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在TED演讲·包含万物的生命体验·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2-18 22:29: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有一天,两头牛。正在英国的草场上吃草。英国牛。其中一头问另外一头,“你对疯牛病有什么看法?”另外一头牛回答:“关我屁事,反正我是一架直升飞机。”一个故作神秘之人,一个自知之人。就像这样两头牛,


当我还是一个小孩时,我发现一件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懂,完全的无知。而我身边的每个人好像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我完全是一无所知。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所以我不得不高度专注地去观察任何事物。我的专注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如果我看到一片叶子,我可以一直坐在那里花几个小时去观察它,研究它。当我坐在床上,我可以一直盯着黑暗处,一整晚就做这样的事情。

于是,这种专注让我能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层面上与身边的所有东西进行互动,建立联系。无论是有生命的还是没有生命的,但是,其他所有人好像什么都明白,并且一直忙碌快乐地过着他们的生活。但是我却一直在盯着我所看到的一切东西。

后来,我发现原来他们也是一无所知的,只是他们一直乐于活在他们的臆想和信仰系统中。无论是他们自己建立的,还是别人传递给他们的。并且他们不只知道这里的事情,他们还知道另外的世界,知道神,知道天堂。。。什么都知道。而我却一直在这里费力地想弄明白什么是什么?

所以,这让我感到非常好奇。我开始跑去到一个寺庙的外面,一个大寺庙,就在迈索尔(印度城市)这里。因为我真的想看一下,在和神会面之后,在和神交流之后,人们会变得怎样?所以,我非常专注地站在那里,观察每一张从寺庙走出来的面孔。通常我都会听到人们在那里闲聊。有时候,你(脱鞋)走进印度的寺庙,出来后会发现自己的鞋子不翼而飞了。于是,我在这里看到有人在咒骂造物和造物主。我经常发现那些从饭店走出来的面孔总是比那些从寺庙走出来的面孔显得更加快乐。

神VS德沙(印度南部食品,一种大米薄饼),德沙似乎更胜一筹。我无法忍受这一切。因此,我慢慢开始对我身边的所有人和所有事。产生越来越多的疑问,对社会结构,,宗教信仰,甚至科学理论,产生越来越多的疑问。因为这些东西没有一个和我的生命体验产生共鸣。

有一天,我开始启程前往查蒙迪山。你们应该去看下这个地方。而且,在迈索尔有这样一个传统。有事的人去查蒙迪山。没事的人也去查蒙迪山。谈恋爱的人去查蒙迪山。失恋的人也去查蒙迪山。我当时正好失恋了,并且也没什么事情做,所以我就启程前往查蒙迪山。

我爬到山上,坐在那里的一块石头上在我生命的那一刻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个是我,而那个是别人或者别的东西但是,那是第一次,我不知道哪个是我哪个不是我。突然,所有的东西都变成“我”。我坐着的那块石头,我呼吸的空气,我周围的环境,我开始变成所有的东西。这听起来像是完全精神错乱的状态。这样的状态,我以为持续了10到15分钟。但是,当我回到正常的意识状态我发现其实已经过去4个半小时了。我一直坐在那里,神智完全清醒。眼睛从没闭上,但是在我的体验里时间一闪而过。

自成年以来,我第一次流下眼泪了。而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平和快乐的人。眼泪是很罕见的事情。但是,在这里,我沉浸在一种完全不同的狂喜之中。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沉浸在这种狂喜之中。当我摇摇头,试图为这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找到一种合乎逻辑的解释时,我那个聪明的头脑唯一能说的就是或许我疯了。

随着这种体验的深化,它开始反复地出现。如果我只是坐在这里,我觉得只是一个片刻的时间,对于别人来说似乎是几个小时。我觉得只过了一分钟,实际上几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某一天,我刚好坐在某一个地方。我真的感觉只过了25到30分钟。但是,当我晃过神来,13天已经过去了。我一直就坐在那个地方,印度还是那个印度。一大群人已经围了过来,花环已经挂在我脖子上,人们在摸我的脚,有的人在问我他的生意会怎样。有的人在问我他的女儿什么时候嫁出去。

