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白话(七)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3-02 15:50:0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时,如来对阿难所请求开示都已分别解答完了,,却又回到狮子座上,再次对大众及阿难说:你们这些有学声闻缘觉,今天已经舍弃小乘,回心向大,趋向菩提的无上妙觉,我也已经为你们宣说了真实修行的佛法。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在修习奢摩他定中,起微密观照的时候,还有很多微细魔事。倘若魔境出现,不懂得辨别,就会错以邪为正,将妄作真。修定原是要洗除心中污垢,但不识魔境,就不得正心,难免要落于邪网。魔境是自己的五阴魔,或是天魔,或是鬼神,或遇魑魅,心中若昏迷糊涂,就不能辨识,终于上了大当,将魔作佛,就等于认贼作子。

为什么这些天魔鬼神会来扰乱你的道业呢?因为你的定力有点成就,他们的魔宫就会被摧毁,故他们对真修道人,疾恶如仇,恨不得把他的禅定功夫粉碎,令他走火入魔。若不认清魔事,被魔得便,等于招贼入舍,用虚妄错假把你的如来藏性完全蒙蔽。
或者有些人,得少为足,不求上进。如无闻比丘,只修无想定,没有正慧。到达四禅天果位之后,却误以为已经证得阿罗汉果。其实,初果罗汉七来人间,七生天上。二果罗汉要一生人间,一生天上。三果罗汉不会再来欲界受生。四果罗汉叫做无生,已断分段生死。而四禅天还在色界里,并未超出三界,与四果罗汉大有距离。所以无闻比丘说自己证得阿罗汉果,是妄言证圣。
等到天上福报已满,想心又起,衰相现前,他不知自己的道路是错误的,本就不会证圣果,反而认为佛说阿罗汉不受后有,是骗人的妄言,因此谤佛谤法,必定堕入阿鼻地狱。阿难,你们现在要专心听,我为你们仔细地分辨。
阿难当即站起来,和会中有学等众,都欢喜地向佛顶礼,俯首恭听慈诲。
佛告诉阿难及在会大众说:你们应当知道,这个由起惑而造业,由造业而受报的有漏世界,其中的十二类众生,本具的妙明觉性,圆满周遍的真心,是与十方如来,并没有二样,没有差别的。
自性既和佛无二无别,众生为何又不是佛呢?错处便是从无始以来,被无明迷惑住真心,因为愚凝妄想,不能如实认知真如法性,不觉生妄动心而生虚妄爱染,于是化本来的一真心体,而为真妄和合的阿赖耶识。再依它所产生的业识,引发显现虚妄的能见的见分。能见既然是妄,所见自然不是真实。因为贪迷虚妄,所以就导致真性本心清澈光明被蒙蔽,完全变成晦昧的顽空。以妄见对妄空,转觉成妄,因此就生起化 除迷妄的心念。迷妄本来就是妄,本不需要真的去化。但是众生迷惑,所以陷入这个虚妄颠倒的化中。因这化迷的心念相续不息,便于空中妄见色相的世界,因此就产生了一切虚妄的世界。所以这十方微尘数的国土,都不是清净无漏的真实世界,而是由迷幻妄想所建立的。
其实这个无边无际的虚空,也是生在你的心中。若是将这虚空,置于你本觉真心之内,就好像你现在所见的太空中,飘起一片浮云,这虚空就是渺小而虚幻。更何况十方世界还是包藏在虚空之中呢?这和前面文殊师利菩萨所说的偈颂: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是同一道理。形容自性遍满一切处,而世界渺小虚幻,哪有可执着和留恋的地方呢?
你们大众之中,倘若有人能发现本有的真心,返本还原,复归于法界体性,即证果成佛,则虚妄显现的十方虚空乃至一切世界的所有国土,立即冰销瓦解。
你们修习禅定,严守三摩地,无论行住坐卧,都要忘尘照性,时常保持正定,不昏沉、不散乱,就能与十方菩萨和一切无漏的大阿罗汉,心心相通而吻合,打成一片,当处就湛然清净,周遍法界,一切虚空法界顿消。为何会互相吻合?因为大家都修楞严大定,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所以彼此心灵互相通合,不只和菩萨及大阿罗汉,就和佛的灵性也互相通合的。因为真性佛心,根本无二。
得到楞严大定,证到真三摩地,这时一切魔王,及各凡夫天(即是六欲四禅,乃到外道无想诸天等),见到自己所住的宫殿,无故崩坏,大地震动,天翻地覆,连水中的河神海神,地上的山神土神,空中的飞行夜叉等等鬼神,没有不仓皇惊怖。只有凡夫肉眼,昏昧无知,不能察觉这种变迁,还胡乱以为是阴阳失调呢。
那些魔王及妖灵精怪等等都有五种神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只是没有漏尽通,因还不能看破一切都是虚幻,便留恋这个尘劳烦恼的世界,当然不肯任你摧裂他的宫殿。所以一切鬼神、天人、魑魅魍魉,以及魔王,必会在你修习正定之时,联合起来破坏你的禅定。
虽然这些天魔妖怪,都怀着愤怒来扰害你,但究竟是虚妄尘劳中所起的邪妄行为,而你所修的是妙觉心中本具真实正定。以生灭的虚妄邪行,来破坏真实的常心正定,当然邪不敌正,就如以风吹光,用刀斩水,不会起作用。你的正定比如沸汤,邪妄比如坚冰,沸汤浇坚冰,当然就会销溶。徒然仗着神通力,终归是过路客,不能久留的。
成就他们破坏力量的不是他们,而是由你自己心中的五阴主人,若是昏迷不悟,外客便有机可乘,乘虚而入,来扰乱你。如果主人能时常在正定中,慧照观察,不受其惑,则他们的神通魔力如何厉害,对你也没有办法。你的阴境消亡,就证入大光明藏。那些邪魔鬼怪,只是秉受幽暗之气,结成幻形,而你的正定光明有如烈日,明能破暗,一经接近,幽暗自然消失,又怎敢来扰乱你的禅定呢?
