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因梦 &李辛·苏州对谈实录 | “关于生命的学习”(连载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5 09:17: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来源:苏息坊(微信公号:suxifang99




==





==胡因梦、李辛对谈会视频==


6月8日,胡因梦与李辛两位老师同聚苏州,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对谈分享。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文字部分,让我们一同回顾这场“关于生命的学习”。


现场实录



生命学习:由粗钝入精微


胡因梦:这种麦克风是电磁波比较强的,所以大家如果听的时候脑袋有种带紧箍咒的感觉,请包容一下(笑)。最近的几次演讲我都把次序打乱了,对于原本的一些安排,后来我们都采用了即兴的方式来推展,因为我觉得任何一个演讲,其实更重要的是现场朋友们的参与,而不是讲者一直不断地说。所以我跟李辛大夫的这次对谈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希望大家能够参与进来,一起脑力激荡,分享心得。


李辛大夫是我在中国十年带课程的过程中除了我的学生东升之外,最惊艳的一位修行者。为什么,因为早期我们在北京会面的时候,我发现李辛大夫是我遇到的所有人里唯一可以没有任何聚焦,眼神放在一个恍兮惚兮的状态,不必刻意地填空档找话来说,但可以让对面的人很舒服,很放松地进入到一种无言交流的状态。所以我很高兴今天能够跟他一起坐在这里,很好的是我们排的这个座位不是面对面,因为每次一看他的眼睛,我就会进入空性(笑),然后就没话可说了。


今天虽然我们定了这个题目,“关于生命的学习”,但其实我们刚才在私下聊天,我们都觉得,中国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把教育、自然医学、心理学、身心灵整合、神秘学、玄学——所有这一套跟人的生命教育有关的系统整合在一起,变成一个完整的探寻的学校,或较松散的结构、组织,在此基础上带动中国人恢复过往数千年曾拥有过的,以儒释道为代表的辉煌的灵性历史。我觉得这是目前中国最需要的一件事情,也许在今天的对谈中,在各位的参与之下,我们可以慢慢地把这个整合的可能性探讨、分享出来。


作为一个翻译者和生活里的实修者,从我过往的经验来说,所谓修行或自我探索,其实就是一个逐渐精微化的过程。我们从一个粗钝的,向外追求的存在态度,慢慢发现,外在的东西渐渐丧失了吸引力,所有曾经令我们热衷的活动、对象、物,到了一个阶段以后都没有任何意义了,这个时候,我们的向内探索之门就打开了。然后我们就开始慢慢往里面走,原本我们以为内在世界比外在世界狭小很多,但当我们进入内在探索之后,才发现内在世界是这么错综复杂。


我们在与人相处之中,特别是亲密关系(伴侣关系、亲子关系)之中,有太多错综复杂的潜意识活动是我们不了解的,而它们时时刻刻都在涌动着。这里面有很多心理学所说的“阴暗面”(shadow side),包括内在的自卑、不安全感、生命的挫败感、幻灭感、失望(期待的落空)、悲伤、孤独、孤立无援等等的感受,这些感受在人与人的互动之中会被启动。当我们内心的这些反应被启动后,它会带动精微体层面的变化,在我们的脉轮、经络系统、心轮、情绪体中有所反应,并逐渐带来身心的变化,而这些点点滴滴的历程却是我们大部分人所忽略的。这些身心变化中有很多负能量,如果我们可以透过清明、清醒的觉察,在反应生起的当下适时地反观自照,照见它的真相,在当下把负能量化解掉,那么我们的身体就不容易积聚一些所谓“坚实”的东西,我们身体的能量就会经常性地保持流动。这个流动所带来的内在的光,内在的热,内在的流畅无阻,其实就是健康的基础。这是我在过往三十年的时间里,不断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当下维持住对自己的探索,所得到的一个重要的答案。


在这个方面,李辛大夫也参加过我们的工作坊,我们以前也有过私下的谈话,我发现李辛大夫不仅是一个中医,同时也是一个道医。道医就是自己有实修的医生,将自己实修所得的精微体认和医学认知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助人之道。我想把时间给李辛大夫,我们来进行一点这方面的经验探讨。


