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人之摔下楼梯2怎么样?简介《重返·狼群》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4:45: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重回草原的公狼格林扑向李薇漪时,她把铁链搭在格林的脖子上,它不躲。


“外面太危险了,咱们带他回去,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对讲机里传来亦风的声音。


“自由。”


李薇漪抽走了铁链,冲格林摆了摆手。


身着藏袍的李薇漪和格林偎依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文|新京报记者刘珍妮 编辑|胡杰

校对|陆爱英


本文全文共5785字,阅读全文约需11分


台下观众用狼嗥声代替掌声。


台上的李薇漪把两手捂在嘴上,下巴轻扬,喉咙里轻“呜”一秒后,爆发出一声长嗥来回应,此起彼伏的狼嗥声把观影现场的气氛推到极致。

 

7年前,她也是用一声狼嗥唤醒了奄奄一息的狼崽儿格林。

 

这匹来自四川若尔盖草原上的“孤儿狼”,被画家李薇漪从牧民家中救起。

 

她与朋友亦风在成都抚养了格林三个月,又用7个月的时间,冒死将它送归草原,带它重返狼群。

 

小说《狼图腾》的作者姜戎曾说,此前世界上还没有一条由人养大的狼放归荒野后能存活下来,“李薇漪打破了这项零的纪录。”

 

亦风用一部纪实电影记录了这段经历。

 

从草原到城市,又从城市回归草原,这是一个让独狼格林从“活下去”到“自由地活着”的故事。

 

李薇漪像母狼一样养活了格林,纵容着狼子身上的野性。而格林在她面临疾病与饥饿时,一次又一次回报给她人性。

 

“我一直以为是我们改变了格林,其实它从未改变,变了的是我们。”

 

格林终究成为了真正的狼王,李薇漪和亦风再也放不下那片草原和那之上的一切生灵。


此前,还没有由人养大的狼放归荒野后能存活下来,李薇漪打破了这项零的纪录。


遗孤

 

“故事亲历者自拍的电影。”黑底白字的介绍出现在纪实电影《重返·狼群》的荧幕上。

 

失焦、晃动的镜头、粗糙的画质并没有折损电影在北京、深圳等19个城市点映的口碑,看过的提醒没看过的,“哭惨了,记得带纸巾。”

 

一名忠粉了解这部电影的出炉,亦风和李薇漪原本打算找演员重现他们的经历,但最终放弃了。

 

“没有谁比我们更了解这个故事,更懂得格林。”导演亦风说。

 

与格林生活的一年里,他们拍摄了2700个小时的素材,最终化成1小时38分钟的电影,“剪片子大部分是在草原上完成的。”



《重返·狼群》:一个美女画家养狼放狼的真实经历。


格林回归狼群的半年里,被牧民赐名“狼女”的李薇漪从若尔盖草原回到成都。没怎么见朋友,也很少出门,“在人群里生活反而觉得孤独。”

 

她常翻看自己的日记,里面是他们与格林的点滴。打开视频时,李薇漪又哭又笑,亦风有点担心她,“如果忘不了,干脆就狠狠地记住。”

 

她把和格林的故事写成了书,书名就叫《重返·狼群》。

 

后来索性每隔一段时间就重回若尔盖草原,那是格林的家,也是李薇漪第一次见到格林的地方。

 

2010年4月,草原上太阳炙烤大地,来写生的李薇漪听牧民说起一对狼夫妻的惨烈故事。

 

经历了一个冬天的公狼需要养活狼崽,钻进羊圈偷走了一只羊。猎人围堵狼洞,马棒子绑上藏刀插进狼嘴。猎人们得到了一张几乎完整的狼皮。

 

母狼为了报复独闯牧场,咬死了三四只羊,也吃下了草场上投放的毒肉。

 

中毒的母狼自己用牙撕烂背皮,死都没让人得到那张狼皮。

 

“我当时也不太相信。殉情,现在的人类当中都很少发生吧。”当时还没谈恋爱的李薇漪生出对狼的敬畏,后来她听说,狼夫妻留下了一窝小狼崽。

 