倘若五阴主人,不能辨别邪正,对当前的虚幻境相,昏迷不觉,妄起亲厌爱憎。如果是这样,你阿难则必定会作为他们的魔子魔民。凡所修为,都是魔业,终至成为魔类。
比如摩登伽女,本来是很渺小、很卑劣的,她不过使用梵天神咒,便咒得你几乎要破坏佛的律仪,于八万细行中,诋毁你和女身相触一戒。你虽曾受她淫躬抚摩,幸亏你的心中还是清净,故未曾毁坏戒体,尚不致沦溺于苦海。
摩登伽难尚为渺小,而这些阴魔现前,目的乃要毁你法身,断你慧命,使你全部俱遭沦堕。如宰相大臣犯了王法,被削职灭族,辗转飘零无可哀救。所以,一定要警惕呀。
另外,各位学者要知道,虚妄显现的一切境界,都必定不能离开因果因缘的规则。无明众生显现出来的一切状态,无非正报依报而已。究竟处,全部都是自性本心的作用,如同水性变幻无量波浪。而众生迷于波浪,就会反复的对波浪的大小高低贵贱好坏,产生无量的分别计较,乃至用波浪还可比喻一切现象,环境,念头,知识,意识等等,一切其实都是因果因缘状态。本心随各自不同的因果因缘,显现出相应的对应各个众生的所知量的因果戏,起到完成这个戏的作用。一切众生迷惑表象之戏,不见水性本体。所以,就只能陷在波浪上流转,没完没了。
无论显现的任何状态,还是所感受到的任何境界,都是无常生灭,都不是真正的自性本心。在后面的五十阴魔当中,所讲述的也是这个道理。众生沉迷因果显现的境界状况,不知道依然是无常生灭的幻花状态,错以为真,就会招感魔性干扰。但是这个魔性干扰,其实还是因缘的状态,还是不能出离因缘的圈子。
看明白上述的表达,就能帮助大家更好的理解和体悟下述的易招魔的状态。一切诸魔的死穴,就是不能离相,反复固执的沉浸在虚幻错觉的状态中不能出离。而无论任何念头,想法,知见,逻辑观念,以及所显现出来的任何状态,包括一切能感受到的境界,无非因果上的正依报而已,是变化无常的,是戏中之物。学者若不能看清,就容易掉进陷阱。
佛说:阿难,你应当知道,当修正定反闻功夫的时候,要忘掉一切六尘境象,把一切妄念都消灭。妄念消尽,真心实性才能显现,就能于一切时一切处,心中精而不杂,明而不昧。外境的任何虚妄动静尘相,都不能迷惑住你。这时的你,念起也不会忆,念止也不会忘,忆忘一如,就好像影像离去,镜体不变。
此时,三昧现前,入于正定。然而定力还没有深厚,就好像明眼人在幽暗处一样,虽然是六精之性,妙净明心本来圆满周遍,但因色阴未破,心光不能显现,所以所见之处,都是一片黑暗,没有光明。这叫做色阴覆盖。
若到定力功深,心光明照,黑暗全消,十方洞开,都成光明世界。这时就能内观五脏六腑,外观山河大地,无所隔碍,巨细分明,没有幽暗之相,这叫色阴已尽。色阴既破,这人就能超出劫浊。再反观从前的幽暗之处时,原是沉迷虚妄错觉的空见不分之相。如今定力既深,色空双亡,才能超出劫浊,由此而知,此色阴原来是错觉上的坚固妄想而导致。所以,色阴色境都是妄想中显现出来的。
现在讲五阴魔:色、受、想、行、识各十种魔,共五十种。修道人要特别注意,对这五十阴魔,必须认识清楚,否则就很容易做了魔王的眷属,自己还不知道。
阿难,当色阴的虚妄覆盖将要灭掉,十方洞开,离开虚妄显现一切景象的时候,再精细研究妙明的闻性。闻性本是周遍法界,没有隔碍。只因众生妄认四大为身,则内外尘相交织,形成虚妄的质碍。现在既然精研功深,则内外四大,破掉了虚妄中的交织相,就成虚幻,就好像云和影子一样,并不存在真的障碍。顷刻之间,就能离开肉体,可以穿墙透壁,无所障碍,这就叫做意生身,也叫心光发露,流溢于当前虚妄的一切虚妄色境。这是因定力功深,暂得虚融之相,稍一懈怠,便会失掉。所以这还不是圣人实证的不再退失的真性。如果不作圣境想,不知少为足而生欢喜心和执着,就叫做善境界。如果错误的认为是已证圣果,就会堕入群邪的陷阱,受群魔的扰恼,渐成大害。
为什么会有这种魔境?是因为修道用功,到有功夫时,魔就来干扰你。这时候一定要如如不动,了了常明,不要生欢喜心,要若无其事,不以为这是证到了圣果的境界。如果有一念自满的贡高心,魔就乘机而入,把你摆布得昏昏迷迷、摇摇荡荡,失去了定力。所以修道一定要真正明白道理,才不致走错路,陷入魔之圈套。
阿难,还是以这个禅定之心,进一步加深,于禅定中,用能观智来观所观的闻性,观久功深的时候,就能心光内彻,可以透视身内有很多大小蛲蛔,还能自己用手将蛔虫捡出。虽然探手身中,身体及蛲蛔也不会损伤破裂,这叫心精妙明流溢于形体内,所以五脏能够虚融,通明透彻。但这是因定力到极精明处,暂时出现的现象,还是虚妄境界,并非真正圣人所证之真性。如果不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这就是将要破掉色阴的先兆。如果错误的以为这个虚妄之境就是证圣果,必为魔所乘,终受其扰乱侵害。
又以此禅定心,精细研究妙明的闻性,定功再深一层,就能内身和外境相感虚融透彻。这时魂魄意志精神,除身根受识执持之外,其余都能相互涉入,互为宾主。忽然于虚空之中,闻有说法的声音,或闻十方世界同时演说深密妙义。这些都是正常的因缘显现境界,或是前生听过、重习过的经典,藏于识性中,现在随缘发挥出来,但这些只是暂时显现而已,并不是圣人实证之境界。如果不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也是即将破色阴先兆,是好事。若心生执着,而且错误的以为这个虚妄景象就是证真果,心生欢喜,即为魔所乘,而受其害。