李辛:刚才胡老师描绘了一个很大的画面,谈到“精微”,我可以多解释一点。比如说我们现在突然觉得脖子不舒服,去做检查,然后发现有颈椎病,或者说胃不舒服,这个就是相对于“精微”的另一面,叫做“粗大”。如果我们看佛经,上面常常会说到,我们这些凡俗之人的情感、对身体的感受,以及对周围一切的感受是很“粗大”的。


我在读大学的时候不明白,佛经里为什么用“粗大”这两个字。我注意到最近几年胡老师在讲座的时候经常讲到“精微”的问题。“粗大”是有形有相的,像我们的身体,这是一个很粗大的一个块物坐在这里,你们看得见的,我现在说的,你们听到的话也属于粗大的。


所谓“精微”是什么呢?是相对有形而言,无形的部分,细微的部分。无形的部分在中国传统医学里面,是讲人的精神和能量,一个是“神”,一个是“气”。


举个例子,我们都喜欢听歌,是吧?我们听不同的歌,听不同的音乐。听歌是一个比较具象的艺术表现形式,比如它赞美爱情,或者表现痛苦。“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风在吹,我的心很冷”,这都是很直白的。但我们有时候跟歌手会有一些互动的感应,比如听着听着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这个时候相对日常生活是一种更加深入和精微的状态。


而当你面对很多人唱卡拉OK,或当你喝了酒,在骑车的同时大唱的时候,这个状态相对于前者,是一个比较粗大的状态。


胡因梦:粗大就是向外的,对吧。

 

李辛:对。当我们在听歌的时候,突然有所触动,眼泪掉下来了,虽然可能只是一首通俗歌曲,但它把你往精微的方向带了。从传统文化来说,不光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包括西方的传统文化,都比较重视这个东西,也就是说,一切伟大的艺术,其实是要能让人们感受到真善美。


这个“真善美”不是文字上的,也不是大英百科全书里说,“真”是什么意思,“善”是什么意思,“美”需要什么标准。它其实是我们内心的一种感受。当我们欣赏绘画作品,倾听音乐的时候,如果我们内心感受到了一种更细微的感受,比被感动、流眼泪更细微的,那种好像平静的,舒缓的,甚至某一刻忘掉了每天的柴米油盐,忘掉了一路走来所有烦心的事情,哪怕只有三秒钟,这个就是“真”,是“善”,是“美”。它带来比我们日常生活更细微、深刻的东西。

 

胡因梦:就是在“活动”背后那个“不动”的状态,就是我们所谓的“本体”,“自性”,“佛性”,是不是指的这个状态。

 

李辛:是。如果我们需要从书本的概念中建立一个帮助理解的架构或模型,可以用“本体”或“自性”来界定它,但很多时候是不需要去界定的。比如我们谈恋爱,或者跟朋友见面约会,常常有两种状态。第一种状态,我们沉浸在这种感受当中,两个人不管喝茶还是没有喝茶,聊的是伟大的关于生命或未来的理想,还是只是生活中纯粹的柴米油盐,在那一刻,两个人是自然地、不用力地、专注在这个状态里。这是第一种状态。

 

胡因梦:这个“自然,不用力”就是非常难达到的一件事,对不对。

 

李辛:是的。其实它在我们的生活之中,一直都在不经意地发生,但也常常会错过。第二种状态,我们会忽略内在的感受,比如见面后在想,他穿的鞋好像是老北京布鞋,不知道多少钱,这件衣服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他家的房子有多大……


胡老师一开始谈到的所有的宗教,所有的传统,所有的文明中最精华的东西,其实就是让我们慢慢从习惯性的,从生来被社会意识所影响而习惯的这种分辨再分辨的状态,回到一种不需要做什么,但是跟此时此刻的对境,或对面的这个人,对面这杯茶,很安心舒服的感受


这个是传统文化给现代人最宝贵的一部分,也是我们今天要谈到的,关于现代人需要学习的部分。


疾病的“整体观”