她带着愧疚踏上寻访小狼的旅途,她在书中写道,“哪怕我寻回的只有大狼的残骸、断爪,小狼崽的尸体,也想把这一家狼安葬在一起,这是一个人对它们的歉疚。”

 

找了三天,见到了狼崽,在一户牧民家中,一窝狼崽死得只剩一只,唯一的遗孤耷拉着脑袋在等待死亡。

 

可能是疲倦里掺着悲伤,李薇漪突然学起狼叫,狼崽耳朵突然一跳,颤颤微微站起来,走向她。

 

“个头儿像一坨牛粪大,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在牧民家五天未进食的格林一半是在装死;被她救起带回城市时,则是完全装死,“一动不动,没一点声响。”

 

后来才知道,没有自卫能力的小狼崽会本能地装死,减少能耗。

 

从此,她和这匹狼孤儿的缘分再没断开。


体型较小时,格林看起来像一只小土狗。

 

狼性

 

生在川西小镇上的李薇漪身高1米73,是川妹子里少见的大高个。

 

用一根淡紫色的丝带绑住长发,发梢在过膝长裙的裙摆边一晃一摇,一副淑女模样;电影里,她裹着藏袍,头发丝粘在脸上,带着格林奔走在草原。如果不是有影像记录,你很难将这样一位女子和一匹狼联系在一起。

 

回忆格林时,这姑娘的大眼睛总会望着远处。有时突然刷地一下站起来,开始边走边讲。

 

遇到格林前她就是个动物迷,外出写生时,鹤、马、牛、羊都是描摹的对象,画景、画动物,画自然界中的生灵。

 

把狼崽当成宠物养,她有这个自信,但亦风心里打鼓,“那可是一匹狼。”

 

“狼狈为奸,狼心狗肺…….”中国古语关于狼的描述都是贬义的。亦风想到的词是“狼子野心”:“‘狠’字头上加一点就是‘狼’,你就不怕哪天它朝你脖子上咬一口?”他跟李薇漪争辩。

 

李薇漪搬出了《说文解字》,大声对着亦风读:“狼,良兽也,从犬良声。”

 

小狼崽没有咬李薇漪的脖子,但和家里名叫“狐狸”的宠物狗一比较,她发现“狼与狗完全不同”。

 

连吃饭的动作都不一样。“狼的字典里没有品尝,不会‘狼舔’。吞、抢、撕、咬是狼标准的取食方式。”

 

家里的电线、墙角、电视遥控器、洗衣机水管全都成了格林的磨牙工具,无一完好,“它爱咬就由着它,天性使然。”

 

会叼拖鞋、握手、能听懂主人指令的博美犬“狐狸”,在五年的驯化中已经变得足够聪明;但在电视上看过狼捕鱼的格林,没几天就学会叼走小区池塘里的鱼。

 

更让李薇漪惊奇的是,格林可以自己用爪子打开电视开关,“我从没教过它。”

 

体型较小时,格林看起来像一只小土狗,李薇漪还敢带着它出门。格林对电梯表现出绝对的抗拒,狼对封闭的空间和金属会本能地远离。

 

后来,狼妈搭电梯,狼崽跑楼梯,娘儿俩习惯在楼道口碰头。

 

作为狼,格林的报复心昭然若揭。在路上,骑电瓶车的小伙差点撞到它。它紧跟着人家到了超市门口,对着电瓶车胎一口咬下去。

 

李薇漪试图给它套上绳索,怕它伤人。第一次牵着它,格林肚子贴地反抗,肚皮都磨出了血,也不挪动半步,最后硬是咬断了绳索。

 

断了好几条绳子,才换来格林的妥协。但它必须走在前面,路线也任由它挑选。

 

于是人们经常看见,李薇漪被格林牵着钻灌木丛,跨绿化带,“狼不会被驯服,能让你拴住,全出于它对你的信任。”

 