又于此禅定心中,继续深定,止观不二,深伏烦恼。这时心性澄清,内心发出光辉,照见十方无情世界,遍作阎浮檀紫光之色。一切有情十二类众生,尽化为诸佛如来。这时忽然看见毗卢遮那佛,即法身佛,踞坐于天光台上,受千佛围绕,百亿国土,以及莲花,同时出现。这是华藏世界显现的境界。因为此修行者,从前看经闻法,所遗留于八识田中的印象。所以能于定中心光影现而反映出来。这依然不过是暂时的因缘现象,而非圣人实证之境界。如果不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若作证圣果想,依然还是迷于虚妄相,便会受魔所侵扰,失去正定。
又以此修定之心,精进修行,以妙明闻性,专心绵密观照,降伏妄念,全部修行用在定上。这时忽然看见十方虚空,都变成七宝或百宝颜色,同时遍满,不相妨碍,青黄赤白等色,各各纯粹显现而不混杂。这是因定中用心太过,反而超过了慧,暂时出现的因缘上的现象,并不是真正的圣果。如果不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若错把此妄境当作证圣果想,必定会受群魔所扰害,失去正定。
又以此精进修定之心,澄静无染,入定入慧而不乱。能够定慧均等。心细到了极点的时候,忽然能于黑暗中,看见种种东西,和白天所见的完全一样。而暗室中物,依然如故,也不除灭。这是因心光细密,所以能见暗察微。但这些依然只是暂时显现的因缘幻境,不是真正的圣者实证。如果不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若把此虚妄显现境界作证果想,便会堕魔陷阱,而受其扰害。
又以此修定之心,修习反闻闻自性,日渐功深,然后达到一个状态:内身外境,都可以融合,如同一切变为虚幻而不能相互障碍,如此便圆入非有非无之境,契入真空无碍之理。这时身体四肢,感觉上就和草木一样,火烧刀砍,没有感觉。纵使火光焚烧,也不能令其体热。刀削其肉,也像削木头一样,没有感觉。众生一向执四大为我,今由止观力增强,错觉上的色阴将要破除,才到了知四大非我的境界,所以火烧刀砍,也没有感觉。这种状态就是色尘消散,四大排遣的先兆。因为专心于反闻,心力纯一,所以能得到忘身的状态,但这依然只是暂时的因缘显现境界,不是圣人永证之果。如果不是错误的当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若误把这些当作证真果去想,依然还是落相的陷阱,就会入魔圈套,受其扰害。
又以此禅定心中,深入空境,诸妄不生,就能成就身心清净。净心功夫深厚,即止观纯熟,没有我执,只存清净观照之心,净极光通达。因此能见同居土中,十方山河大地,都变成佛国,具足七宝,光芒交映。又能见到恒河沙数诸佛如来遍满世界,宫殿楼阁庄严华丽。甚至下见地狱,上观天宫,都没有障碍。这是因为平日喜净而排斥污秽之意识,不断加深凝想而成。所以于现在的禅定中,被反闻之心光所逼而化现的景象,但这个依然只是暂时出现的因缘境界,是妄想虚幻,并不是圣人真正的证境。如果不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若误把这些当作证真果,就受群魔所扰。
又于此禅定心中,一直加深追究到极深远,虚妄色尘就不能起迷惑障碍作用。此时,就能忽然于半夜,能够看见远方的市井街巷,亲族眷属,就象在眼前一样清晰,还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这是因为禅定之力逼到极处,可使心光外射,所以即使远隔也能可见可闻。但这只是暂时景象,是因缘上的虚妄幻现境界,并不是圣人实证的真性。
自心根本没有任何束缚,只是众生卡在各个角度,不知业缘为梦为幻为戏,所以就把业缘中相应的逻辑、规则、状态等等当真。其实一切现象都是同一个自心的妙用,哪有什么卡住?哪有什么远近之分?如果通达自性真体之理,就不存在任何问题。如果卡在表象,以自己的逻辑观念为基础,知少为足,就会迷失真实本心,而不断的落入一切生灭无常的陷阱。因此,如上境界,如果不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若错误的把这些当作证果想,就受邪魔所扰。
又以此禅定心,不断深入,直到极境地,虚妄色阴即将要破,但是还没有彻底全破的时候,魔宫震动,诸魔恼怒,必定前来采取多方面,多形式的扰乱,所以,有时候会使这个修禅之人,忽然就在定中虚妄的见到善知识,身体能够无端转变迁移,或变作佛身,菩萨,天人龙畜,男女老幼,刹那之间显现种种变化。这都是在禅定中疏忽而防心不密,偶起杂念而不觉,所以受到鬼魅迷惑扰乱,或者是遭遇天魔入其心腹,把持他的精神,启发他的狂慧,他能无故便说出通达密义的妙法。这只是魔力使然,并不是自己真正开悟。如果能够彻底看破这个依然还是虚妄无常,是根尘相对的虚妄意识逻辑等等,其中任何所谓的我念,我心等等,一切统统皆为虚妄,就不会受之误导。不把这种状态错误的当成证圣果,不会生欢喜心,这样,魔事便自然消灭。若作证圣果想,就会受邪魔侵害。这是色阴第十种阴魔。