所有这些我厌烦的事情,正好发生在我身上。所以,为了避开身边的人群,我不得不离开这个地方。而且随着这种体验在我内在不断深化,有一件事情开始发生在我身上,那就是所有我用来定义“我”的一切,突然变成不是“我”。这个(身体)一直是“我”。但是,我突然发现,这个(身体)只是我吃过的食物的积累结果。我积累起来的东西,可以成为“我的”,但永远不会成为“我”这里只是一大堆储存在我心智中的印象这个身体和心智,并不是“我”而仅仅是“我的”。我和我的身体之间开始有了间隔在我和我的心智(思想)之间开始有了间隔,这也进一步推动我内在的某种体验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对我来说突然失去了意义。我看到的“这里”也是“那里”,“那里”也变成“这里”。“过去”“现在”“未来”完全混乱了。那是一种壮观的混乱但是极度美妙。

所以,我生性多疑的大脑完全无法接受这些。我自己开始做一些试验,这些试验太怪异了,不容易讲清楚。并且其结果听起来就像神话故事一样难于置信。但是,我认识到的一件事情就是:存在并不是以人类为中心。而且,人类的所有体验都是自我制造的。大部分人认为他们的体验是由他们身处的情境所塑造的。

但是所有的人类体验,百分之百是来源于内在的自我创造。我想今天已经有很多科学研究开始得出相同的结论。(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如果所有的体验都创造于内在,如果你的体验的源头在你之内,如果你的体验发生在你之内,如其所是。那么对于生活,你想要有什么样的体验呢?对于你自己,你肯定想获得最大限度的快乐。无论你做任何事,你希望你邻居过得怎样,这或许有待商榷。但是,你自己想要什么,你肯定想获得最大限度的快乐。

当我意识到我的体验来源于我的内在。我不再去盯着东西看,而是开始坐下来,闭上眼睛。这是我生命中一次维度性的转变。从盯着(外物)到闭上眼睛坐下来,这个人体运作机制让我如此地着迷,我完全不想睁开我的眼睛。一整天下来,我一直闭着眼睛,想要看清楚关于这个存在的所有一切。我意识到,如果我拿一小片面包放到这个系统里面,这一小片面包会在几个小时内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而且我开始体验到这片面包也是我的一部分。

这个奇妙的过程,当我对它的觉察越来越明晰,我看到了创造的真正源头,这个身体的真正制造者,这个身体的制造者在我之内。在我看到这一点之后,我知道我可以在24小时之内完全更新我的大脑。超越社会教育、家庭环境、甚至遗传特性的局限,完全改变我自己。我看到,我可以完全改变关于我的所有一切。在24小时之后,我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再过24小时,我又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我就像一个意识清醒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一直在体验各种不同的东西。

有一天,在一场曲棍球游戏中,我扭断了我的左脚踝。于是我找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我感到极度的疼痛,而且,那时我又是一个长期的气喘病患者。当时我的气喘病也开始发作,非常严重。同时遭受这样的疼痛和呼吸的极度困难。绝不是什么小事。在那个时刻,一个想法突然涌现。如果这个身体的制造者在我之内,为什么我不能从内在去修复它呢?我开始有了某种决心。如果这是真的,那我肯定能让它去修复它自己。否则,我就是完全走错方向了。于是,我坐下来,闭上眼睛,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当我睁开眼睛,我的气喘已经停止发作。后来再也没发作过。并且,最重要的是,我扭断的脚完全复原了。在仅仅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


借助这次的经验,我开始创造出一些方法和系统,通过这些方法和系统,每一个人都可以和那个存在于(人类)系统之内的智能建立连接。这个智能可以让一小片面包转化为人体的一部分。存在于人类系统之内的这种智慧,这种能力并不仅仅指人类的思维过程。这种智能存在于每个人之内,但遗憾的是,它一直处于未开发状态。于是,我开始创造出一些系统,一些能让今天的人们去实际使用的系统。这些致力于改善内在状态的技术,这些能让你自主改造内在状态的方法。正在被数百万人所使用,人们正在享受其带来的益处。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有一种如此高级的智慧和能力。遍布人体的每一毫米之内,人体的每一点之内,不仅仅存在于思维过程之中。

