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生命只有一次,我愿把它花在最有意义的事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5 07:43: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军网记者曹璇与机务官兵一起看“飞豹”滑出

见到飞行员的时候已经过完了小年,聊起春节,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忆,只是在一次又一次任务背景下的飞行和讲评中度过。飞行,就是飞行员所有的意义。一架战机的背后,凝结的是许多人的心血,每一次的飞行,都不能怠慢。在战机上,他们是英雄,而战机之下,他们也是一个有喜有乐的“凡人”……


(一)我和哥哥,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飞行大队大队长魏越鑫


现为西部战区某航空兵旅的飞行大队长魏越鑫出生于兰州的一个普通家庭,哥哥年长自己四岁,也早自己4年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早自己4年有了对飞行这个职业的体会。魏越鑫18岁时,空军到他就读的高中进行招飞选拔,航校即将毕业的哥哥打电话来,心疼弟弟的大哥,三番五次的告诉他战斗机飞行员的高危和艰辛,劝他“回头是岸”。父母是兄弟俩共同的羁绊,面对着选择飞行就注定亏欠家人的蔚蓝航线,魏越鑫还是决定试一把。报名,体检,测试……拿到招飞录取通知的那一刻,他开始在回家的路口彷徨,攥着通知书,思忖着进家门后怎么开这个口。趁着年轻追着梦跑,但求满脸皱纹的时候青春无悔。父母在得知自己的小儿子也即将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后,凝滞片刻, 依然毫不犹豫的表达出对孩子的骄傲。魏越鑫和哥哥一跃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嘿!你瞧他家俩兄弟,那可都是空军飞行员呐!”每逢父母听到这样赞誉,总是会心一笑,两个儿子都上交给国家了,咱家也是英雄家庭了吧。


歼8编组滑行


魏越鑫听到最多的话,就是“爸妈为你骄傲”。4年后,面临毕业意向的选择填报,他在战斗机飞行员那一栏里郑重写下自己的名字。无惧生死,戎马空天,他说自己从未有过这样坚定的意念想这样不惜代价的完成一件事,一件30年后回想起来还能拍着胸脯,慷慨激昂,让自己热血沸腾的事。不是对热爱飞行胜过家庭,而是人生啊,每个人都只活一次,要做,就要做到极致。这个小年,这个春节,魏越鑫会在飞行和值班中度过。也许在家的父母又会擦拭裱着全家福照片的相框,也许会打来电话,寒暄中夹着一声问候,一句关心。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听到那句“爸妈为你骄傲”。无论身处何地,飞向何方,荒漠戈壁或是漾漾波涛,他只愿秉持初心,不辜负每一份爱和期待。


(二)我老婆,是我爸在银行办业务“送的”


飞行大队教导员李帅


李帅和妻子,是队里出了名的“传奇夫妇”。在距离市区百里开外的一个飞行大队担任教导员的李帅,每天的任务就是和飞行员在一起,跟班进场,保障飞行。看着一架架战机满载出航,平安返航,他在引擎轰鸣声中值守自己的平凡。守着守着,就成了亲戚口中“30多岁了,还不结婚”的大龄剩男。李帅自己不着急,急坏了爸妈。


2015年夏,李帅的父亲在银行的业务有些频繁,每周要在固定的时间,去固定的窗口,见固定的业务员,办固定的业务。一来二去,保洁大妈也和他日渐熟络起来。坐下一聊,才知道他去银行所办的业务,是“儿媳妇”业务,之前来办业务时,李帅爸爸看上了一个女孩儿,想为儿子要个联系方式。可怜天下父母心,保洁大妈大手一挥,说:“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可一周过去了,大妈没能成功,因为女孩说暂时不想恋爱。没办法,老父亲亲自上阵,把夹着小纸条的业务单,递给了当时正在工作的女孩。绝了,女孩竟然同意了!后来李帅才知道,那张小纸条上只写了一句话“我是李帅的父亲……”,女孩当时就脸红了,看着这样一位良苦用心的老父亲,女孩终于松口,留下了联系方式。所以,面对父亲“煞费苦心”要来的联系方式,李帅哭笑不得又不忍辜负。就开始和女孩接触,没想到,看似荒谬的开始,最后竟然真的修成了正果。不久前,俩人正式领取了结婚证。