阿难,上述修定中所出现的十种境界,都是因色阴将破未破的时候,真正的本心正见之理还不透彻,正定没有达到真正的精纯,所以便有禅观和妄想互相交战,才会有这些境界显现。而众生向来是顽昧无知,又知少为足,不能真正的明了本心包罗一切,不会卡在任何一处,一切境界虚花无非都是真心的妙现,包括任何境界,知见,逻辑等等。所以,就很容易被显现的境界所迷惑。一切无常生灭哪里不是因果?哪里不是因缘?甚至于诸魔显现的干扰现象和状态,又怎能脱离因果因缘的范畴而凭空出现?况且,众生本身原是生死凡夫,岂能一下子就得到证果成佛?因此一遇到这种境界,不能辨识,反生欢喜,以为已经证圣果,这是未证言证,未得谓得,成大妄语,致堕无间地狱,经无量劫,不能出离。
阿难,你们应该依照我的教诲,于如来灭度以后,将来在末法时代,宣说这些道理,让那些真正的修行者,知道定中出现的境界并不是真实的,不要生执着。不要使天魔外道有机可乘,扰乱侵害。还要保护及庇护真正修行者,使他们能安全的早日渐次证入圆通,成就真实无上菩提道果。
如果这个修定的人,不为以上十境所惑,继续精进,当修习三摩提(正定),及修奢摩他(微密观照、止)的时候,已能看破色阴虚妄,不再受到虚妄幽暗束缚,而能遍见光明境界,甚至见到诸佛心。其实这个状态,不过如同见到镜中像一样,好像得其体,依然切生灭无常的陷阱。因此,如上境界,如果不作圣解,就可以作为因缘上的善境界。若错误的把这些当作证果想,就受邪魔所扰。
又以此禅定心,不断深入,直到极境地,虚妄色阴即将要破,但是还没有彻底全破的时候,魔宫震动,诸魔恼怒,必定前来采取多方面,多形式的扰乱,所以,有时候会使这个修禅之人,忽然就在定中虚妄的见到善知识,身体能够无端转变迁移,或变作佛身,菩萨,天人龙畜,男女老幼,刹那之间显现种种变化。这都是在禅定中疏忽而防心不密,偶起杂念而不觉,所以受到鬼魅迷惑扰乱,或者是遭遇天魔入其心腹,把持他的精神,启发他的狂慧,他能无故便说出通达密义的妙法。这只是魔力使然,并不是自己真正开悟。如果能够彻底看破这个依然还是虚妄无常,是根尘相对的虚妄意识逻辑等等,其中任何所谓的我念,我心等等,一切统统皆为虚妄,就不会受之误导。不把这种状态错误的当成证圣果,不会生欢喜心,这样,魔事便自然消灭。若作证圣果想,就会受邪魔侵害。这是色阴第十种阴魔。
阿难,上述修定中所出现的十种境界,都是因色阴将破未破的时候,真正的本心正见之理还不透彻,正定没有达到真正的精纯,所以便有禅观和妄想互相交战,才会有这些境界显现。而众生向来是顽昧无知,又知少为足,不能真正的明了本心包罗一切,不会卡在任何一处,一切境界虚花无非都是真心的妙现,包括任何境界,知见,逻辑等等。所以,就很容易被显现的境界所迷惑。一切无常生灭哪里不是因果?哪里不是因缘?甚至于诸魔显现的干扰现象和状态,又怎能脱离因果因缘的范畴而凭空出现?况且,众生本身原是生死凡夫,岂能一下子就得到证果成佛?因此一遇到这种境界,不能辨识,反生欢喜,以为已经证圣果,这是未证言证,未得谓得,成大妄语,致堕无间地狱,经无量劫,不能出离。
阿难,你们应该依照我的教诲,于如来灭度以后,将来在末法时代,宣说这些道理,让那些真正的修行者,知道定中出现的境界并不是真实的,不要生执着。不要使天魔外道有机可乘,扰乱侵害。还要保护及庇护真正修行者,使他们能安全的早日渐次证入圆通,成就真实无上菩提道果。
如果这个修定的人,不为以上十境所惑,继续精进,当修习三摩提(正定),及修奢摩他(微密观照、止)的时候,已能看破色阴虚妄,不再受到虚妄幽暗束缚,而能遍见光明境界,甚至见到诸佛心。其实这个状态,不过如同见到镜中像一样,好像得其体,依然不是真正契入,不能称体起用而通达无碍。所以,这个还不是真正的圣境。因心虽出窍,但身根虚妄还在,还有错觉上感受的执着。就如人遭受魇魅,虽然见闻清楚,心里也明白,但力不从心,四肢动弹不得,这就叫受阴区宇。
只有受阴彻底破掉,虚妄束缚不再起作用,才能够得到自由,没有执,没有受,心就能离开虚妄的假合身体。此心叫做意生身,能够反观自己的面貌,来去自由,不再有所障碍,不再受肉身所牵制。这时受阴尽,就能不再受虚妄见浊所束缚。如果仔细观照这个受阴的来处,其实还是对虚妄显现的境界而产生的虚妄执着,错误的把颠倒妄想当成根本。因此,受阴依然是虚妄所生,没有真实的来处。
阿难,修定的人,在色阴已彻底破掉,但是受阴未破之时,已得到大光耀。因为虚妄色阴不再蒙蔽,所以此时就象明眼人,能见十方洞开,不再有幽暗状态。这时心中明白,心佛众生,本无差别,只因众生迷妄,而枉受虚妄中的轮回之苦。于是就开始自责自咎,恨不得早悟而能度众生。因用功太急,便有时忽然就生出了无穷悲心,遍观水陆飞行一切众生,乃至蚊虫,都如赤子,心生怜悯,不觉流泪。
此人这时没有正见正觉,迷惑在无常生灭状态中。因为用心过重,以致成悲。其实这个还是无常的因缘显现,绝对不是圣人所证的同体大悲。同体大悲是指彻入本心,本心自具的慈悲妙用,并不是因缘的产物,与真心本性根本无二。因缘生灭上的这个无常悲心怎么会是本心不生不灭的同体大悲呢?如果修行人能及时觉悟,提起正念,过段时间,这个状态就会自然消歇,就没有什么过咎。因为一切因果因缘,必定不是永恒,注定要无常生灭的。如果错误的以为这就是证得佛的同体大悲,其实就是卡在因果显现的虚妄状态相上,迷于错假,便会招致悲魔,乘虚而入,潜藏于五脏六腑之内,一见人就不禁悲啼哀泣,以致失去正受,而成为邪受。不但不能精进,反而堕落。正受,就是彻悟真心根本,不染一切虚妄生灭尘缘。邪受,就是被一切本心显现的因缘状态所迷惑,而卡在这个虚妄境界或感受上,不能回归本心。
