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有如走路的速度,把远方带回身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15 06:52: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谈起极地,能让你想到什么?


南极,北极,西伯利亚的茫茫雪地,赤道上的热带雨林,沙漠中的生命禁区...


所有非常规的极端环境,是大脑对极地一词的本能反应。


而纪录片《极地》,就像是一个多年不见却依旧熟悉的老友,和我们漫步在飘着小雨的夜晚,同撑一把伞,向我们讲述西藏正发生着的一天天。



多吉次巴



极地是羌塘无人区。这里有海拔5000米,面积28.9万平方公里的冰川荒原。


这里有多吉次巴,无人区里的野保员,今年是他在这守卫的第八个年头。


他是距离普若岗日冰川最近的一户牧民,而离他最近的邻居,在50公里以外。巡逻,扎帐篷安家,转移巡逻地,再次安家。这就是多吉次巴的生活轨迹。



每个月骑摩托巡逻十几次,一次就是一整天,无论春夏秋冬。他能准确说出野牦牛牛群里,谁是领导,谁的脾气最暴躁,谁最懒惰...他能认得两年前巡逻遇见的巨型野牦牛,他还会在不巡逻的时候,在帐篷里教两个小女儿拼读汉语拼音。



他像极了一个荒原上的侠客,以天为盖地为庐就是他生活的本身。而与一般侠客不同的是,多吉次巴不独来独往,他的家在这片荒原上。女儿,儿子,妻子,巡逻构成了他的生活元素。



白玛曲旺




极地是塞上江南。这里的海拔2700米,有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


这里有白玛曲旺,波密县最年轻的电影放映员。他所在的地方,是很多人向往的远方。他前往陌生村落,白马和鸟群与他为伴,他用电影为村民的生活拉开一条隙缝。



他常年走在这条路上,有时会遇到过不去的河,有时会遇上滑石块的山,花开的时候采花编花环,困的时候躺在石头上打盹。当夜晚降临的时候,生一团火,搭一个帐篷,世界只剩电影和篝火。



他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会思考走这条路的意义吗?会思考20岁该怎样度过吗?我无从得知。但是他说,只想继续深入山谷,在雨季到来之前,前往更多的村落,为村民放映电影。



平措扎西


极地是藏区最南端的边境密林。这里的海拔3400米,隐匿着一座150年的寺庙。



这里有平措扎西,日喀则最负盛名的壁画画师。43岁的他,即使画壁画已经31年,但他仍然说:画画的过程,是一个苦难的过程,痛苦永远大于快乐。但重要的是你能不能,从画画中获得幸福感。幸福就是由痛苦跟快乐组成的。



从背诵《度量造像经》,熟记500尊佛的造像仪轨,到绘制壁画,画线稿,改稿,上色,开眼,直至壁画完成。平措扎西的老师一直是这么做的,平措扎西也是这么做的,现在,他同样把这些教给了徒弟们。完成了噶举寺的壁画绘制,再带着徒弟们前往下一个座寺庙。




他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单增曲杰




极地是高原孤岛。这里的海拔1200米,至今没有修通公路。




这里有单增曲杰,孤岛中心加热萨乡的学校的老师。说着流利的普通话,常穿牛仔裤,会用手指敲在课桌上弹钢琴,会在刷牙的时候向大山喷出一注水花。




对我们来说,一台钢琴的到来,无非是快递员上下楼梯或者进出电梯的距离。而对于高原孤岛来说,一台钢琴的到来,足以支撑起背夫们和单增曲杰一整天进入山谷的号角;对于孤岛中的孩子们来说,一台钢琴的到来,是整个童年时代的音乐旋律。



边巴扎西




极地是微笑的村庄。这里的海拔5000米,美丽又神秘。


这里有边巴扎西,一个一直在探索生活可能性的体验家。开过药厂,承包过工程,当过翻译,开过茶馆,帮助有残疾的女孩,现在,他是一名家庭旅馆馆长。想为这个独特的村庄立一块广告牌。




当惹雍错,达果雪山,佛塔,它们是属于文布南村的美丽。可是,不够。


这里有把孔雀舞跳活的顿珠,一直守着帐篷的旺堆,会在梦中占卜的雍仲奶奶,他们是文布南村普通而确定的存在。他们的笑容,才是这个村庄最耀眼的广告牌。



所以,到底哪里是极地?到底极地有什么?


我和你都问过同样的问题。



是次仁旺青驮盐的空空茶卡盐湖吗?是白玛曲珍采普尔木草的扎达土林吗?是大佰龙一直守护的察隅木屋吗?是带着次旺多吉去唱戏的三轮车吗?是拉索扎西为之做面具的萨迦寺吗?是迪迪敬畏一生的格拉丹东雪山吗?


是的,这些人名,这些地名,光是念诵,都足够绕口。我们总带着猎奇的心里去窥探这片土地,因为它遥远,因为它特别,因为我们总是觉得只有到了远方,才能找到平静。


可是它真的遥远吗?真的特别吗?不尽然。


《极地》选择了21个正在发生着的日常故事。它试图在告别一些仪式感,一些西藏特定的符号,而去试图讲述西藏的智慧,去呈现平凡人的不平凡生活。


怎样对待一把刀?怎样对待一双鞋?怎样对待一个病人?怎样对待一座山?怎样对待一部钢琴?怎样对待一幅壁画?怎样对待烦恼?怎样对待快乐?



《极地》想要讲述的,恰好我们身边都有。


把故事的场景换为任何一个我们熟悉的,生活的场景,这样的对待方式仍然成立。就像平措扎西的老师对他说的那样:对佛的理解比什么都重要,不只是拜,而是要去理解他的智慧。


换成一句普通的话就是:对生活智慧的理解比什么都重要,不只要去看极地特定文化下的遥远生活,而是要去了解平凡的智慧。暂时关掉我们对西藏仪式感的好奇,静下来去看一看日常生活,去发现他们的智慧,再选择一些融进我们的生活里。


对待得不到爱人怎么办?面对一定会发生的离别怎么办?面对一定会到来的衰老怎么办?怎么去对待身边的人或物?当我们开始思考这些的时候。极地,就来到了我们身边。


所以放眼望去,离我们最远的地方,是极地;离我们最近的地方,也是极地。


有如走路的速度,把远方带回身边。


12月24日,《极地》与你相见。

我们将在更好的时间里相见 —《极地》调档至12.24日开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