锚地 | 大鸟(连载33)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2-01 09:56: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锚地

小今张开双翅,悄无声息立在了附近的树上,蛋宝立在她的头上,青蛙族长在她左肩,雨鸦肩天在她右肩。

 

只剩下雷夫孤零零的站在树下,和水田里声势浩大的蛙子蛙孙们保持间距,形成地面水平防守力量。

 

青蛙族长发出了悠长有力的蛙鸣,伴随着族长的“呱”声,群蛙震动脖子咕咕不止,此起彼伏向外传递。以水田为核心,也不知道有多少青蛙,一波波发出应答声,声波由内往外滚去,连绵不止,气势浩瀚。

 

这是青蛙族长的动员,小今听得懂全部意思:“做火鸦的口中食,还是和黑衣战队一起作战?我们没有选择!在被吃之前,让我们一起战斗!”

 

蛙子蛙孙们群情激昂的喊:“作战!作战!作战!作战!”

 

小今只听得气血沸腾,几乎也要奋力喊出来:“作战”,就在这一当下,肩天似乎看到了小今的心念,在右边低低提醒她:“心锚。”

 

小今吃了一惊。是啊,心锚,自己的心又跑了。

 

小今赶紧镇定下来。这时,仿佛心念相通,蛋宝从妈妈头上飞下来,大眼睛直直地凝视着妈妈。

 

“妈妈,我天生就会心锚,我可以只想着一件事。你看着我。”它的小声音特别柔脆,可是那双萌萌大眼睛,温和坚定地凝视着小今,小小的太阳,在它眼睛的黑色苍穹中发出黑色水晶的光。一下子焊住了小今的注意力。

 

第一次演练心锚时,列队那枯寂的空眼洞帮助小今体会到了空空如也。后来靠口诀:心中有世界,它空空如也,它繁花似锦。

 

而此刻,在黑水晶流动的光线中,一阵春天般的暖意漂浮在蛋宝和妈妈中间,把他们上下左右中的空间变得紧密、粘稠、固定,小今完全进入了心锚状态。

 

雷夫看到,小今他们所在的树,也一动不动了,有一种能量,已经接上了群鸦推进过来的无形的球,汇合到了一起,变得更为坚固,而自己也渐渐被包裹住了。

 

所有的世界,触目所及的,变成了一个无形的城堡。很多力量凝固起来,像是空气压缩成了气块,砌成了堡垒,树、人、鸦、蛙都像是在大的琥珀堡垒中被保护起来。雷夫不知道,这是大家伙儿的心锚结成的心锚堡垒。

 

雷夫的嘴巴再再次张得大大的。他心里纳闷啊,念头急急忙忙地闪:“大家都这么厉害,为什么要喊我拿几个灭火器呢?”

 

可是他没有说出来。他看到大家真的处于一个“修炼”的状态,应该是不容打扰的。

 

再说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了。在“琥珀堡垒”外面,能够看到已经发生了大事。

 

已经不是红云了。堡垒的外空,都是红色的了。这是一种肃杀、深沉的红,像个兵团,充塞在天地之间,笼罩着所有的外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在红色云团的核心有种力量,本来静寂的,突然狂躁起来,左奔右突,在寻找堡垒的入口。

 

这股妖异的力量,很快从红色中拔出了璀璨的黄色、紫色、金色的光剑,朝着堡垒劈下来!

 

堡垒有一瞬间的爆裂,但心锚的联盟力量还在,立刻又坚不可摧的弥合了。

 

雷夫的心已经吊到嗓子里。这个从小就超级淘气,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在光剑劈下来的一刻,感受到了强烈的惊恐,他情不自禁看向小今,小今却是一副什么都没有注意的样子,和那只奇异的蛋宝,依然互相凝视着。

 

奇怪的是,蛋宝的背鳍和每一片鳞片都发出了柔润的光,就在这么危急的一瞬,雷夫也忽然意识到蛋宝的幸福状态,这个在妈妈目光浸润着的孩子,处于一种温暖和光明之中,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上空正在发生什么。

 

这一望之下,雷夫的心也安稳下来。

 

他摸到一个灭火器,抱了起来。体会到了一种可随时操控的安全感。

 

光剑继续袭击着心锚堡垒,暴怒而凶狠。

 

心锚堡垒不断的被抽开,火花从迸裂处狡猾的钻进来,如同烟花从上往下洒落,发出嘶嘶的声音,落到地上就变成一团火球,兀自燃烧。好在,每次都有心锚能量源源不断的立刻修补,把光剑的进攻一次次挡在外面。

 

每个火球,都有蛙子蛙孙们,十只一组,联合而上,包围起来,吐水扑灭,一时间,地面已经混战一团。

 

雷夫没有妄动,一是,还没有火球落到他附近,二是,他凭下意识知道,灭火器得用在最关键的时候,群蛙还能对付得了时,他不应该耗费物资。三是,他一直在分神注意小今,他是小今喊来帮忙的,他觉得小今会在需要的时候,喊自己的,因此,他火速的穿上了消防衣,僵硬的等着,全身充满了戒备,如同一只已经拉满了的弓,他的手紧张的扣在灭火器的把手上,安全梢已经被他拉开。

 

光剑的快速进攻一直被阻挡,它们的速度慢了下来,几种不同颜色的光剑,汇聚到一起,生出一个非常尖锐的剑尖儿,狡诈的缓缓推进,一下子就把火刺进了堡垒里面,火一串串的从剑尖上,朝里面喷射,正喷到那最高的群鸦树上,有一些凝住的叶子立刻变得通红而颤抖,有几只鸦的翅膀已经起火了!


“小今!小今!你飞上去灭火啊!”雷夫大声呼喊,他提醒小今带着灭火器飞过去,帮助群鸦。

 

可是小今置若罔闻,她似乎沉浸在和蛋宝的小世界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

 

雷夫立刻拿起灭火器,朝大树奔跑过去。

 

不由多想,他就扛着灭火器往树上爬,这棵树上端很多叶子已经起火,雷夫仗着有消防衣,不管不顾地往上爬,可是树干太粗,他又单手抱着灭火器,反复也爬不上去。

 

就在他上蹿下跳的时候,他听到了啊啊啊的鸟叫,定睛一看,在树干上,每三只只乌鸦,嘴巴、脚爪、翅膀都叩到树干上,后背拱了出来,分明的形成了一步台阶,旁边有一只乌鸦正在对着他喊叫,仿佛在说:“登吧,登吧,快点!”再往上,一抬脚的高度,又是三只乌鸦。

 

雷夫立刻明白了,不管不顾的朝上面踩去,刚刚踩上一步乌鸦台阶,到第二步,第一步的三只乌鸦,就往上飞翔,立刻编队成第三步台阶,当雷夫踩上第三步台阶,第二步的三只乌鸦又变成了第四步,就这样火花四溅中,乌鸦们的后背台阶软软的滑滑的,颤抖着,然而非常有力的在一分钟内将雷夫送到了大树的枝杈平台。

 

“这样,我可以尽力往上攀了!谢谢!”雷夫大声说,踩着大树的枝杈开始尽量登顶。

  

 

看往期连载,请戳菜单栏【渡渡故事】

欢迎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