胡因梦:一点也没错。在我过往十年的经验里,每一次工作坊大概有三十多个学生,我发现这三十多位参与的朋友们,当他们在面对所谓“权威”的时候,原本松静自然的状态就不见了。往往我们这些在威权教育下长大的孩子,在面对不如自己的,或是其他我们可以轻松对待的对象时,还可以把内在活动放轻松,放自然,但一旦面对特定的对象,我们就会立刻紧缩。


这个特定的对象包括上司、老师、上师,或者是配偶,父母。配偶往往是父母的翻版。如果我们在小时候与父母的互动关系中如果没有被赋予尊重、空间、独立自主性,长大以后进入亲密关系,我们就会把对方投射成令我们畏惧的权威。虽然对方是我们的爱侣、伴侣,但其实在潜意识的深处,我们把对方投射成了一个我们畏惧的对象。当这样的情况发生时,我们会发现男生往往把他的配偶投射成了坏妈妈,一个可能会批判他,不接纳他的坏妈妈,女孩子可能会把她的伴侣投射成了一个严父。于是,两个人便把一种原本应该相互交流、透明透亮的互动品质,变成了一道墙,一种阻隔。这个阻隔的能量使我们的内心产生了很多失落、期待、隐微的焦虑不安,似乎有一些障碍是无法轻易被打破的。这种情况拖延久了,就会造成两个人之间能量的互扰,精神的互扰,甚至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也会造成八九个小时睡眠过程中负能量的交换。


在工作坊里,我们看到有很多学员都有这一类的课题。这些问题长期累积下来,会造成一种情感的停滞和郁积,久之,则会造成健康上的问题。像这样的情况,李辛大夫你也是一位心理医师,不知道你碰到的这样的病人多不多?这样的情况你是怎么帮助他们的,从中医的角度,要怎么破除这种障碍?


李辛:在做中医看病的时候,我碰到了很多很多这类情况。中医认为,人的身和心,或者说“形气神”是一体的。刚刚说到“身体”,它是比较粗大的部分,就像是舞台。“神”呢,其实包含了意向,不仅仅是个人的,还有众人的、古往今来的一切汇聚而成的“意向之海”。像是主办人——苏息坊的海镔,起了个念头,想让胡老师和李辛老师做个对话,这个意向如果是符合大家需求的,那么,能量和物质会开始因此而汇聚,就像打通经络,要有人,要花时间、精力、钱财来布置。经过一个生长的过程,有了此刻的我们。


这个是正向的汇聚,但是呢,一个疾病的产生也有类似的过程,除了急性的外伤、传染病,大部分的健康问题,都是从意识层面、精神层面、认知层面、心理层面,发展到我们的能量层面,能量层面就是中医说的经络、气血这些部分。但这两个层面还是属于无形的部分。


但如果无形层面的失调,比如经过了半年,或者两年、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个无形层面的问题就会凝结、固化下来,这时候,疾病已经成形了。


就像胡老师刚才说到,我们每个人的学习、生活都会受到很多限制,这种限制既来自家庭、学校,也来自这个时代或过去的时代,或来自人类的整个历史。比如教科书说,有一类病在中医里叫做“肝气郁结”,大家都知道有个药叫逍遥丸,但是如果去吃逍遥丸效果不一定那么好。然后我们去按太冲穴,因为太冲穴是肝经的原穴,或者揉内关穴,或者按膻中穴,好像效果还是有限。


为什么呢?因为这种治疗思路,只是在肉体这个粗大的层面。疾病,不管是生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就像一条河。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这条河的源头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中间经过了多少支流,穿过了多少阴暗的地下河,又回到地面,又穿过了很多的沟沟渠渠,这些都不知道,因为我们从来不关注这些,都在忙别的事情。然后突然你发现,啊?我怎么得了颈椎病,怎么得了胃溃疡,就像突然把你空降到这个舞台上,彻底懵掉。


然后我们看中医,中医给你把脉,说你这些问题的原因是肝气郁结,然后你就信了。如果看西医,做了一通检查,说你这个是因为生活习惯不好,先天有些问题,所有的检查指标都证明了你的颈椎或者胃有问题,这是科学,所以你也信了。但是这背后的机理,如果你没有学过医,没有整体的思维观,你就不会知道。