亦风在第二次见到格林后,体会到这种信任。他惊奇格林记住了他,冲过来闻东嗅西,突然躺在地上,露出肚子和脖子,“那是狼最脆弱的地方,它愿意把最柔软的地方展现给你。”


亦风。他用一部纪实电影记录了李薇漪这段经历。

 

城市孤狼

 

抚养格林,李薇漪尽量不抑制它的天性。但格林的筒子嘴越来越长,小时候柔软的狼绒上开始覆盖狼鬃,眼睛里的淡蓝褪去,夜里冒出绿光。

 

带着格林遛弯时,李薇漪越怕邻居认出它的真身,它越是不断地惹麻烦。

 

跟在一个买菜回家的女邻居身后,趁人家看楼门口通告时,咬破了手里的塑料袋,叼走一块里脊肉。小区池塘里被格林叼走的鱼,李薇漪不知道花钱补进去多少批。

 

赔钱道歉成了李薇漪的家常便饭。

 

亦风和她商量过格林的去处,动物园曾是一个提议,但李薇漪觉得那是“野生动物集中营”。

 

他们考察过城里的动物园,玻璃笼子里的老狼眼神涣散,游客“啪啪”地拍打着玻璃,老狼焦躁地在走来走去,“那最多算是不死,根本不是活着。”

 

“送回草原”的念头不断出现在李薇漪的脑海里,但从国内外的经验看,由人养大的狼放生后还未有一例成功,“所谓成功,就是放生后活下来。”

 

《狼图腾》的作者姜戎在上世纪60年代的内蒙古草原上也养过狼,“没有独立寻食、捕食和防卫能力的孤狼,在荒野根本无法生存。要想生存,就必须加入野生狼群。但更危险的是,它完全不懂得狼群的族法家规。不仅不会被接纳,甚至还会被狼群咬杀。”

 

格林父母的惨死让李薇漪下不了把它送回草原的决心。总和“狐狸”混在一起的格林,偶然会从嗓子眼里发出“花花”的狗叫声,更让李薇漪着急。

 

她找来狼嚎的音频,甚至比对不同的声音分析表达的意思和情感。格林在天台上第一次学会了狼嚎。


《重返·狼群》宣传海报。

 

李薇漪发觉自己越来越像一只母狼。格林叼住她的脚背不放,她凶狠地一把掰开狼嘴,没想到格林瞪圆了绿莹莹的眼睛和她对视,“想挑战权威。”

 

她扑倒格林,一口咬在格林的筒子嘴上,直到它翻身露出肚皮示好,“想夺权,你还嫩了点。”


城市的钢筋水泥终究无法禁锢一匹草原狼。格林夜里看着楼下川流而过的车辆嗥叫时,亦风听着瘆人,“但声音里又很孤单。”

 

狼嗥招来了业主的投诉和物业的问询,甚至有人在家门口扔垃圾、抹狗屎表达不满。


那之后,李薇漪很少白天带格林去楼下。从撒野的小区和玩耍的马路边,退回到楼顶硬邦邦的天台。

 

它成了城市里的“宅狼”,李薇漪在书中写下,“此刻,沉默等于生存,沉默才能换来有限的自由。”


迫使她下决心把格林送回草原是出于一次意外——格林走丢了。

 

下楼时电梯故障,李薇漪被困在里面,得到消息的亦风赶来时,格林早不见了。

 

调取监控后发现它走出了大门外,两人急疯了。5个小时后,他们在一处供人休息的长椅下找到了格林,它满身泥浆草屑,缩着脑袋,双腿打颤,眼里盛满了惊恐。但没等好生抚慰,它又被一辆轰鸣而过的汽车吓得冲上了二环主干道。

 

俩人冲进车流,司机的谩骂、路人的评论钻进李薇漪的耳朵。钢铁的车流激怒了格林,它嚎叫起来。

 

“城里待不住了。”


李薇漪和格林。

 

狼不怕人,死定了

 

