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见字如面,你我最好不见 时隙碎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6-15 12:28: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时 隙 碎 记

这是「文子自道」的第九十一次推送

也是「时隙碎记」第三季的第三篇文章

赋生命以意义,得时隙以碎记

如若见字如面,你我最好不见


如若见字如面

你我最好不见



文 | 戴文子



最近听闻有一档文化类综艺节目广受好评,并被冠以各种美誉如“一股清流”云云。作为当年女娲她老人家引绳抟土的后人,我也想就着这股清流荡涤洗濯一番,好好去一去这一身的泥丸土气;故于闲暇之时,也断断续续收看过几期。


结果没成想,这不看则已,一看就气不打一处来。节目本身质量高低暂且不提,单看这斗大的四个字“见字如面”,我这心中块垒堆积便郁结得难受,简直是不吐不快。

 

见字如面?成何体统!如若见字如面,你我最好不见!

 

此话怎讲?

 

正所谓: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欠;过后不思量,人走茶就凉,管甚周详不周详!

 

噫!真是眼高于天斗破苍穹,愤世嫉俗地都快到姥姥家了。

 

看官息怒,也别急着摔板凳砸酒瓶,个中缘由容我细表。

 

唉,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山人那一手赖字,根本就拿不上台面嘛!

 

我这一支枯笔,既走不了龙也遛不了蛇,调戏的净是一群匍匐过街的蝼蚁。原本尚能兢兢业业地排好队伍慢走缓行,怎料不知从何处突然冒出一辆嗷嗷的悍马疾驰而过,车辙之下,碾压成通篇的尸横遍野,好不惨烈。每次酝酿作文,也想着能“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结果还没等绣口一吐,刚一着笔就漏了怯,整个盛唐的气势都荡然无存。嘿,整段垮掉。

 

然而世间之事都能追本溯源,圣经和合本《传道书》有云: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我之写字难看,可能是自打娘胎里蹦出来的那一刻起,冥冥之中就成了定数。文,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心长一颗,七窍不通;手生两只,天赐左撇。想吾生平,劳烦右手之事不出三件:写字、吃饭、撸管。而其中又数撸管最熟,吃饭次之,一番排序,最差的就剩写字一项了。

 

老天不管不问,父母舐犊情深,三尺讲台上执教鞭的诸位先生也“难逃其咎”。


我初中的时候开始初窥写作门径(然至今不得其法),用的是英雄笔,写的是方框格。先生见我文章的第一句批注,就说此子“文风诡谲,字体清奇,卓尔不群,自成一派”。每逢大考小考迷你考,阅卷老师于百万试卷中辨别出我那一份简直如探囊取物;尔后取出,必将举卷高呼:“喏,十三班戴文子的大作,谁来评卷?”风头之劲,一时无两。毕业多年后归乡偶遇恩师,与其谈到此事,唏嘘叹惋之余,没想先生竟还连忙纠正:何止当时,简直是前无古人,至今仍无后来者超越。

 

不过先生也在事过境迁之后,终于向我吐露了真相:原来由于彼时工作往来的缘故,顾及同为教师的家父薄面,语文系的老师都不愿直接戳穿,批注之时,用的是含而不露的春秋笔法。明明是一句调笑,却被我听成了大大的恭维,继而又飘飘然了这么多年,一意孤行,百死不悔。如今这段冤假错案终于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可叹可气的是为时已晚,亡了羊也无牢可补。一把陋字,真是想改也改不过来了。

 

后来随着科技的进步,键盘码字逐渐取代了纸笔作文。对吾等笔迹不忍观且好提笔忘字者来说,不啻为一道福音。鼠标右击新建文档,十指微动键盘轻敲,任你多少闲言碎语都能码得周正规矩、一丝不乱;而那些记不真切的常用字也好、不曾识得的生僻词也罢,都能借助万能的输入法,如玩俄罗斯方块般游戏一场,兵来将挡,水来将也挡,效果拔群,包君满意。