阿难,有些修禅定的人,虚妄色阴已破掉,但是虚妄受阴暂时还没有破除。他们有时会看见诸佛之心,如明镜像,能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心和诸佛同体一样,不禁感激万分。其实自己的任何念头和感受,都是因果因缘的戏论,哪里有真正的自己?还是生灭无常的虚妄呀。但是,修行不知这个正见道理,因沉浸在这个虚妄显现的感激妄念上,不知是妄,反以为是真,就会随着继续迷惑下去。此时会忽然产生无限勇气,心志非常猛利,一定要和诸佛相等。还妄说佛要经三大阿僧劫修福慧,才能成道。现在我能一念不生当下就是佛,在一生中,便能超越三祇修证。其实这个心念还是虚妄,不是真心。但是修者已经沉迷,所以不能觉悟,由此失去正受,而妄起各种邪见,当然不能精进,反而堕落。
这些都是用功太急,欲求超越直接到佛乘,而妄生自大之心,并不是真正的圣人按部就班的实证境界。若能觉悟,这个其实还是因缘,日久自大之念自然歇息,便无妨碍。若错认为是圣证,就会有贡高我慢的狂魔入其心腑,控制其识,逢人便夸自己是最高最大,甚至上无佛,下无人,唯我独尊。这样便失去正定正受,妄起各种邪见,终至沉沦而堕落。
又修正定的人,见色阴已消尽,但还是沉浸在虚妄中,有时会呈现一片虚明的境界。想要向前进,但还未能彻底照破受阴。想要向后退,但色阴已尽,没有安住的地方。这就是因为定多慧少,观照力不够,所以堕在色受二阴之间,进退不得,心中焦虑。此时会忽然心生大枯渴,于一切时,都在沉忆枯渴中,不会散失。此人不知道这个依然是妄想的因缘相,还以为沉忆既久必有所获,就把这个枯渴沉忆不散之心,错误的当成勤修精进之相。这是由于修习三摩地时,定多慧少而导致。若能及早觉悟,不落在这个因缘上的沉忆上,提起正念,使定慧均等,则无过咎。如果以为是证圣果,就有忆魔乘机潜入他的心腑,控制他的神识,使心不由己,日夜悬心一处。因失去正受正定,没有智慧自救,终于沉沦苦海,堕落恶道。
又修禅定的人,色阴已破尽,暂时还没有破掉虚妄受阴的束缚。此人用功太过猛利,但慧多定少,以为心即是佛,佛即是心,常常把这个念头存在胸中,还常怀疑自己就是毗卢遮那佛,法身佛,那就不假修成了。这真是得少为足,画地自限。这种因缘就叫做用心有偏,忘失了正见的无见之念,陶醉于自己的邪知邪见中。若能觉悟这个不是真正的证圣果状态,就没有过咎。如果以为是证圣果,就有下劣的自满魔,乘机入其心腑,控制他的神识,见人就说已经得到无上菩提第一义谛。从此就失去正受,心随魔转,终于沉沦堕落。
又修禅定的人,虚妄色阴已破,受阴现前。虽得见佛心,但还不能真正契入。而原有的心又忘失,瞻前顾后,进退两难,无法用心,自生恐怖。忽然生起无穷的忧虑,如坐针床,如饮毒药,不愿求生,但愿求死。甚至请求别人,结束他的性命,希望早得解脱。这是修行人不知道当前的境界只是因缘的一个生灭过程,是自心显现的无常相,所以此人便失去智慧的观照,以致产生过份的恐惧。若能悟知这不是证圣果,只是虚妄显现的幻境,不必忧愁,那就不会成为过咎。如果以为是证圣果,就有一分常忧愁魔,入其心腑,控制他的神识,使心不由己。还手执刀剑,教他自剖其肉,鼓励他速死。或者使他常常忧愁,隐藏入山林,逃避现实,不愿见人。从此就失去正受,妄起邪见,终至沉沦堕落。
又修禅定的人,虚妄色阴已破,受阴现前。呈现一片虚明景象,修者在这清净虚明之中,忽然会产生无限的欢欣情绪,心中的喜悦,不能自止,这就名为轻安。这个境界和感受,只不过是定心成就的暂时现象,其实还是自性本心随因缘显现的无常生灭状态。但是修者因缺乏智慧观照,所以不能觉悟和控制这个喜悦的感受。若能觉悟,就不会成为过咎。若错误的认为这个是证圣果而留恋不舍,就有一分好喜乐魔,乘机潜入他的心腑,控制他的神识,使心不由己,见人就笑。还常于街头路边,自歌自舞,任情放纵,自以为已得无碍解脱,从此就失去正受,妄生邪见,终于沉沦堕落。
又修定的人,见色阴尽,受阴现前,呈现一片虚明景象,修人不知这个还是自性显现的随缘生灭状态,反而错误的以为一切妄惑已尽,圆证一真。于是忽然无端生起大我慢,对于不如自己的,就会傲慢。与人相等的,也自以为比别人强。对于尊胜的也以为自己更尊胜。本不如人,却自以为胜过别人。自己本来全无德行,却自以为有德。对强过他太多的,又自苦下劣,不求见贤思齐,反而傲慢不敬。这些轻慢的心理,都能出现。甚至心中连十方诸佛菩萨都轻视,更何况下位声闻缘觉呢?这就是没有正确的知见,缺乏观察自救的智慧。还是迷惑在错觉颠倒的虚妄相上纠缠,不能明理自性真如本体。如果他能觉悟法性平等,没有高下,众生尚不敢轻慢,十方佛菩萨就更不能了。如此,他的这个虚妄显现的我慢心就会自然消灭,不为过咎。如果错以为自己是证圣果,自认是佛,就有一分大我慢魔,乘机潜入其心腑,摄持他的神识,肆无忌惮。不礼佛、不拜塔,摧毁经典,还会对大家胡说:佛像是金石土木雕塑的,佛经不过是树叶或绢帛所写的文字。我这肉身才是真常活佛,你们不恭敬礼拜,反去崇拜金石土木,实在是颠倒愚痴。有的深信徒众,就跟着他毁经碎像。如此贻误众生,必落无间地狱。此人便从此失去正受,妄生邪见,终于沉沦堕落。