李薇漪带着格林回到了若尔盖草原,她不打算一放了之,她想陪着格林重新成为一匹野狼。


格林会捕鱼,但草原上拱土打洞的鼠兔才是食物链上的美食。

 

李薇漪爬在獒场边草丛里,“格林,看,鼠兔,抓,抓住它。”她追着鼠兔跑,像一只母狼一样,将猎物赶到幼狼的嘴下。

 

朋友在草原上开的獒场是他们进入草原最早的安身之所,格林也在李薇漪的眼前第一次经历了藏獒的围攻。一头藏獒扑上去掀翻了格林压在身下,眼瞅着要咬住格林的脖子,好在另一头公獒撞翻了它的同类,解救了格林。

 

在与藏獒的一次次战斗中,格林从未赢过,但李薇漪说,伤痛和天天被扑咬的经验,使格林的奔跑速度一天比一天快。


格林一条腿踏在李薇漪肩膀上,对着蓝天狼嚎。

 

第一次真正见识格林的凶悍,是在它与一群草原野狗的战斗中。格林瞪着蓝眼睛冲破围攻,撕咬掉一只狗的头皮,“养了它这么久,我第一次意识到,它是有能力杀掉我的。”

 

但格林回报的不是凶残。李薇漪被一场大雨淋出了肺水肿,格林爬在窗口,冲着她低声“嗷嗷”地哀吟,又跑开了。没多久,窗口被塞进一团东西,她下地一看,是死兔子,“格林把它的食物给了我。”

 

草原的一个夏天让格林学会捕猎、御敌。入冬前,李薇漪和亦风的终极目标到来了。他们带着格林深入若尔盖的核心区,寻找狼群,送格林回归。

 

能躲过藏獒、野狗的围攻,这不算危险,格林最大的威胁,来自人类。

 

从小在城市长大,格林对人从不畏惧,有时还会表现出亲昵。李薇漪的担心应验了,牧民手里的狗棒上栓着的金属锤朝格林砸来,它还以为这是个游戏,不躲反倒迎上去。

 

“跑!格林,快跑!”李薇漪冲着它大喊。

 

受惊的格林扭头跑一会儿又停下来,“眼睛里全是不解,狼不怕人,死定了。”

 

李薇漪甚至带着它闯入过猎人布的陷阱里,挑出一个“咔啪”咬住相机支架的狼夹,她拎着狼夹在格林眼前使劲摇晃,“记住这东西,这会要了你的命。”

 

入冬后,大雪覆盖的若尔盖草原荒芜人烟,两人一狼,相依为命。

 

食物只剩下压缩饼干时,李薇漪第一次偷了格林藏的鼠兔。本以为格林发现后再也不会在原地匿藏,结果第二天又在那洞里找到了食物。

 

李薇漪说,人比狼高级,但狼比人高贵。


入冬后,大雪覆盖的若尔盖草原荒芜人烟。

 

深冬逼近时,他们连狼毛都没找到一根,寒冷和饥饿曾让亦风动摇。“这到底有没有意义?”他和李薇漪吵了一架,从驻地摔门而去。

 

走了一公里,亦风累得躺倒在雪地里,大雪快覆盖全身时,一个温热的嘴巴凑在他脸上不停地舔,睁眼看见了格林的脸。亦风爬起来抱着格林就哭,“不管多难,我肯定陪你到底。”

 

2011年2月,李薇漪和亦风的望远镜里总算出现了狼群,七八只草原狼正在穿越山谷。他们一边追赶,一边鼓动格林嗥叫,好喊住同类。

 

格林一急又“花花”起来,李薇漪干脆先“嗷呜”了一声,格林这才跟着嗥起来,“我紧张死了,就像我的孩子在高考,生怕他落选。”

 

格林一步三回头地跟上了狼群,这次,他真的回归了。

 

李薇漪倒放不下了,夜里躺在亦风的背后哭,“你要想它,咱就把它找回来。”

 

没几天,格林果然又出现在他们的住地附近。李薇漪飞奔过去,兜里揣着铁链。

 

