦,他们就只能低头,因为他们不敢让自己档案上,留下任何可能妨碍自己成为一个优秀医生的处分纪录。





至于那些冥顽不灵提出辞职的刺头?


谢天谢地,这些不听话的医生终于走了。


医院,永远不会缺医生。没有博士,我可以要硕士;没有硕士,我可以要本科;没有本科,专科也能凑合。


至于专科也没有了怎么办?那关我屁事。


我身后,哪怕洪水滔天。




哦,还有那个杀人犯。


他真烦啊,闹了医院那么久,现在总算消停了。如果不是砍死了李宝华,说不定现在还在烦院领导呢。




宝华啊,谢谢你被他砍死了,总算帮院领导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这也算你为院领导,做的最后贡献吧。


院长会把你风光大葬,会在你最后的追悼会上情真意切的掉几滴眼泪,他会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杀医事件的受害者,而非受益人。


院长不会在你追悼会上告诉大家,凶手一开始找的不是你,而是院领导。但是院领导的办公室门禁森严无法随便进入,而儿科病房完全不设防。


院长不会在你追悼会上告诉大家,保卫科对他提供的保护远比对一线医生的严格,即使家属能找到他并试图伤害,也会有人奋不顾身的救他。而李宝华医生,凶手砍死他后,甚至抽了一根烟,其间没有一个保安对凶手出手。甚至,没人知道他们在哪里。


院长不会在你追悼会上告诉大家:如果他们在凶手威胁你后,能象阻止你的亲友同事悼念你一样没日没夜严防死守,你就不会死。


院长不会在追悼会上告诉大家:如果医院的保安能象抢夺护士的蜡烛一样尽职尽责,你就不会死。


院长不会在追悼会上告诉大家:如果医生受到威胁时,医院能象组织医务人员群体事件一样,动员医院全部行政和人力资源进行处理,你就不会死。


院长不会在追悼会上告诉大家:他绝不会主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引咎辞职,相反,由于顺利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他甚至可能得到某种褒奖和奖赏。


再见了,宝华,这篇文章,不想你看见。


天堂里的医生够多了,最近,不要有同行再上去陪你了。


不怕死的话,下辈子,咱们继续做医生。



文章图片均来自网络,不做商业用途,若有版权争议请与作者联系。


特此申明:本公众号系烧伤超人阿宝本人


欢迎将本文转发至朋友圈

shaoshangchaoren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