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敌:第九章 阆苑仙葩(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6:42: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话说项燕、唐俏儿、慕容青三人在洞中刚刚脱离水怪险境,一阵吵闹后便又因如何逃出生天犯了愁,望着石壁上的阵阵蓝光,各自陷入了沉寂之中。

        “看,石壁上有东西~”唐俏儿似乎发现了什么。项燕凑过去仔细一瞧,还真是,有根小臂粗的藤蔓从五六丈高的洞顶沿着石壁一直下垂着,只是历经岁月侵蚀,颜色黝黑,乍看之下确实不易辨认。而且这藤蔓边上凹凹凸凸地布满了小石坑,想是让人方便攀爬的。

        “上去看看!”项老二心急拽着藤蔓就“蹭蹭”窜了上去,不料未上几步便手脚一滑,跌落下来摔了个结实。

        “当心!没事吧~”唐俏儿和慕容青又是约好似的异口同声,关切非常。

        “哎呦~上面真滑,像条泥鳅。”项燕嘴巴嘟囔着,不停地揉着屁股。

        “你上!我来照看项大哥。”唐俏儿命令似的对慕容青说道,立马又柔情似水地拉着项燕的手臂问长问短起来。慕容青也不计较,小心加谨慎地只顾向上攀爬。约摸一刻钟的工夫,慕容青已到了顶上,原来上面是个小平台,再往上是一个仅容一人进出的洞口,显然洞内石壁上晶石的反光就从此处而来,只不过人在下面由于平台遮挡,是决计发现不了顶上这个洞口的。

        有了经验,项燕和唐俏儿不一会也到了顶上,三人二话不说便向上出了洞口,这才感受到什么叫做“别有洞天”——他们其实已经到了室外,准确地说是一处断崖,上面已被参天大树遮挡得严实,下方则是万丈深渊不见底——不是经由一番奇遇,外界实很难发现有这么一处所在。照位置推测,应该是位于秦岭附近的一处高山之中。

        这断崖之上,又有一副石棺,一圈低矮的灌木围绕四周。“打开它瞧瞧!”项老二朝慕容青使了个眼色,两人又合力开启石棺来。果不其然,里面仍是一条暗道,只是从内往外竟然飘出缕缕清香,让人顿时飘飘然却提不起任何一丝力气。

        “不好~”幸亏唐俏儿眼疾手快将两人拉了开来,好一会儿,项燕和慕容青才终于醒过了神。“你们中毒了,是我们族人特有的迷药,叫“青眼”,可令人产生幻觉,时间一长人就废了,再不会醒。”唐俏儿慎重其事地说道。果然,只是一会儿,几米开外的石棺顶上就聚集了一团青色的雾气,活像一只人的眼睛,幽幽地往外透着寒气,煞是邪性。

        “怎么办?”项老二望着唐俏儿问道。“没办法,这种毒半雾半气,光护住口鼻不行,可以直接透过衣物渗入皮肤,而且稍遇明火即燃,极度危险。若无专用药物相克,只能等它自行消散。是我们族人前辈护墓的法宝之一,现在已经失传。”看来唐俏儿也是无计可施,不过项燕也隐隐感觉这个女孩定跟此次所寻之物渊源颇深。

       “那是要等多久?”一旁的慕容青也逐渐恢复了力气。“看这毒雾浓度,起码得个十天半月,还要看天气好坏、风力大小。看样子里面毒源种得很厚又深,即使外面消散了也是无济于事……”唐俏儿语气非常专业且笃定。

       “那我们下山做个记号,约定半月后再来寻吧。”项燕因还惦记阆中的小燕子,此刻离约定之日已近,不愿再费时做这般无聊的等待之事。“好吧,那我们先回去再作商议。”慕容青也是受惊不小而无心恋战。四处搜寻一番后,几人便沿着崖边的藤蔓攀爬了下去,足足花了有一个小时,期间还穿过了两道瀑布才到底部,亦是一个人迹罕至被茂林覆盖的小洞穴。就这样兜兜转转,沿路作了记号,花了几个小时终于出了山林,待下山到了一个小山村已是炊烟缭绕,寻得一户人家吃了饭便早早歇了。

       翌日,三人醒来问好路线便启程归途,昨之一切恍若隔世。慕容青不用说,自然是要回汉中城;唐俏儿倒是嚷嚷着要跟项燕一路同去阆中,大有打死不分离的阵势,跟定了这个玩世不恭的项老二。就这样,两人和慕容青就此别过,看得出慕容女娃自是千万个不舍,反复确定了半月之期后才依依不舍、十里相送般含泪而别,搞得那唐俏儿都心生十分怜爱,更何况天生多情的项燕,也真应了江淹“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之句。

        途中略表,反正项燕和唐俏儿一对俊男美女,又是情投意合,嬉笑打闹未过三日,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嘉陵江环绕的阆中古城——红楼梦中仙境“阆苑”之所在。