这种智能完全未被人类社会开发过。通过一些方法,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当我处于这种进程之中,我看到的是,究竟是什么,在界定什么是我和什么不是我。我可以拿起这一小片面包,并且让其转化为我的一部分。如果我观察这个身体,它只是我借来的,属于这个地球的一小片东西。但为什么这个和这个(身体)是分离的。于是,我发现实际上仅仅是那些感知的界限。在界定什么是我和什么不是我。对于这里,我有知觉,所以,这是我。而对于那边,我似乎没有这种知觉,所以,那不是我。

当我观察这种感知的界限 ,非常非常仔细地从我内在去观察它。这是那段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仍然闭着眼睛的时期,我意识到,这种感知的界限能够被延伸、被扩展。同时,也能被压缩到比原来更小的范围。你可以坐在这里,而同时对发生在你手上的事情没有任何知觉。在某种程度上,睡眠就是如此,或者,你可以坐在这里而同时让你的感觉界限延展到这整个大厅。那么,任何在你感知界限之内的东西,你都能体验到它们是“我自己”。这里有一杯水,这不是我。很明显,但是,如果你喝下它,你就把它包含在你的感知界限之内。于是,它就变成了你(的一部分)。

所以,如果你把你的感知界限抛洒出去让其延伸扩展,你就可以坐在这里,同时体验到这个大厅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你自己。你可以让其进一步延展,去体验宇宙之境。如同你体验你自己的身体,这种包含性的感知,如果它成为你的体验。当这种感知成为我的体验,我突然意识到,变得慈爱无需某人的教导。变得有同情心,不是一种理念。变得有同理心,并不是一些神秘奥妙的行为准则。这就是人性的组成部分。只要一个人不用那些他不是的东西来定义他自己。不让他的意识束缚于这些认同感。

如果你不把自己等同于任何你通过时间积累起来的东西。包括你的身体和思想。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对于外在境况,我们每一个人的能力各有不同。但是,对于内在境况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相同的能力。没有一个人会比其他人更优秀。当我们谈到内在领域时,仅仅在外部境况中,我们的能力才有所不同。如果这种包含性,成为人类体验的一部分,如果你能坐在这里而同时体验到你周围的人也是你自己(的一部分)。我想我就不用教你如何变得善良了。我想我就不用教你如何去爱了。我想我就不用教你如何去关怀了。因为,关怀这一个是非常非常自认的事情。这是根植于存在的本质之中的。

毫无疑问,这种包含性需要成为人类体验的一部分。所以,我的工作和生活,就是致力于让更多的人能体验到这种包含性。如果人类能体验到这种包含性,尤其是那些站在领导位置的人,那些掌控权利并担负重任的人,那我们肯定能找到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法。因为,今天,我们作为这一代的人类这是意义重大的。这是第一次,我们能够去应对这个地球上的所有人类的问题。粮食问题,健康问题,教育问题,生态问题……所有你能想到的问题,我们能够应对所有这一切。这是第一次,我们拥有了必需的资源,能力和科技来解决这些问题。

但是,我们是否会这样做仅仅取决于我们能以多大的包含性去体验生命。如果你站在这里,同时能体验到这个地球也是你(的一部分)。我不认为,我还需要告诉你去“关心它”,每个人都会尽其所能,如果我们没有这种包含性,我们能做的,我们不会去做,在生活中,我们不做我们做不到的事情,这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我们不做我们能做的事情,我们就是一个失败者。我的期望和我的工作(目标)就是能看到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变成那样的失败者。对于我们能做的,我们一定会去做。我们现在能做的事情和我们100年前能做的事情相比,差别是如此地巨大,如此地惊人。但是,现在缺少的是一种包含一切的意识,一种包含万物的生命体验。

要是,我们能实现这一点,在处于领导位置的人中,在普通民众中,只有那样,我们才会找到能让所有人受益的解决方案。否则,我只会浅尝辄止。一直以寻求解决方案之名,制造出越来越多的问题。如果我们真的想要彻底、完整地解决人类的问题。那么,这种绝对的包含性必须成为人类意识的一部分。而且,这是完全可能的。

非常感谢!





一口井瑜伽


一生只做一件事

一生做好一件事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苹果手机土豪专用打赏码

一口井瑜伽

瑜伽丨花艺丨茶道净食丨摄影丨手作丨游学 | 静修丨

中国·湖南长沙

总店:中海国际社区四期七栋一楼

分店:中海国际社区一期香樟街三栋一楼

微信:372451033

电话:18670012103


愿你能成为你所在之处的那道光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