又修定的人,见色阴消,受阴现,呈现一片虚明,在自己的意识心中,悟到圆明之理,于是便了无挂碍,无不随心顺意,此人便产生了无限轻安的感受。因修者不能真正深入根本,于是就错误的认为自己已成圣果,得大自在。其实这只是定中慧胜,圆悟精明之理,而获轻安清净境界,还是因缘上显现出来的生灭状态,并不是真正的圣人所证的自性真实境界。若能及早觉悟者,继续修定,则无过咎。如果错误认为是证圣果,则有一分好轻清魔,乘机入其心腑,摄其神识,自满自足,认为自己不必再求上进。这一类人多数属于无想天,如无闻比丘,未得谓得,未证言证。等到临命终时,衰相出现,不知道自己落在虚妄因果中,并不是佛陀说的真正本心境界。反而以为佛陀说的不对,便又开始毁谤佛法。他这样诽谤佛法,贻误众生,断菩提种,是必定要堕阿鼻地狱的。因失去正受,妄生邪见,就会从此沉沦堕落。
又修定的人,因色阴消失,受阴现前,此时受阴虚明之性显现,在十方洞开的虚明中,这个修行人心中忽然生起净空之念,以为一死永灭。此人不知道这个还是因缘上的虚妄显现,不是真正的本心,于是就知少为足,把本心随缘显现的虚妄境界当真,就开始妄说无因无果,无佛无众生,无罪无福,堕入断灭空境。这个因为迷惑于虚妄显现境界而得出的空的知见既然显现,此人又知少为足而看不破,他就会长时间存有断灭的邪见。其实,这只是定心失去了慧照观察的缘故,而沉迷卡在虚妄显现的净空中,这个状态其实就是因缘,是本心随缘显现的生灭状,但是他没有真心正见,看不破,所以就生断灭之想。若能觉察这只是妄缘的无常妄相,不是圣人所证之究竟真空,便无过咎。假若错误的以为这就是证圣果,留恋不舍,就有空魔,乘机入其心腑,摄其神识,于是他会执空更甚。甚至诽谤持戒为小乘,自己是大乘菩萨,所谓大象不行于兔径,大悟不拘于小节,菩萨既悟空理,有什么持戒犯戒可说等等。故饮酒食肉无非解脱之场,贪嗔痴慢总是菩提之道。所以常在信众面前,饮酒食肉,广行淫秽。因魔力役使,能以各种巧妙言词,掩盖他破戒恶行,使迷惑众生深信不疑。魔鬼入心既久,薰染渐深,最后竟然吃屎饮尿,认为净秽俱空。而且,还会破坏佛制的戒律威仪,放纵淫欲。以为这个就是 “不垢不净”,任意胡乱曲解经意,诳惑他人犯罪,失于正受,而沉沦堕入魔道。
又修定的人,见色阴消失,受阴现前,就贪图受阴的虚妄之境,执着这个虚妄感受而不舍,如此不断的深入心骨。忽然就会产生无限的爱欲,爱到极处,欲境当前,疯狂不能自持,见人都爱,变成贪欲。这是对定中显现的安乐顺适之境,深入心骨所致。因缺少慧力,不能看破这个境界其实还是自性随缘显现的无常生灭相,所以就会随妄相而流转,由此变为爱欲。若能觉悟这个依然还是虚妄所生,并不是真正的本性真体,能够立刻觉悟,不再贪恋虚妄显现的安乐境界和一切感受,则能继续前进修行,没有过咎。如果一直不觉悟,错误的以为这就是证圣果,则有欲魔入其心腑,控制他的神识,宣说贪欲爱欲就是菩提之道。自己常行淫欲,又教别人行淫欲事,不分僧俗,平等行淫。还胡乱说,行淫者,都是法子等等。因有魔力支持,所以在末法时期,能吸引很多愚昧凡夫做他的弟子,直至百千万。等到欲魔满足,心生厌倦,就离开修定者的身体。这时修定者,魔力就会失去,平时又无威仪德行,又欺骗很多良家妇女,必定难逃法律制裁。死后还要堕入无间地狱,从此沉沦堕落于苦海中。
阿难,以上十种是修定人在受阴未破之时,以禅观正定和妄想邪见,两相交战,就有这些境界现前。只是众生向来迷惑愚昧,不知道各种境相,都不过是因缘上显现出来的妄相而已,所以执迷。如果有深厚的佛法正见智慧引导,一切虚妄生灭万相根本无住于心,见胜相不必喜,逢劣相也不必忧,一切处无所住,自然无咎。但众生顽迷,逢此因缘,迷而不识,不知本身原是生死凡夫,哪能一下子就成佛呢?因此遇到这些境界就会被迷惑,产生错觉妄见,乱说自己已经证道成佛。这些虚幻愚昧的大妄语,是要堕无间地狱的。你们应当牢记如来的教诲,在我灭度之后,传示末法时代的修行众生,使他们都能了悟这些道理,不要让天魔有机可乘。要保持修行人的信心,保护他们的禅定,能顺利的渐次进修,成就无上佛果。
阿难,这个修正定的人,已能破掉虚妄受阴束缚,虽然暂时还未得彻底漏尽,但是他的心已能离开身体,犹如小鸟出笼一样,来去自由,不被幻身所拘,虽然也可直升诸圣位。但只有最利根者才能顿超,其他的还是要谨慎,不使自己落入错觉颠倒的陷阱。既然已能成就历圣位之基础,从这凡夫身就可以一直上升,经过三渐次、干慧地、五十五位以及妙觉共六十个圣位而成就意生身。意生身有三:乐意生身、性意生身、无作意生身。现在所成就的是性意生身。经文:意生身者,随意所到,身即便到。故能普入一切佛刹,随意往来,没有任何阻碍。
这人虽然已破虚妄受阴,得到意生身,但还为虚妄想阴所束缚。比如有人在熟睡中,口作梦语,虽然自己不知说什么,可是这个人所说的话,字字清晰,条理分明,清醒的人都能听明白。这就叫做想阴区宇。
八识田中所含六识种子,动相最为微细,叫做动念。动就有想,六识一切浮想,都因动念而生。现在动念已灭尽,则六识浮想无从生起,这就叫做浮想消除。浮想如尘,动念如垢,现在念相尽消,如去尘垢。一切十二类众生之生灭根源,都完全明白显现出来,彻底明了,首尾圆照。就能知道,生从何来,死归何处。这样的状态,就是想阴消尽。众生依托虚妄的想阴而安立起一切虚妄的世界,不知道这些都是虚妄错假,反而当真。于是就非常执着,遇虚妄顺境就生虚妄贪心,遇虚妄逆境就生虚妄恨心。一切烦恼都是由此而生,就成了烦恼浊。现在想阴尽,虚幻的能觉所觉都空掉,所以就能超越烦恼浊。