        阆中这座两千余年的古城,是古时巴蜀军事重镇,文物古迹甚多,而约定地张飞庙正居古城中心。项燕此刻是心急如焚,飞似地向那张飞庙直奔而去。奇怪的是一路上有说有笑、活泼开朗的唐俏儿却显得心事重重,甚至在张飞庙门口,趁项老二向当地人打听时,塞了一张纸条给他后便不辞而别了,一点踪迹都没有。上头只写着:“莫误半月之期,否则性命难保”寥寥数语,弄得项燕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依着他的脾气,要不是急着找寻吕燕,非翻遍整个阆中城问个明白不可。只是虽到了约定之地,离约定之日却还余七日,故而项燕走遍桓侯祠仍是一无所获。倒是在庙门口,一个摆相摊的老道生拽硬拉地给项老二卜了一卦,卦辞曰:“阆苑仙葩,镜花水月,坎。断:坎卦属水,一轮明月照湖水,愚人只当财去捞;不遇仙人、美眷难求;运不高、名不遂;事难成、迹难寻。大凶。”乖乖,真是晦气,项老二是边走边骂,还好生性豁达不信命,径直在张飞庙附近投了栈,安顿下来再说。

       闲来无事,夜深人静,月色正浓,项老二是心事重重,睡不着就出来瞎溜达了。习武之人脚程快,一时半刻就到了城东郊蟠龙山南麓,一座稀奇古怪的古寺门前,名曰“久照亭”。寺内屋顶多是似圆非圆、说方不方的,且院落中陈放着诸多石棺,在这月夜之中,尤显得诡异非常,令得素来胆大的项老二也忙不迭地退了出来,不敢久留。

       “谁?!”项燕刚出来就看到一个人影从眼前窜过,速度极快,瞧身影又颇有点眼熟。还来不及追赶,紧接着又来了七八个少数民族打扮的大汉,手里拿着砍刀,嘴上不停地叫骂着,看样子定是追之前那人莫属了。就这样随着吵闹声逐渐远去之后,古寺又复归平静,像是电影落幕一般,那项老二也仅是个完全不入戏的看客,压根儿未引起旁人丁点兴趣。

       “哈哈~”项老二干笑了几声,只觉人生际遇无常,正欲离去,却忽地被人从后面拉住手臂,又拽入了寺中。“你~想干什么?!”项燕不免懊恼。“项大哥!是我~”蒙面人除下了面罩,来人正是唐俏儿!

       “你白天去干嘛了?害得我好生惦记!”项燕用手指戳了一下唐俏儿脑门。那唐妹子不仅不恼,甚至还有点高兴,轻声说道:“项大哥,随我到里院再说。”就这样,两人七拐八拐到了寺内一处大石棺附近,唐俏儿熟门熟路地碰了一个机关后,本是石墙林立之处立马就显出一道入口来,经过暗道,进得里面,居然是一处布置十分讲究的密室,想是另有什么玄机,也让项燕越发心生疑窦,不禁问道:“俏儿,你到底是什么来路?所为何事周旋其中?”

        “我……索性说了吧,反正你也不是外人,是我的……”唐俏儿显是下定了决心,“我的祖母是苗疆唐门第四十六代掌门‘至尊’。近二十年来,唐门内斗不止,而我的父母也是早年死于一场族人内乱之中……”

       “内斗是为了什么?”项燕饶有兴致。

       “唐门至尊圣物‘仙葩’……”唐俏儿若有所思。

       “确定是‘仙葩’,而非‘奇葩’?”大敌当前,也亏得项燕还有心思开玩笑。

       “别胡说!”唐俏儿一脸严肃,“不可儿戏,此圣物非比寻常,已经代代相传了五六百年,那时唐门都还没影呢,是整个苗疆的神圣所在,能收返老还童、起死回生之奇效。据传是安南国王进贡明成祖时遗落于民间,而朱棣终其一生亦不可得之神物。”听得项燕是连连称奇,惊讶不已,想不到自己竟能有此境遇,若果真能一睹真颜,实不枉来人世间走上一遭啊!

     “莫非当日我们所寻之宝便是此圣物?”项老二反应还算快。

     “有很大可能是,这些年为了得到它,死了多少人……”唐俏儿又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我一定帮你找到它!”项老二瞬间豪气干云!

      “嗯~要是项大哥肯帮忙实在是太好了,祖母也会高兴的!”唐俏儿喜上眉梢,不过转眼又担忧莫名,“只是怕要连累你搭上性命……”

       “没事,我乐意,再说我福大命大!”项燕信心满满。

       “当前还有件要紧的事!刚才追我的那帮子人,是唐门军师‘螳螂’的手下,如今的唐门其实已经四分五裂了……他们想要害我跟我祖母,逼我们交出圣物。”唐俏儿悲愤不已。

       “别怕,有我呢。你说怎么办,让我出去把他们一个个打得满地找牙!”项老二那见得自家妹子受如此委屈,当时就火冒三丈!

       “好呀!有项大哥在,我便不怕了~”得此助力,看得出唐俏儿是真的很开心,“后天就是我们联络了苗疆和唐门祖母的旧友,在这蟠龙山下,准备跟‘螳螂’他们一决死战之日,到时就靠项大哥鼎力相助了!我这就告诉祖母去。”唐俏儿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些点心,嘱咐几句后便从另一暗道离去办事,事出紧急,是一刻也不敢耽搁。余下项燕历经这番,也是有些倦了,躺下便呼呼大睡起来,根本未再去想即将到来的那场恶战,其实他并不知道盟友对手的真正底细,只是“既来之则安之”罢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营救吕燕之约尚未了结,再遇苗疆唐门之斗,茫茫未知之旅,难道如卦象所言之“事难成、迹难寻”,那岂非当真是大凶之兆?几人命运如何,且看下回分解。(万人敌:第九章 阆苑仙葩 完 ;第十章 贵人指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