歼8飞机等待起飞


后来成为李帅妻子的女孩,常常和同事开玩笑:“以后办业务一定要微笑服务啊,说不定哪个大爷大妈就是未来的公婆。”


这是他们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李帅又要在战备值班当中度过了,不能带着这个父亲中意的儿媳妇回家过年,李帅叹了口气:“就是对家人亏欠太多了……“


亏欠,好像是每个军人提起家庭,永恒不变的主题。


(三)我儿子,是全幼儿园最聪明的小子


李福涛(中)


李福涛从事飞行有十几年了,从对地突防到体系对抗,从一片区域到一个战场,他飞远海、上高原、出国门,早已习惯了实战化训练的常态。他的小儿子今年才五岁多,认得中国地图上的十几个省市,幼儿园老师惊奇地问他是从哪儿知道这么多地名的,他总会忽闪着眼睛说“这些地方,我爸爸都呆过!”儿子习惯爸爸的远行,就像李福涛习惯了东奔西走的战巡。


作为战斗机飞行员的孩子,爱上自由,爱上飞行,爱上爸爸戴着头盔的帅气模样,使得他也想成为父亲这样的“齐天大圣”。儿子很为爸爸骄傲,每当有人问起爸爸的职业,儿子都超得意:“我爸爸是战斗机飞行员!”孩子眼中的李福涛就是钢铁侠,是蜘蛛侠,是孙悟空,翱翔城际之间,总之是个大英雄。小小的他,已经是个十足的军迷,各种机型各种装备如数家珍。李福涛谈起儿子,满脸幸福。面对这个崇敬自己的孩子,李福涛真是又爱又忧。既想把自己的头盔传给儿子,又忧心于飞行这个职业的高危属性,他说:“如果孩子到了18岁还这么坚定想飞上天空,那我一定支持他到底,让他成为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


(四)你看不到的,我从天上带下来给你


刘先辉(左)

刘先辉的摄影器材


同为西部战区某航空兵旅的飞行大队长的刘先辉是个十足的摄影爱好者,见到记者后他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好吧,绝对是超专业水准“设备”齐全。他如数家珍给记者展示着自己拍的空中照片。羡慕嫉妒,这可是正儿八经飞行员视角!航空兵旅是以飞行员为核心运转的,地面保障千余人,只为了将一架架战机送上天。刘先辉告诉记者说“天上很美,因为工作属性的不同,很多人在空军呆了几十年也没法坐在战斗机上看看我们脚下的这片山河,就想拍下来。带下来给大家一看,都挺震撼,好像他们自己也曾飞上天空一样。”众人齐心托战鹰,一次升空,不知承载着多少人的期盼。一次战斗,不知牵动多少人的神经。也许也许,哪天自己从这里离开了,还有这一张张照片记录着他战斗的青春。提起今年的新春愿望,刘先辉嘿嘿一笑,说“每个飞行员的心愿,都是希望能开上更先进的战机。”

  后    记  


和他们的相聚总是短暂,呼啦啦写了好几个人的故事。关于梦想,关于爱情,关于亲情。从前一直觉得飞行员帅啊,厉害啊,拎着头盔背景是“飞豹“,戴着超酷的墨镜走过,像电影,不食人间烟火,高冷,在神坛之上。但这次,走到他们身边才发现,这群”高冷“的人真的很可爱。所以,我的故事里,他们不那么冷冰冰,他们是”儿子“,是”父亲“,是”丈夫“,想把充满烟火气的他们给大家看。春节还没结束,路上年味正浓,电视上还在播着《还珠格格》,虽然大部分的飞行员还是那么酷的在”飞行“中度过,在战备中度过,但大家都是“凡人“,他们也想家,想爱人,想孩子,想谈恋爱。


只是,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他们坚守。要说生命只有一次,我愿把它花在最有意义的事上……也许对他们来说,为国飞行,就是意义吧。


 相关链接 

新春走军营|跨越9个时区,挡不住海军夫妻的“亲情连线”

新春走军营|雪山冰原巡逻 ,你骑过4档的军马吗?

新春走军营 | 我离天空最近的一次,是“爬”上无名湖哨所

新春走军营 | 闯过十几道弯,到大山深处倾听士兵的新年愿望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作者:国防在线记者曹璇、邓雄飞;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