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芽阅读课#之每一节都是公开课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7-10-23 09:52: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早在2012年,也就是我加入公益教育的那一年夏令营,除了白天的活动和课程之外,每到晚上,还会有志愿者根据自己的特长或爱好而设计的特色课。后来,一位志愿者跟我说:洪哥,现在我们都管那样的课叫选修课和公开课。


当时做为小白的我,一脸懵逼。她跟我解释道:选修课,就是让学生自由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然后去听(就是晚上那样的课程);而公开课,就是可以让别人旁听,并且可以用来做讨论的(就是白天那种课程)。


就在我恍然大悟之后,又过一年,听说了“裸课”。什么是“裸课”?原来是没有经过彩排,在设计课件后,直接去上的公开课。知道了这些,我竟然笑了。原来哥一直都是“裸”着去上课的。


我不会做什么“课案”,老师的那一套什么“大纲”、“讲义”,对我来说,简直天方夜谭。我只知道自己要做的每一节课,都是自己用心去准备、设计的课件。我没有去预设什么“效果”,也没有去考虑太多课堂因素。心里总是觉得,难道课堂精彩了,学生还会不听课吗?


也许有人会质疑:你这样会不会误人子弟啊!?

没错,恰恰就是出于这样的担心,每节课我都如临大敌,不敢掉以轻心。讲课是需要技巧的,课堂氛围的掌控也一样。这些对当时的我来说,完全是一片空白。我只是以“一腔的热忱”去对待每一节课。我相信:每一次用心的付出,都会有回报。但从来不要自己去预设回报!

很庆幸几乎是从下八庙的阅读课开始,学生们就喜爱上了这样的课堂。而每多一节课的“练习”,对我来说,就是多一次的学习。我把从外面学习到的、“偷师”到的各种技巧都用上,慢慢地自己摸索出了一些新点子,由于每次面对的学生都是四个班级以上,有时甚至是跨越几个年级,如果一一区别备课,那真是三头六臂都不够使唤了。


因此,从2013年开始,我就想探索一种课程,用一样的题材,让不同年纪的学生学到不同的东西。那么,这种课堂,它势必是不同于正规课堂的。它不可能是教书识字这样的刻板,也不可能是1+1=2这样的算式,它是一种专注于心灵成长的课程。

课堂的主导人虽然是授课者,但他并不该成为全部。授课者就如同导演,而学生才是主角。导演讲得再多,主角没领悟,演不好,甚至怠工、罢工,那么这样的课堂必定是失败的。


因此,如何让课堂“活”起来,是一直让我乐而不疲探索的。尤其是在接触了小学课程之后,如何将一本绘本给三个乃至四个不同年级的学生讲,而且讲得让他们入迷呢?


——之所以一开始选择从绘本开始,是有缘故的。2012年,我开始做阅读课时,第三节设计的是绘本课,4个班级准备了不同的4本绘本,结果我发现,有一个原先只是来图书馆捣蛋的孩子,上完绘本课后,每天都要来图书馆看上一摞的绘本,而且从那以后,基本上她出现在图书馆,不再有任何的破坏行为。(她们班讲的那一本是《走进生命花园》)从那时开始,我就认识到整本书的阅读对孩子的重要性。

可是如果每个班级区分备课,那真的是太浩大的工程了。即使是不同的年级区分备课,也是一件很耗时耗力的事。更何况我同时面对四个年级11个班级。


因此,我只是把小学的三个年级和初中区分开。不要让孩子成为“字典”,不要让孩子“尽信书”。阅读绝不等同于认字,也不等同于看书,更不等同于只是把书翻完了。

《小王子》、《夏洛的网》这样的长篇儿童文学,如何在一到两节课里来让孩子们“阅读”呢?《活了一百万次的猫》《爱心树》《小猪变形记》等绘本又如何在一节课的时间里,让孩子们“看完”呢?“魔术”、“快闪”、“提线木偶”等等,如何让孩子们领略不一样的意义呢?


因为每一节课的“课材”,都是精心挑选,有的可以看,有的可以读,有的可以听,让孩子们总是那样地期待。这样的课堂,需要去计较什么是“公开课”?什么是“裸课”吗?

如果我没有养驯我的阅读课,它只是和成千上万节阅读课一样,没有什么特别。而当我养驯了它,它就和我有了联系,就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了。



麦芽的捐书地址:524072  广东省湛江开发区东简镇新路口 十三小学,麦芽公益悦读馆,洪华挺  18126992766

麦芽的捐款帐号:中国银行深圳分行侨香支行    

陈美霞   6217 8520 0000 4039 569

麦芽微信公众号:麦芽悦读                              

微信:hongyvqiu  

麦芽微博:麦芽公益悦读馆

欢迎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开始订阅麦芽的公众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