我们信的很多东西,其实我们并不了解它。只是因为我是医生,然后你就信了。所以如果医生愿意的话,甚至可以把电饭锅卖给你(笑)。


十年前有这类事情,我没干过这种事情。经常干这样的事情,生活维度就会非常地粗糙,我们的感受、心智、内在也会很粗大,就会失去感受细微的能力。


所以,关于健康与疾病,重点不是现在你叫“它”什么,中医有什么诊断,西医有什么诊断。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学的是心身医学,也有各种诊断。我可以说你这个叫心身紊乱,属于应激反应性的胃溃疡。那如果我是搞基因检测的,给你做个检查,最后发现你的某个基因上有问题。当然,从下垂体到胸腺到肾上腺到免疫系统、神经系统,身体这么多组织、脏器,如果你愿意做检查,都可以查出无限多的指标和诊断。


但是这些指标和诊断只是对当下的你贴了一个标签,它有意义吗?唯一的意义就是我给你开药,你去吃,情况可能会暂时好转。但是这条河前面的部分怎么办?所以我们就重复地看医生。医生也很可怜,比如这段时间颈椎病治了一个月终于好了,过了几天:“大夫,我又来了,这回是胃痛”。过了一个月,调好了,一个月后又来了:“大夫,我最近皮肤过敏……”其实医生过的非常地悲催,因为他会发现他像是在推一个从山坡上往下滚的石头,推上去它又滚下来,一直在循环。病人也觉得痛苦,这个医生怎么解决不了我的问题啊。


所以胡老师谈到,医学其实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医学学科。这些年我有机会去美国和欧洲参访一些大学和医学中心,比如上个月我们看了五所大学,参观了加州整合学院,还有波特兰的美国国立经典中医研究院。他们在做融合,把中医学、禅修、瑜伽、西方现代医学、西方自然医学,包括西方的整骨,还有饮食和运动,心理学,超个人心理学,都结合在一起,这叫整合医学。整合有什么好处呢?它可以帮助我们描绘和了解生命这条河,从源头到现在的一个相对整体的画面,而不只是一个被动接受的结果。这样,我们便可以开始有意识地自我反思,从而对自己的认知、选择,以及思考和行为作出必要的调整和改变。


因为这场病,因为这个痛苦,我们开始反思。痛苦是非常重要的,比如,如果我们的胃不痛,我从来不知道我有一个胃,从来不会真正关心我吃下去的东西对我合不合适。大学二年级,因为胃痛、呕吐,我才发现原来我有一个胃。以前我吃什么都觉得很好,所以不知道我有一个胃。后来,因为谈恋爱伤心了,我发现,我是有心的(笑)。所以这个伤心、痛苦非常重要。但现在的问题是,当你的身体,你的内心,或者你的家庭关系有了痛苦之后,只是给了你一个标签,然后你就不用想了,继续过去的生活,其它交给中医、西医、心理医生。我们要思考一下,这样合理吗?


日常实修:身心养生的基础


胡因梦:这些部分,事实上是我们每个人自己要负的责任。我们在中国推动所谓现代化的修行——实修。什么是实修?实修并不是一定要到寺庙里打坐、禅七,而是要去真正了解真实生活中让我们郁结,造成我们内在痛苦和阻碍的对象,并努力突破自己惯性的人格反应模式。我们的这些“反应模式”包含念头的反应,情绪的反应,各种各样行为的反应等等,它们是我们非常难以理解和掌握的,因为这些反应模式会从潜意识底端,以一种机械化的惯性瞬间被启动,然后我们就按照这个恶性循环的轨道不断地重复着,重复着。


比如我们会看到,一些干预型的人会用冷战的方式,急躁型的人会用冲突、对打的方式,他们都是在借此表达自己所不了解的内在意识活动。所以,这些对自己内在反应模式点点滴滴的观察,其实就是我过往翻译的三十本书,以及很多课程、分享中想要呼吁大家的。我想呼吁内地的朋友们,把实修这件事落实到日常的真实生活里。在真实生活里,把我们习惯性认为的形式化的修炼放掉,然后开始在真实的生活中时时刻刻警觉探索,时刻探索自己,认识自己。


