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小伙一首动感舞曲《天边花正香》美极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6-20 11:10: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最新广场舞点上面看下集!

地面上堂吉诃德随手刻制的那个火系魔法阵里的魔晶终于释放完了自己所有的能量,寿终正寝,化为一丝烟雾彻底消散,围绕着三人,确切的说是两人一妖的这团火焰终于熄灭了,四周又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 堂吉诃德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只是依旧在闭目养神,奥莉娜还在沉睡着,至于凯尔,在被堂吉诃德那碰了一头的灰以后,有些赌气的不再搭理他! 而是背对着堂吉诃德,躺在了法袍上,整个身体蜷缩成一团,努力的想着其他的事情来分散饥饿感,结果却越想越委屈,她本来就是出来买一个空调的,为此还拿出了自己的积攒了好久的积蓄! 到了卖空调的地方之后听到有人呼喊抓通缉犯,就见义勇为的冲了上去,结果就被卷到了这个地方,身上的盔甲被扒光了,钱也不见了,虽然没有被那个臭男人给那个了,但是谁知道那个臭男人有没有偷看! 完了又肚子饿,喝了臭男人给的水以后更饿了!明明带着空间戒指却不放食物,想聊天转移尴尬却又被骂!从小就在生命神殿长大的凯尔虽然没过过什么大富大贵的生活,却也没受过这种委屈! 要知道生命神殿是一个教义很温和的宗教,基本上算是秩序中立的赶脚,讲究的是众生平等,生命可贵,内部很和谐,对外也不怎么招惹是非,敌人也不多,毕竟对于一个能给自己治病的职业,就好像地球上的医生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没有人愿意得罪生命神殿. 这也就让神圣骑士成为了生命神殿中虽然不可缺少,但是却是最清闲的职位!基本上没有什么架可打!没有争斗,自然也就没有委屈,没有委屈,就没受过委屈! 凯尔感觉自己这辈子最憋屈的就是今天,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好像所有的地方都是一样的,长廊一眼望不到头,走到头了却又是岔路口!老师也好,同伴也好,一个都联系不上! 唯一一个能说话的家伙骂了自己一次,还凶了自己一次!而且最重要的是肚子又饿!之前的战斗,身体里的力气也消耗了大半!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直接饿晕过去了!饿晕过去了这个家伙不管我怎么办一个人在这种地地方,想着想着凯尔就又哭了,不过她努力的让自己不出声音,因为她不想被坐在那里的那个家伙看不起。 这时候凯尔才现,那个家伙好像不见了!因为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一个自己,一个是躺在那里的疑似守备军少女!而那个叫堂吉诃德的混蛋不见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想事情太投入根本没有现他什么时候离开了想到这里凯尔嗖的坐了起来,一把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尝试着叫了一声,“堂吉诃德” 空荡的走廊里只有她的声音!没有人回应. “堂吉诃德” 有些不甘心的凯尔又试着叫了一声,依旧没有回应!难道真的走了凯尔尝试着按照记忆里的位置摸了摸,结果空无一物!除了冰冷冷的墙壁,以及被自己的拳头打出的那个坑洞,什么都没有! “哇!”凯尔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哭的那叫一个伤心玉绝,听着掉泪,闻着伤心!也许有人会怀疑,作为一个骑士,会有那么脆弱吗答案就是,是的! 在一个人实力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人的情感中的负面情绪对于人一个的影响是十分的严重的,而且来说,就算是到达了一个很高的境界,例如大骑士,亦或是环之法师,这样的人已经基本上可以在费伦世界横着走了! 但是情感中的负面情绪依然可以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困扰,就比如经常会被扣工资的亚特伍德,就是因为一旦受刺激,就无法控制情绪中的愤怒! 归根结底的来说,不是他们不够强大,而是费伦世界的力量体系比较奇特,不像是洪荒世界,或者是修真体系中的那种,想要获得力量,心境先要达到那个层次,不然有了力量也无法控制! 而费伦世界就是整个灵魂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情绪都会跟随灵能的增加一起壮大!也就导致了,虽然力量上去了,但是他的心境并不一定会上去!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在费伦世界,如果一个领域之法师愿意,他完全可以像吹气球一样,把一个普通人的灵魂中的灵能提升个几倍甚至十几倍,但是这个人依旧只能是一个普通人,人的承受能力是根据阅历来的,而不是实力! 只有经历过生死之间的人,才有可能看开生死,没经历过死亡,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将要死亡的那瞬间你会有多么的恐惧! 同理,好似温室花朵一样的凯尔在现四周只剩下自己跟一个昏迷中的女人的时候,感觉到孤独无助的她终于带着委屈哭了出来! “呼”一团火光照亮了黑暗的长廊,在堂吉诃德又塞进去了一块魔晶以后,魔法阵重新的燃烧了起来.此时,堂吉诃德一脸残念的盯着抽噎中的凯尔,借着火光可以看到,两天没有洗脸的凯尔,脸上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灰尘,经过了两次泪水的洗礼,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只大花脸! 堂吉诃德深深的吸了口气,从空间戒指中抽出了一张手帕给了凯尔,结果凯尔只是用两只哀怨的眼睛看着堂吉诃德,那眼中的意思分明就是你是个混蛋之类意思! “三,二,”当堂吉诃德数到了二的时候,凯尔嗖的抢过了手帕,先是擦掉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又用手帕抹了抹整个脸!不过显然她没有看到自己脸上的灰尘,这样让她一抹,整个脸就更花了! “噗呲,”堂吉诃德笑了,先前因为一时之间无法离开这里而焦虑的心情仿佛也因为这张花脸变得好了很多! “有什么好笑的没见过女人哭吗” “女人哭见过,但是堂堂的神殿骑士哭的这么惨烈,我还是第一次见,不对,是第二次.” 说着堂吉诃德走到凯尔的跟前蹲了下来,拿起凯尔手中的手帕,空气中无征兆的出现了一团水球,堂吉诃德把脏兮兮的手帕在里面涮了涮,然后仔细的给还在抽噎中的凯尔擦起了脸。 “我们并不熟悉,我救你不是因为我多善良,只是你我之间并无深仇大恨,再加上我又有这个能力,就顺手救了你一把,但是你如果因此产生依赖感,那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假如真的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危险,我会第一个丢下你们俩,然后逃跑!记住我的话,人一定要靠自己!” 看着已经被擦的干干净净的脸蛋,堂吉诃德满意的点了点头,作为一个有强迫症的患者,看到一张脏脸就想把它擦干净的痛苦又有谁知道呢? “还有,”堂吉诃德伸手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了凯尔的头盔套在了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敲了一下,“眼泪是女人的武器没错,但是如果你经常使用这种武器,那它就没什么效果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