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京生|针刺“叩钟”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2:57: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简介:

赵京生,知名中医学者,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


本文以叩钟为喻,类比和探讨针刺基本性质、要素和原理。基于对针刺产生作用之基础的分析,认为针刺的体表刺激性质、普遍的局部作用及警醒机体一般调整功能是针刺的基本方面,其性质颇似叩钟,叩之即鸣和不叩不鸣。对针灸理论中有关针刺的特殊内容,不能脱离其形成背景,直接对应现代人体观而引导研究。

针刺疗法的治疗手段、基本方法和作用原理,是以针具刺激体表而产生效应,其特征颇似叩钟而鸣。本文以“钟”之原型为喻,以理解和思考针刺疗法的一些基本且重要的问题。

1针刺作用的基本要素

在人体体表施以针刺,可以防治疾病。针刺作用的产生,最基本的要素有哪些?简言针刺治病的一般方法与实施过程包括:根据诊查患者病痛情况,确定在患者体表的施术部位及针刺的技术方式,经针刺该部位而即时产生或累积产生治疗调整作用。病痛可发于身体各处,而针刺的一般部位是在病痛处及其周围。这意味着,在身体各处施以针刺都会有一定治疗效果,但不予针刺则机体并不能自行产生这种作用。因此,尽管针刺疗法的各环节都涉及复杂因素并有诸多规则,但总而言之,其最基本要素就是针刺刺激和刺激部位。


这两个要素,从受术者角度而言,一为外来,一在自身。针刺作用的产生,以机体自身为基础,针刺刺激为外来引发条件。这两个要素之间是一种关联关系。这种关系,也是认识和研究两个要素本身所需把握的。


针刺理论之源《黄帝内经》,已对这两个要素有所提示,见于《灵枢》开篇“九针十二原”。其中,九针为针具,十二原为腧穴,其篇名内涵可以“针”“穴”二字概之,代表刺激手段与刺激部位,其位置凸显了在针刺疗法中的非常意义。

2论针刺“叩钟”

“钟”叩则鸣,不自鸣。针刺作用基本原理,可以叩钟比之。一般认为,其原理在于启动了机体自我调整功能。那么,这一自我调整功能的启动,要由外界刺激于体表引发。身体如同钟,针刺如钟锤,针刺体表即有一定作用,如叩钟即鸣。体内自调作用不能自行发生,如钟有鸣响之用而不自鸣。当受到针刺等外来的体表刺激,才引发体内产生相应作用,如同钟受到钟锤敲击而鸣响一般。


“叩钟”之喻,对认识针刺疗法的基本特点和理论问题,尤其是针刺的普遍作用及其原理,颇有助益。

2.1叩之即鸣


在钟上叩击,无所谓部位,都会鸣响,只是钟声有别而已。针刺施术部位,在传统理论中主要以“腧穴”概念表达。对身体上经验有效的针刺部位,予之定位、定名乃至理论解释,谓之“腧穴”,使之有了形式上别于一般的特殊性。在腧穴之处针刺,都可治疗其局部病痛,即近治作用,具有普遍性。其中一些腧穴还可以治疗远隔处的病痛,即远治作用,是腧穴的特殊性,其相关认识构成现有腧穴理论的主体。其中的特殊性,一直是人们认识和研究腧穴的关注点,其弊端在于对腧穴相对一般特点的忽略,而使认识失于全面。这一问题在近治作用的认识方面体现尤为明显【1】。


近治作用,实际也并非腧穴专有,而是针刺刺激的普遍作用,只要在病痛处及周围施术,一般都会产生,无所谓穴。“以痛为腧”、阿是穴即是此类。但二者以“腧”“穴”相称,特别是后者更被列为腧穴之一,而致概念混淆。此外,临床上还常取血脉、结节、分肉间等针刺,总属近治作用。


如此看来,针刺疗法的施治处有多种,腧穴只是其中之一,而非唯一。体表可行针刺的组织或部位,都可产生近治作用,只是作用程度和范围有差异。就如叩钟,叩之即鸣,而无论叩击何处,只是鸣响的程度、特点因部位与力度不同而有异。

2.2不叩不鸣

钟有鸣响的功用,但不叩击就不会自鸣。现有针灸理论认为,“腧穴”和“经脉”为身体的组成部分,在以经脉脏腑为核心的机体功能活动中起着重要作用。腧穴处于这个机能系统的外层,即腧穴-经脉-脏腑。当机体病变时,腧穴会有一定反应,从而作为接受外界刺激之处,针刺之可以产生治疗病症的效果(《灵枢·九针十二原》:“五脏有疾也,应出十二原”“五脏有疾,当取之十二原”“十二原者,主治五脏六腑之有疾者也”)。


针刺治疗作用的产生需要针刺刺激,若从不施以刺激,则机体“自调”功能就不会自行发生。也就是说,该功能属非自动性,即使机体有病痛,也“视而不见”,唯有外来的体表刺激才能引发。如同钟虽有鸣响之能,但是不予叩击则并不会自行鸣响。这就涉及怎样认识针刺治病基本原理的问题。因此,将上述机能视为机体的一种“目的性”存在,则自陷囹圄。若是进化而来【2】,那么从人类整体角度来说,这种几乎从不被有意引发而用的特别机能,怎能形成并延续?


针刺治病的一般方法表明,无论何病,施与针刺刺激这一治疗手段的特性都是一致的。而施治处,特别是于病痛处及其周围施治(“以痛为腧”、阿是穴,乃至放血、刮痧等),因其反应部位不恒定,其作用基础也不可能是特定的。那么,无论针刺刺激,还是刺激部位,首先都不体现为特定或特殊的性质。由此可见,真正发挥作用的可能仍是已知或一般的调整系统及其机制。单纯的针刺刺激却能引发机体对异常病变的调整,则针刺体表方法的性质,应为一般意义上的诱因。机体是将外来针刺刺激作为非常状态,从而警醒了固有的调整系统,而针刺只是经验性地启动与运用了这一机制而已。


针刺理论以气血表达机体的物质基础和功能活动。经络运行气血,腧穴输注气血,维持机体的阴阳和调。一旦由于各种因素使气血失常,遂生病痛。通过在经络腧穴处针刺,能够调整体内气血阴阳而发挥治疗作用。按照这种认识,经络和腧穴共为机体功能活动的组织结构,是有特殊功能的一种存在。其概念基于当时医学技术所能观察和理解的身形结构,以及对生命活动方式与特点的认识,本是古人对针刺治病原理的一种理论解释。对此,今人理解时,显然要有历史和文化的视角与思考,如果将其直接对应于现代人体观,并以之引导“科学”研究的思路、方向,恐有南辕北辙之虞。

3结语

针刺治病方法颇似“叩钟”。以钟的叩之即鸣、不叩不鸣的两个特点,类比和分析针刺的体表刺激、施术处与作用原理,有助于形象地理解和说明针刺的一般性质。言明体表刺激、局部作用、警醒机体自调功能,是针刺疗法的基本性质,对认识针刺有重要意义。

[1]赵京生.论腧穴的基本作用:近治作用[J].中国针灸,2015,35(11):1196-1198.

[2]朱兵.系统针灸学:复兴体表医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

本文原载于《针刺研究》2017年4月第42卷第2期,版权归作者所有。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