这些惯性反应模式为什么很难认识?这些反应模式我们统称“业力”,这个“业”就是习气,这个力量跟因果律有关,跟我们多生多世转世轮回的印记有关。如果没有这些概念,我们不可能相信轮回是有记录,有记忆的。但事实上,当你深入到神秘学、玄学的研究,甚至是中医也非常重视的四柱(八字易经)的研究,我们会发现每个人真的是带着这些习气,这些轨道,这些轨则。当我们进入这个轨则探索,会发现探索自己,转化自己,比登天还难,但这却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如果我们不去改变这些惯性模式,最后就要找像李辛大夫这样的大夫,或是西医去解决末端的问题。但我们应该做的是在“因地”上下功夫,探究问题的起因是什么,而这个起因,事实上,在生活的每一时每一刻都在生起。


譬如女性内在有很多情感层面的执着,这些执着里面有很多生存自保的本能,有一些恐惧,嫉妒,占有,害怕被抛弃,想要我们所爱的对象能够忠贞不二地,永远不变地聚焦在我们身上。这样的期许本身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不可能,也是一个巨大的幻象,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为什么?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今天很多在座的女性,可能你的生命能量有很大一部分是卡在这个上面的。我们消耗了多少能量在上面?我们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要掌握、掌控这个让我们非常重视,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视的对象以及这份关系能够固定不变。我们内在都有这样一种违反大自然的“道”的习气,因为大自然的“道”其实告诉我们一切都在变化,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变的,特别是感觉、情感,没有不变的。但为什么我们心中有这么执着的期待和想要抓取的本能?这种本能我们能突破吗,能看到吗,能在每时每刻它生起来制造内在不安时留意到吗?在座能够观察到自己这部分的可以举手让我看一看。哦,不容易,举的很快,很不容易。但是大部分的人没有举手,因为它极不容易被捕捉,它生起的速度太快,而且是从潜意识底端不由自主地就掌握住我们了。


所以我们的训练就是必须在心底深处,透过心理学、医学、修行等的知识,开始把认识自己这件事当成生活之中最重要的养生的基础,身心灵的保健基础。为什么要说身心灵保健、养生,因为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你讲灵修,可能关注的人并不多,但你讲健康,关注的人很多,执着的人也很多。那我们就从健康这个角度入手,看看什么是正确的养生。我们会发现,当这些负面的能量停留在我们的内部,经过两三天,甚至拖延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像刚才李辛大夫讲的,它就已经造成了我们内在十分严重的搅扰。这些搅扰和乱流会透过经络到各个相关脏腑,然后就会产生这些经络里的病变。所以,一个爱自己的人是不会允许内部的这些负能量萦绕在体内太久的,一个体质非常敏感的人更是无法忍受。像我们这种敏感体质的人,只要有差不多五到十五分钟左右的乱流在里面,就已经真的是快昏了,已经受不了了。


我们不能让内在的这种愤怒的波动持续太久,而是必须要想办法,或是在自己的心地上下功夫,或是突破沟通交流的障碍。但突破沟通交流的障碍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可以算是这个人世间最难的一件事。因为我们调整自己还容易,但如果想让我们的伴侣跟我们的关系有所改变,这件事情就太不容易了,特别是现在,男士们已经养成了不沟通的习惯,对不对?女性都在点头,不知道男士们有没有自觉(笑)。男士大多会觉得事情可以自己在内部内化解决,我不必说出来给我太太听,但是女人是渴望你随便说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开口说话,跟我有对流,我就会觉得我们的关系是存在的,是重要的。但是如果你没有任何的话语给我,我就会觉得和你是没有关系的,无论你为我做再多的事情,我们仍然没有关系。这些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问题,其实就是我们必须去面对,去看,去突破的,这是透明的沟通交流中非常重要的环节。那李辛大夫,因为上次你跟你的妻子也来参加了我们的亲密关系工作坊,我不知道在这上面你的心得是什么,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应付方式”