再来思维想阴的源头是什么。想阴,能融通变化。能使心随境转,或境随心转。如心想醋梅,嘴就会流口水。心想脚在悬崖边上,脚心就会酸软。这些都是妄想出来的。而想阴是由意识妄想,融通前虚妄五识才生出来,所以想阴其实还是虚妄假想出来的。
现在讲想阴十种魔境。
第一种是贪求善巧。超越十种禅境的修定行者,虚妄受阴已破尽,而得到意生身。心离形体,来去自在,不再被虚妄受阴所束缚。但是在此定中,忽然生起妄心,贪爱圆明,求善巧神通,以便教化众生,广做佛事。因为不知道这个依然还是自性随缘显现的虚妄境界,错以为真,于是就开始心志猛锐的精进思维,以求善巧变化。
修行人能勇猛精进,想得到善巧方便来说法利生,原属善意,只是错觉又住在定中的起心动念,便又落入了陷阱。迷惑执着在贪求善巧上,依然还是迷惑于妄想颠倒错觉。真心清澈染,随缘通达妙用无碍,哪有任何能所对立?哪有妄思幻想?一切念想都是虚妄,论其体,无非真心随缘显现而已。但是如果不觉,就会被虚妄卡住,如此便落陷阱,乃至感召天魔,乘机就来干扰。
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立即派手下的精魅,附在此人身上。因为这个修行人一动妄念,或生贪求,看不破一切念头和贪求等等都是虚妄无实,就会卡死在这个错假的状态,魔便能乘虚而入。因此修行人只要起任何一念被迷惑卡住,或求神通,或求知见,或求感等等,就容易被天魔抓住机会。潜入此人心腑,使他迷惑错乱而随魔摆布。修行者没有彻底破掉五阴,都很容易迷惑于虚妄而不能觉察。任何一个微细的贪欲,就容易被妄心所迷惑而不能觉悟。稍有不慎,随时随地都有着魔之危险。
这时,此魔就附在他身上,口说经法,令听受者信以为真,非常佩服。而被魔所附的人,自己不知为魔所附,还以为自己忽然开悟,得到无上涅槃圣果。有人来到这里,他便升座为大家说法,投其所好,极尽善巧方便之能事。又卖弄神通,能于几分钟之内,把自己的身体,或变做比丘身,使大家都认为他是真的善知识。或化作天帝释身,或妇女身,或比丘尼身,或独在暗室中,而身能放光明等等。
修道时无论见到什么境界,都不要生执着,一迷便为境所转。任何境界都是自心本性随缘幻现,一念不觉,就会迷惑在这些虚妄相上,蒙蔽本心真体。所以,要见有若无,不随任何妄想错觉所转,知一切境界为虚幻,不起任何欢喜和恐慌,不生喜厌,谨守中道,便不会受害。
这个贪求善巧的修行人,就糊里糊涂被迷惑,以为自己真是菩萨降世,就信受这个魔的教化,动摇自己的定心,破坏佛的律仪,暗中还去做淫欲贪求等事。
这个被魔所附的人,口中喜欢说灾祥变异,或说某处有佛出世,或说世界末日,将来有水火风三大灾劫,或说某时有饥馑、病疫、战争等灾难,导致听者心生恐怖。为求消灾避难,就对他倾心供养,甚至家产全部耗尽。这就是遇物成形的怪鬼,年老成了魔,受魔王的驱使,来扰乱修定的人。等他的定力破了,就心满意足地离他而去。那个被魔附体的人,原来并无威德,又曾经妖言惑众,败坏风俗,为害人群。他和那些受迷惑的徒众,当然都难逃王法的惩罚。
阿难,你要先明确的察觉,知道那是魔相魔境,才不会被魔所迷惑,就不会堕入轮回。如果迷惑不知,受这些错觉妄想的扰乱,失去定心,必堕无间地狱。
如何辨别邪正呢?如果没有贪求,没有淫欲,那当然是正。如果贪求利养,专讲淫欲,贡高我慢,那当然是邪魔。就算这些人放光动地,有再大的神通,若他提倡贪心或淫欲,这些都是诸魔转世,一定不要相信。要彻底分清楚。
自性本来圆满清澈,没有任何虚妄颠倒。无明而虚妄显现的一切现象境界,其实全部都是自性本体的随缘妙用。但此真心本体,又不随任何现象境界的生灭无常,而有生灭来去增减。有任何卡在表象事物上不能自拔,都是迷惑在虚妄颠倒的状态,都会因此而蒙蔽真我本心,不能契入。所以,一切在事物现象上卡住,贪着,妄求等等,都是梦幻泡影,绝不可执迷。
阿难,有的修行人,受阴已尽,心离形体,来去自在,不再被虚妄受阴所迷惑,所以圆明妙定能显现。但一念不觉,又于定中,忽然生起爱好游荡的心念,喜欢游历十方。其实这些心念都是八识田的种因随缘发动而显现,依然还是虚妄的因缘流转,其相,必定是妄,而作用显现这些的体,就是自性。而修行人没有真正的智慧,便不能觉悟,而被此虚妄心念所迷惑。认假为真,蒙蔽真体本心。仅此一念迷惑在虚妄中的贪求,便可招魔。
这时,天魔看到有机可乘,立即派遣精灵,附在此人身上,口说经法。被魔所附的人,反而以为自己已证无上涅槃。有人来到这里,他便升座说法。
他自己的身形并没有改变,但却能使听法的人,忽然都各自看到自己坐在宝莲花上,全身变成紫金光色,不但自己,其他所有听众都是如此。于是人人欢喜若狂。
这个被魔附的人,因此就糊里糊涂的以为自己真的是菩萨降世。于是就彻底依赖魔的教化引诱,放纵淫心,亳无忌惮,乃至破坏佛的律仪,潜行一切贪欲苟且之事。这个被魔所附之人,喜欢说诸佛应化事迹,指某处某人就是佛化身,某人就是某菩萨,来到人间,教化众生。众人听他这样说,以为他也是佛来应世,就更加对他亲敬。于是,大家都共受此魔所熏,邪见日增,正见日减,终至菩提种智完全消灭。
