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海:党的领导是我军的政治生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5 05:03: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昆仑策研究院】可关注)



  【原创马文海


  党的领导是我军的政治生命


  【提要】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是我军的根本建军优势,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永远不变的军魂和强大政治生命。习主席指出,必须把军队党的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深刻揭示了我军的本质特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党我军必须坚持的根本原则,它是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是党和国家重要的政治优势;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关系我军人民军队的根本性质和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关系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关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最终实现。为此,我们必须从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抽象与具体相对应,普遍与特殊相照应,深入具体地分析和解决官兵在铸牢军魂、坚定信念方面遇到的问题与考验。


  习主席指出,必须把军队党的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始终坚持以能打仗、打胜仗为根本着眼点,始终坚持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军队党的建设,不断提高军队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正是历史上的古田会议确定了着重从思想上建党和从政治上建军的原则,为建设一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型人民军队奠定了基础。85年过后,习近平在新古田会议的重要讲话,是指引强军兴军新征程的又一篇纲领性文献。尤其是“四个立起来”之一,把党性原则在全军牢固立起来的观点,为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我军政治工作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党我军必须坚持的根本原则,它是我国的基本军事制度,是党和国家重要的政治优势;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关系我军人民军队的根本性质和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关系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关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最终实现。为此,我们必须从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抽象与具体相对应,普遍与特殊相照应,深入具体地分析和解决官兵在铸牢军魂,坚定信念方面遇到的问题与考验。

  一、坚定党性原则铸牢我军军魂,要深刻认识新的环境条件下官兵思想政治建设的更为严峻的挑战与考验

  近年来,境内外敌对势力把我军官兵作为重要目标,加紧渗透破坏,极力攻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大肆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企图动摇我们党执政的重要基石。在这场严肃的政治斗争面前,充分认清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始终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和坚定的政治立场,显得尤为重要。一是面对敌对势力的思想和舆论进攻,我们如何组织有效应对和反击的考验与挑战。二是面对兵员成分发生的深刻变化,我们如何具体而不是抽象地进行铸牢军魂教育训练。当前,80后、90后官兵已经成为部队兵员构成的主体。尤其是当前干部、士官的生长培育渠道较过去发生了重大变化,而“军魂”意识教育又在这些官兵的成长经历中基本属于空白。这就使得一些同志,特别是年轻干部对“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基本原理、内涵要义、具体政策规定等掌握不准、理解不深,不懂、不信,更不会用;一些军校毕业生、国防生、直招士官等年轻高学历官兵,对“军魂”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对敌对势力的宣传蛊惑缺乏具体深刻的鉴别和批判能力。 三是面对多年和平环境对战斗意志的消蚀,军队党组织和党的制度建设出现发展滞后的情况。突出表现在师、旅、团单位的少数党委、基层营党委、连队党支部的主要领导干部,曲解根本领导制度,习惯性地把行政身份带入组织领域。有的把集体领导当成主官做主,有的把组织分工当成个人权利,有的把个别酝酿当成私下授意,有的把会议决定当成虚套形式,有的甚至阳奉阴违,对有关根本制度的党纪条规刻意搞变通、主观不作为,落实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能力和水平迫切需要加强。 四是面对新形势下部分党员和领导干部思想和作风不端正,严重削弱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群众基础。当前思想作风不端正在少数领导干部身上有多种表现:有的好人主义严重,不敢较真碰硬,致使班子软弱涣散;有的表里不一,对上负责与对下负责不一致,与官兵离心离德,割裂与群众的血肉联系;有的凭个人好恶选人用人,人为制造亲疏厚薄,背离了党的干部使用政策;有的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私心杂念过重,只考虑自己不考虑组织;有的表率作用不好,严人不严己,严下不严上,导致官兵缺乏信任,等等。这些都与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本质要求相违背。

  二、坚定党性原则铸牢我军军魂,要坚持以强军目标引领把思想政治教育创新实践往深里想、深里做

  习近平同志强调:“把国防和军队建设不断推向前进,必须把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作为首要政治任务抓紧抓好,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因此,联系实际,坚持以强军目标引领思想政治教育创新实践要往深里想、深里做,笔者建议是否可以从以下方面切入:


  一是全面回顾和总结我党我军建设成长与发展的历史经验教训,深入进行党史军史教育,具体帮助官兵进一步明确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个不变的军魂,是我军建设发展和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历史经验证明:“兵权之所在,则随之以兴;兵权之所去,则随之以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翻开我党我军的成长发展史,不难看到在军权问题上有过六次震撼: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陈独秀右倾投降致使革命惨遭失败。正如毛泽东同志后来所说,“共产党那时犯过一个错误,就是不要军队。”第二次,在长征路上,张国焘拥兵自重,另立中央,给红四方面军造成惨重损失,毛泽东得出了“中国工农红军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唯一的、绝对的领导之下”的结论。第三次,皖南事变的教训,使全党进一步认识到必须坚持“共产党绝对领导八路军的原则”。第四次,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借口“军队国家化”,要我党交出军队。毛泽东同志针对党内军内的和平麻痹思想和放弃兵权的倾向指出,蒋介石“是一个极端残忍和极端阴险的家伙”“他左手拿着刀,右手也拿着刀。我们就按照他的办法,也拿起刀来”“一支枪、一粒子弹都不能交出去。”第五次,1954年前后,高岗和饶漱石乘我党改革之机散布“军党论”,妄图搞垮刘少奇、周恩来同志,由于小平和陈云同志的反映、毛泽东的警觉,识破他们的野心,粉碎了高饶反党集团。第六次,1953年7月朝鲜战争结束,我军全面进行现代化正规化建设,有相当一部分同志,对和平时期是否需要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产生怀疑。针对这些问题,彭德怀受毛泽东同志委托,在全国军队系统党的高级干部会议上,重申了加强党委制的规定。朱德同志在闭幕词中指出,“我们的武装部队和武装部队的一切干部,要忠诚地服从党的领导,在党中央的领导之下紧紧地团结起来。”为我军在党的绝对领导下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历史是一面镜子,昭示后人,党要执政必须首先执军,在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问题上来不得半点疏忽和含糊,必须旗帜鲜明,态度坚定。在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问题上“如果我们书生气十足,听信他们那一套,那就会犯历史性的严重错误,就会把我们这支人民军队断送掉。”