李辛:刚才胡老师一开始说了女人的担心啊,害怕啊,怕被抛弃啊,其实男人也有这样的担心(笑)。其实男人和女人是以不同的方式在“应付”这个部分。这个“应付”不是不好的词,心理学有个概念叫做“应付方式”(How to deal with)。其实我们每天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应付”我们的人生,就像我们选择这样的衣服坐在这里,其实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首先它是受限的;第二是出于自保的,害怕被人抛弃,害怕别人有不利于自己的想法。其实就是这样的。我们每个人,不管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时时刻刻都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所以我们穿得好也罢,穿得不好也罢,表现得非常gentleman也罢,表现得非常粗鲁也罢,其实都是一个非常精密的心智计算的结果。这个计算是超过云计算很多倍的,估计比量子计算还厉害,因为它来自有史与无始以来,人类所有的大数据,按照古人的观点,甚至还有非人和动物等等。这个是真的。


那么刚才谈到男人和女人会采取不同的应付方式,这种应付方式最早是来自跟父母的互动,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父母形成了一个早期生活的环境,这个环境是设定的,孩子首先要适应这个环境。就像你把西瓜放在一个方盒子里,最后会长出一个方的西瓜。如果你朝上面再刻上一个“I love U”,再搞一个花,人家一看说,哇,好可爱啊,这个西瓜上有花,还有“I love U”。但西瓜是很痛苦的,实际上,它从一开始长到现在是非常痛苦的。那么我们从小,实际上,因为有我们先天的体质、精神特质——八字可以理解为先天精神特质的密码,中医的“五运六气”是体质的密码,像西洋星盘是西方关于这个维度知识的密码,它们只是一套古代的语言,是一种表达方式,就像莫扎特的音乐已经一百多年了,你用科学来界定它没有太多意义,关键是它好不好听,你听的舒不舒服。

 

胡因梦:用科学定义也可以,占星学曾经是六大科学的基础

 

李辛:过往,神学是一切的基础,最优秀的人都在神学院,它汇集了当时的科学、艺术、语言、逻辑、医学,所有的一切都在那里。在神学院出现之前,有巫师,就像我们看的电影里的印第安部落的老奶奶,不下雨了找她,亲密关系有问题找她,生病拉肚子也找她,最近水牛不来,没办法过冬也找她。他们是古代的智者。古代的知识和现代的知识是不同的。在过去,很多的东西是一个源头,就像喜马拉雅山是很多大河大江的源头,分到这边变成了雅鲁藏布江,分到那边变成了恒河、印度河。但是现在各地的人开始吵架,你这个说法不对,应该按照我的说法,你的描述方法不对,应该按我的。


人类的发展可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天人合一,人还在伊甸园的时候,人与外在世界是合一的,无所谓知识,只有内与外,人与我的合一。《庄子》里提到的混沌,就是这个阶段。到第二阶段,老子,耶稣基督,释迦摩尼,孔子这些圣人,体悟到了这个本来的状态。到第三阶段,圣贤的弟子开始记录他们的经典(“经”),并写了很多阐释性理论性的文字,叫做“论”。


我们现在是第四阶段,我们心念中的思想跟本来的源头差不多已经断掉了。我们现在有几个人会意识到我们喝的水跟远方的大山有关,或者跟月亮的潮汐有关,跟行星的运行,和太阳风暴有关。我们大概只会想到楼上的水箱。现代人的眼界、思想其实比过去的人要窄很多。说的悲观一点,我们现在坐在这个大堂都是很奢侈的,很多时候我们都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不仅仅是肉体,心智也是。我说的有点远了啊(笑)。

 

胡因梦:是的,是的,是潜意识有什么动向吗,是不是亲密关系男性不容易面对呀(笑)?

 

李辛:我在跑题(哈哈)。你是让我继续面对吗?

 

胡因梦:是,格外重要啊(哈哈)。

 

李辛:其实……

 

胡因梦:你夫人已经拿着长枪(相机)在对着你拍了。

 

李辛:我最近体会到,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不光是跟太太或跟先生,一个人跟任何一个人其实都有不可限量的可能性,然后我们好像只能止于此,在所有的部分,从身体到思想,到情感,哪怕想象,当然还有时间、空间。亲密关系其实也是这样,好像只能止于此。

 

胡因梦:我觉得你讲的是非常诚实的一句话。我们大部分的人对亲密关系的期待太多了,太不可能了。其实我们要有很深刻的认知,它很可能是有局限的。

 

李辛:但我还是有期待的(笑)。

 