格林扑向她时,她把铁链搭在格林的脖子上,它不躲。

 

“外面太危险了,咱们带他回去,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对讲机里传来亦风的声音。

 

“自由。”


李薇漪抽走了铁链,冲格林摆了摆手。


狼王格林。

 

狼王格林

 

与格林的分别,是电影《重返·狼群》的结尾,但这并不是他们故事的结局。

 

2014年冬天,她与亦风再次见到了格林。

 

那天清晨,李薇漪到河边打水,一抬头,熟悉的身影站在河沟对面。

 

“格林,格林……”她高兴地冲它大喊。

 

回归狼群的格林挺身望向她,朝着她跑了两步。但很快,格林停下来了。

 

李薇漪清楚地看见格林背脊上的刚竖起的狼鬃毛贴服下去。她朝它走一步,它就后退一步。僵持了一会,格林转头跑了。


回归狼群的格林成为了狼王,并有了四只小崽。


李薇漪没再喊它,“我心里难过,但我能理解它。”

 

回归狼群的格林成为了狼王,它有了自己的妻子,生了四只小崽。草原上的牧民们看见过它们一家,每次见到李薇漪,都会向这个来自城市的“狼女”汇报。

 

“但它仅有一个‘女儿’活了下来,其余三个‘儿子’都直接、间接死在了人类的手上。”

没有对错,只有关于生存的争夺。

 

格林的一个儿子被人用狗棒子暴了头,另一只挣脱了铁丝网,但一根铁丝圈套在脖子上,终究没有摆脱圈套的勒绞,“死在了几十公里外的草地上。”

 

格林的女儿也差点死在牛角下。在留守草原寻找格林时,一匹母狼曾拖着一只小狼踏足他们的住地范围,母狼从不靠近房屋,哀嗥过后走远。

 

他们发现小狼肚子被牛角顶破,亦风边帮着处理伤口边流眼泪。

 

后来他们才知道,被救活的这只小狼正是格林的女儿。

 

再次见到格林没几天,两人在屋子附近的草坪上发现了兔子和羊羔的尸体,“格林还是用他的方式报答着我们。”

 

不只是狼,在草原上生活时,李薇漪一次次看到动物的善和人类的恶。

 

“游客为了拍照轰赶黑颈鹤,他们掏走鹤蛋,鹤补了两颗蛋后又遭遇了暴雨。”李薇漪描述,水涨之时,雌鹤和雄鹤交叉鸟喙,只能救起一个蛋藏在翅膀下,鸣叫着看着另一颗来不及救下的蛋被淹没在水中。

 

每一次重回草原,景象都与先前的不同,李薇漪说,最明显的就是鸟蛋越来越少。

 

公路像一把把利剑直插若尔盖的心脏,割断了草原核心区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它们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孤岛化,直接影响交配繁殖。”

 

亦风期待电影6月16日公映时,人们能在《重返·狼群》的结尾的字幕上看到他们的初衷,“建立中国第一个野生狼保护区。”

 

他不是专业的导演,对电影的票房没有太多担心。在北京大学的观影见面会上,主持人建议合影的观众大喊“祝电影大卖”,亦风摆了摆手,“就喊愿格林平安吧。”


洋葱话题

人与狼相比,谁更险恶?


点击/回复以下 关键词 看往期内容

狱警盲人大院太极村苹果代工厂消防队长22年杀人逃犯自闭症郑州尬舞蛐蛐江湖肖全乡村毒品池子杨德武绿皮火车西单女孩郭文贵长沙老偷最后一代火柴人地铁探伤员视频寻亲缅甸老兵2|缅甸老兵1吉他少年家暴死刑犯村医杨全鸿文艺专列聂母张焕枝程青松投海老人|高利贷地铁故事大龄自闭症少年沉江雀圣自闭症少年托养中心尖子生之死研修生陈满李利娟法官遇刺留学生强制结扎男子没有性欲的人刘金李春平生门节育环偷渡客卖枪小贩种树老人家庭施暴者艾滋男童空鼻症患者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