  二是努力站到贯彻落实我军根本性质的高度,深入进行我军宗旨性质教育,具体帮助官兵进一步明确,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仅是我军在长期革命战争中锤炼出来的不变军魂,更是我军人民军队性质的根本保证。由于中国长期的封建主义专制制度淤积了滋生军阀主义的丰厚土壤,浸透着封建宗法性质的人身依附关系,淀积成当时封建军队的私属传统。军队往往成为军阀个人谋取政治、经济利益的工具,从而也就成为帝国主义对中国实行分而治之、瓜分剖解的工具。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途径和方法,就是坚决铸牢军魂,把军队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保证军队无条件地听从党的指挥。铸牢军魂的优势正是从我军领导制度和领导体制革命开始形成和发展的。军队领导制度的根本问题是军队的领导主体问题。坚持党的领导而不是个人领导,是新型人民军队与中国一切旧军队相区别的根本标志。毛泽东同志深刻指出:“通常所说的共产党军队,……是一种新型的军队,与过去中国一切属于个人的旧式军队完全不同。”1929年6月毛泽东给林彪的信(这是研究古田会议的重要文献)中深刻指出:个人领导与党的领导,这是主要问题,其他问题“均其分支”。废除打骂体罚等军阀作风,奠定我军新型人民军队的根本性质,从军民一致、军政一致和官兵一致等根本人格尊严入手,解放我军官兵的自觉性、自主性和能动性,其释放的精神和物质能量,是我军强大战斗力的根本源泉,是中国新型人民军队的伟大创造。


  三是具体分析研究敌对势力竭力进行“三化”宣传蛊惑的恶毒用意,深入剖析美国和西方军队之所害怕并攻击我军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其之所以畏惧的是“军魂”所凝聚的强大结构和不竭能量。美军之所以害怕我军铸牢军魂,就是怕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和科学理论武装所形成的军民、军政和官兵一致的一体化结构,具有无穷创造能量和神奇的抗摧毁能力。正是我军从诞生之日起,拖不垮、打不烂,使敌人闻风丧胆、恐惧与仇视的“症结”所在。这种结构模式是我军牢不可破和无坚不摧的深厚力量,其愈挫愈奋、愈难愈勇的能量进发和力量聚合,是“定格”一切反动派“纸老虎”本质的客观根据和能力基础。解放战争中的孟良崮战役,敌人不是输在实力,而是输在结构。我军官兵几乎个个都是“集结号”,敌人则常常“见死不救”;这种“特有军魂”,保证我军能用最弱的元素和要素构建起强大的结构体系,缺少“军魂”的蒋军由于难以克服利益倾轧和实力自保的致命短板,只能构建起“能量内耗”的脆弱的结构体系。从结构学上说,我们的胜利是敌人“创造”的。以此为线索,就不难理解和把握我军为什么必须始终不渝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


  四是深入分析近年来世界发生的“颜色革命”及其给其国家民族和人民造成灾难后果,帮助教育官兵进一步坚定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信仰信念。回顾近年以来,世界发生的所有重大国家颠覆事件,无不从反面证明我们党和军队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极端重要性和高超的政治和领导智慧,坚决纠正和克服思想和观念上,在对待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问题上的幼稚和肤浅。对比叙利亚与其它国家在对待军权问题不同态度和不同结果,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东欧、苏联等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受西方思想的影响纷纷倒旗下台。原因很多,正如在总结东欧苏联剧变的教训时江泽民指出的那样,“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会发生剧变?原因是很复杂的,从中可以看出一条重要的教训,就是这些国家的党对军队的领导工作是薄弱的。”冷战结束后,西方敌对势力不愿意看到一个社会主义中国的强大,加紧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政治战略,千方百计地从各个方面加以遏制,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是他们重点攻击目标,敌人清楚知道,只要“军魂”不倒,敌人就永远没有成功的希望。

  (作者为空军党的创新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常务理事;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昆仑策研究院简介】昆仑策研究院是由部分军地老同志、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发起成立的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这是一个自主独立的研究机构,它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这是一方群英荟萃、报国献策的热土,它在中国改革发展面临重大挑战和考验的时候应运而生,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服务国家和社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这是一所没有围墙的研究院,它向社会各界具有爱国情怀、客观精神和慧眼卓识的仁人志士、专家学者们敞开大门,欢迎加盟。

  电子邮箱:gy121302@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