胡因梦:(笑)好,我们来听听你的期待是什么。

 

李辛:跟胡老师说话要小心啊,我就是你们的小白鼠。其实这个期待就是“它最好不要止于此”。

 

胡因梦:来,传授一些秘诀,这是大家都希望的。我们前不久在深圳还放了一部《雷恩的女儿》的电影,那部电影是讲一对夫妻,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就变成例行公事了,他们的激情就不在了。这个时候外面来了一位英俊的军官,天雷勾动地火,女主角马上就命也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奔向她心中的那个期待。你说的是这种类型的吗?很危险呐(笑)。

 

李辛:我曾经有过这个阶段(笑),而且很多次。现在不知道这只老鼠是麻木了,还是阈值高了,总之不太容易了,但是我不能说不存在这样的危险,因为我做了很多年心理医生,碰到一些非常好的人,善良的男人和女人,会跑来跟我说“那个男生我很喜欢他,我一直很想他,我怎么办,我已经有老公了”。其实这都是非常纯洁善良的心灵。她过早止于此了,过早了。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害怕的东西就像空气一样,它就在这里。我采取的是我会去看它,或者是我会小心的前进(笑)。

 

胡因梦:(笑)这时候病人对你有深刻的投射,你要怎么转?

 

李辛:这种情况我倒没有发生太多(笑)。投射是一个专业的概念,我要跟大家解释一下。做心理医生其实是比较有趣的,但是又有一点,怎么说呢……

 

胡因梦:(你的)能量场有点紧了(笑)。

 

李辛:(笑)因为,某种意义上,心理医生也许是这个人在生活中能找到的唯一一个能跟他正常交流的人。

 

胡因梦:而且是扮演好父亲的角色。

 

李辛:在这一个或两个小时当中,心理医生也会放掉自己社会和个人的属性,变成一个相对纯然无害的提供者。这个时候就会出现投射。


我先说心理医生的投射。心理医生和病人之间互相的投射跟心理医生本人关系是很大的。我举一个自己的例子,有段时间我自己刚好处于情感困难期,不挣扎,知道要去哪里,但有很多具体的问题要去面对,去交流,但又是很难的,每天都在想这些事情,晚上也在想,周末也在想。到了礼拜一,第一个来找我咨询的人,他问的问题就是这一类的,或者他还没有我严重(观众笑)。然后他把他的问题说完之后,我就跳出我自己了,我在为他服务的时候,澄清了他的思路,最后我的思路又稍微推进了一点点,然后他付我六百块钱(笑)。当时有三个月的时间一直是这样的。很有意思,就是你想什么,就有什么。(胡老师补充:共时性。)共时性。当然我也有些同事,他真的会跟他的客户(我们一般不叫病人),产生很强烈的情感,那一般来说就是这个医生,正好他的这个部分,就像刚才胡老师说的,蓄势待发的时候就会被引动。(看向胡老师)我觉得脚有点冷(笑)。


觉察投射和移情


胡因梦:(笑)其实这种投射和移情的作用在任何一个对象身上都会出现,不只是在疗愈和被疗愈,咨询和被咨询的关系中。在我们的工作岗位,上司下属,朋友圈子,甚至是在网上,只要任何一个人勾动了我们内在的匮乏,幼年经历中与父母之间情感连结的创伤等问题,我们都可能在人际关系中不断地投射和索求。


这些问题是“向生命学习”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在投射的时候能不能立即知道自己在投射。我们可能遇见了一个魂牵梦萦的对象,但探索到最后,发现对方只是我们童年对父亲的投射。如果我们能破这个“幻”,就能把投射出去的假想,那种强化的激情放下,然后意识到其实我们要处理的是自己早期的问题。