然而,随着近些年互联网事业的一路高歌猛进,掌上阅读成为新风尚,各类自媒体大行其道,写作为文的生态环境再度发生剧变,“云写作时代”悄然降临。不仅是之前不确定的出处有稽可查,不写出处直接整段拷贝也未尝不可。一时之间,张冠李戴在张家屡见不鲜,李冠张戴在李家也是无能为力。只要能有一根网线,人人都能著书立说。文字的含金量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贬值,“敬惜字纸”的传统也已沦为笑谈。此为大势所趋,不以一人一己之力为改变转移,除了几番扼腕叹息,吾辈只能黯然处之。

 

行文跑偏多时,赶紧拉回正轨。我那些存于硬碟之中的文档,成文之后,偶尔也会对屏卷看。然而不读则已,一读就想改;一改辄不能罢休,几乎除旧布新。也因之暗自庆幸:好在从未发表见刊,否则必将贻笑大方。嘿,倒真映衬了那则“有文集十卷不行于世,藏于家”的典故。所以在我的电脑里,绝大部分的文稿都集中在一个档名之下:“不足为外人道”,对应的英文名则是“WTF”。想来即便的剥离掉外在的狗爬字迹,内里的不合时宜也如阴云一般挥之不去。

 

作文之苦可以借助电脑免去,然而日常生活总免不了要与亲友互通书信。我是顽固执拗的手写书信捍卫者,坚信用纸笔写下的情感更有温度。但是在信件的开头处,我从来不会写什么“见字如面”,那岂不是暗示对方“字如其人”,本人的长相品行也都不敢恭维?万万使不得!取而代之的,我写“展信如晤”,然后再在后面很有自知之明地添上一句:陋字见谅,也算立起了一面等同于免责声明的大旗,扎在“提纲挈领、统领全文”的高地上威风八面、猎猎作响。先以短示人则其后不落口实,真乃机智如我。

 

但签名总归绕不过去。本名笔画繁琐,笔名浅白如“文子”我也写不好。字不俊兮可奈何,虞姬虞姬奈若何?

 

未等虞姬发声,父亲倒是先替我解了惑:刻个印章不就完了?对嘛,刻个印章,就两个字:文子,简约而不简单。即可作藏书章,也可通书信,偶尔涂鸦两笔最后落款,也能充充大尾巴狼。一举三得,岂不美哉?

 

尔后印章刻成之后观之大喜,不觉整日里摩挲把玩,俨然成了我最新的手把件、心头好,盖因此章处处和我心意:此章用料材质为牛角,通体黝黑却棱角分明,笃定张扬,兼容并蓄;外一圈四四方方,表征这规整的大千世界;内一圈又偏生不规整,表征本人狂放不羁的外表;而到了最里面的一圈,选用的字体又端正起来,表征本人内心深处,尚还存有一份执念与坚守。

 

值得一提的是,字体我特别选用了启功体。启功先生的墨宝字型刚正挺拔、险峻清瘦。本人常年形容消瘦,也是希望借助此章时时勉励自己:人可有傲骨但不可有傲气,瘦也要瘦出一片风骨。

 

话说启功先生原是皇族贵胄,后自改启姓,做了百家姓之外的启姓第一人、老祖宗。我这种以章代名的雕虫小技自然不是首创先河,更不敢当什么祖宗,只求自己无论是作文章还是刻印章,都不要僭越分寸、乱了章法。但是在这样一个如前文所述的“云写作时代”,除了“因循守旧,冥顽不灵,抱守残缺,执迷不悟”等一众词汇,我实在找不出更合适的字眼来形容自己了。

 

喋喋不休,至此搁笔。



「时隙碎记」

第三季

不定期缓慢更新中......



文子自道

山寨理工男,正宗伪文青

游记杂感、影音书评、故事诗歌

我把文章写好,静候你的光临


本文系属原创,欢迎转发分享,转载约稿请联系后台

评论与赞赏功能均已开启

表扬批评,都很欢迎;知我罪我,一任诸君!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