这些早期的问题其实都在我们的能量结构里面,在脉轮,特别是下面三个脉轮里面。李辛医师经常会说腿的下盘,下盘其实跟我们的原欲,原始的欲望有关。因为我们的海底轮储存的记忆是小时候父母生存自保本能的一些思想,譬如对没钱的恐惧,对无法生存的恐惧,这些信息储存在海底轮。我们的下丹田,性轮,在人类图里是荐骨中心(Sacrum Centre),也储存了很多早期父母的价值观,他们面对人生比较原欲的、基于自保本能的起心动念的记录。我们的情绪体(跟消化道有关的能量中枢)更有许许多多错综复杂的情绪在这里。有些人的能量中枢是开放的(在人类图中能量中枢没有被定义),你很可能会更麻烦,因为你感受到的东西不是你自己的,而是你从周围人的信息场里截取来的。你以为是你的,其实并不是,有很多时候是这种情况。所以,超个人心理学有一句话是说,我们需要在修行上学习的主要课题,是去辨认现在我接收到的信息是我的,还是外来的


这种事情在我们的生活中不断在发生,我们时时刻刻被污染,被干扰,我们自身携带了很多垃圾能量。前段时间我到深圳,走进优衣库的那个大卖场,从里面走一圈出来我的感觉都要吐了,胃部中心马上就有很多能量进来,马上就要昏了,要去吃东西,那时候只是下午五点多,我已经感觉快饿死了——那里面的浊气已经影响到了敏感体质的人。像这样的情况其实时时刻刻都在我们的生活中发生,这种情况多半是跟下面三个脉轮输进来的信息记录没有净化有关系,也可能跟过度开放有关系。在这方面关于精微次元的探索,我不知道李辛大夫你的经验是什么?

 

李辛:对脉轮的部分我自己的体会还不多,但确实像胡老师所说的,我们所有身体的感受、内心的感受、欲望、情感、思想,包括对未来的一些远期的意愿,我们会认为天经地义是自己的。比如你有个想法,或者有个感受,你会由此来反应,有个想法,你就会想要去实现它。但实际上可以肯定地讲,它绝对不是纯粹的一个成分,它可能有无限的成分


对于这个部分,我在二十几岁时便有这样的体验。那时候我在北京,有一次经过红桥的批发市场,靠近天坛东门,一楼卖各种水产,人很多,又是旅游点,信息场很乱。当时我运动不多,只是打坐,当大量信息冲过来,我很快就死机了(笑),然后出现头晕恶心的感觉。所以这个部分有几个重点,胡老师前两段已经谈到了,关于我们这个学习,最重要的不是去学中医,或者学心理学,或去看脉轮的书。这些有时间看当然很好,但这不是学习的重点。学习的重点是要对自己有感觉。


首先对自己身体的感觉要非常清楚,比如我们坐在这里,诸位在听讲座的时候,对自身的肉体有没有感觉?比如屁股上什么感觉,椅子平不平,脚是冷的还是热的,两边脚的感觉一不一样,身上有什么地方痛,除了表面以外身体内部有没有什么感觉。这个非常重要。


简单地讲,如果你对自己的感觉非常熟悉,你都可以把它当作你内在的评判标准,比如你到一个地方,或者见一个人,或者要办一件事情,如果你已经很熟悉你的身体,那么它就像是一个镜子,或者说一个已经调好的天平。当你突然感觉很不舒服的时候,这里是胡老师刚刚谈到的第二个重点,你要分清楚这个不舒服是自身的还是外来的。


只有当你对自己的身心感受非常熟悉的时候,才可以分清思想和感受的来源。


就像我很清楚桌上有两个杯子,突然多一个或少一个我马上能知道。如果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有这样的感觉,就会了解我们的头痛、不舒服绝对不是偶然的,突然出现的,也不是一直在那里的,很多时候的头痛、头晕、心慌其实是周围的人、周围的场,或者是你将要去做的一件事,相关的人事物背后的那个力量带来的。这个不是理论,但大家要去体会,这其实是学习中医和超个人心理学的开始。

 

胡因梦:对,太棒了,在医学里面其实西医是绝对不讲这些内容的,只有中医会进入到精微层次。所以今天是很难得的一个机会,李辛大夫坐在这里,我们可以探讨这些在生活中的“实相”。我们看到的很多粗钝的相其实不是重点,在这些相的底端还有越来越精微的“实相”,这些“实相”才是真正的重点。这些“实相”可能是在能量层次,甚至是在光的层次。今天等一下大家如果有任何类似的问题,我们都可以拿出来探究一下。(示意李辛老师)请您继续。


未完

待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