这是遇物成形的魃鬼。凡是魃鬼所到之处,都遭亢旱,最短者为半年,最长者为三、五年。这个魃鬼年老成为魔眷,被魔王所派遣,飞附人身,扰乱修定的人。目的达到后,就生厌倦之心,离开此人而去。被他附体的人,原无威德,因被魔所附而妖言惑众,败坏风俗,为害人群,所以此人和那些信他的徒众,都难逃王法的惩罚。阿难,你们应当先自觉察,知是魔境,才不致受迷惑,就不会堕入轮回。如果迷惑不知,失去正定,必定堕落无间地狱。
又善男子,受阴既尽,心离形体,来去自在,不再被受阴的妄想迷惑所束缚,所以圆明妙定显现。但一念不觉,又于定中,忽然生起爱慕之心,觉得自己的定心已经达到究竟绵密。于是又起一念妄想,贪求它能吻合妙用,以便上契诸佛,下合众生。于是便又开始竭尽思虑的贪求契合。此一念生心的执着,又落入妄想颠倒中。如果看破只是因缘上的起心,并不去执着贪求,便无妨碍。如果不觉反而以为是好事,迷惑在这个错觉虚幻中,加以贪求,就会招魔。
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立刻派遣精灵,附在此人身上,口说经法。被附的人,完全不知道已经着魔,还以为自己得到无上涅槃圣果。有人来到此处,他便升座为大家说法。
此时他和听众外表都无改变,但能用魔力使听法者,在未闻法之前,都能自然开悟,而且能念念迁移。或得宿命通,能知过去未来。或得他心通,能知他人起心动念。或见地狱苦状。或知人间好坏等事。或口说偈,或自己背诵经文。使人人欢喜,个个赞成,都心诚叹服。这时,修行人就被魔迷惑,不能察觉,还以为是菩萨降世,信受他的指示,因而破佛律仪,失去自己的定力,还暗中去做贪欲淫欲的事。
这个被魔所附之人常喜欢说:佛有大小之分,某佛是先佛,某佛是后佛,其中还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菩萨也是这样。其实诸佛菩萨,具大丈夫相,是一切事物的本体,已超凡脱俗男女之形,哪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之分?纯粹是胡说!但是这个修行人,因被魔力所迷,以为真的已开悟,又能得到各种神通,便相信魔的话。于是认邪为正,将妄作真,舍弃本有之禅定修心,堕入邪魔的邪说罗网。
这是遇物成形之魅鬼,年老成了魔,受魔王之驱使,来扰乱修定者,目的达到后就心生厌倦而离去。那个被魔附的人以及那些徒众,因妖言惑众,败坏风俗,师父和徒众,都难逃王法的惩罚。阿难,你们应当先自察觉,才不致被魔迷惑,不会堕入轮回。如果迷惑不知,沉浸在这些妄想虚幻的境界,失去正定,必堕无间地狱。
受阴既尽,想阴现前的人,在修正定中,一念不觉,忽然生起一念,喜爱追究万物的源头,及物性的根本。于是沉迷于此念,竭尽心力,贪求分析物理,辨别万物的变化。这些其实还是本心显现妄想中的因缘,但此人不觉,误以为真实,迷在其中不能自拔,仅此一念贪求,便为天魔所乘。
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便派遣精灵,附在此人身上,口说经法。被魔附的人,完全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开悟,已得无上涅槃。有人来到此处,他便升座为其说法。
因为魔力,他有威严之相,有神通之力,能摄伏座下的听众,使大家还未闻法,已心愉意悦。被魔所附的人,将佛的涅槃、菩提、法身等常住不变的圣果,胡乱说成现在就在我的肉身上等等。父父子子,递代相生不断,就是法身常住不绝。现在所居之地便是佛国,没有另外的清净佛土,也没有觉行圆满的金色佛身等等诸多的邪说歪论。这个修行人就信受了魔的邪说,忘失了自己正定的本心。徒众们也受到迷惑,都以身心性命来皈依他,还以为父父子子递代相生之肉身,为万物变化之根本。那些愚昧迷信之徒,都当他为肉身菩萨。其实推究他的用心,无非要破坏佛的律仪,暗中去做贪淫之事,依然还是沉迷在错觉颠倒虚幻中,不能自拔。
被魔所附的人,口中常喜欢说:眼耳鼻舌都是净土,男女二根,就是菩提涅槃真处。这样的混乱真理之说,无非就是诱人破戒,任意行淫,以坏定力。而无知之辈,还相信这些魔话,导致最终断灭智慧种,而沉沦妄想束缚。
这是遇虫成形的蛊鬼,及遇幽暗成形的魇寐鬼,年老成了魔眷,受魔王的驱使,来扰乱修定的人。达到目的后就会心生厌倦而离去。这时,被魔附的人和其徒众,因妖言惑众,伤风败俗,当然难逃法网。所以,佛弟子一定要时刻警惕,念念觉察,提起正念,才不至于被魔所迷,而堕入轮回。如果迷惑不知,失却正定,就会堕落无间地狱。
在修正定中,受阴已尽,想阴现前的人,忽然生起一念,爱好感应,贪求和远劫生灵或相隔千里的亲朋心灵互相感应。此人不知这个心念依然还是因缘显现的虚妄颠倒心,所以被其迷惑。于是于一切周遍处,贪求冥感。此一念贪求,便可招魔。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便派遣精灵,附在此人身上,口中讲经说法。被附的人完全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己已证涅槃圣果。有人来到这里,此人便升座说法。
他能使用魔力,使听众都能看到他的身相就象千百岁的老翁,童颜鹤发。于是大家油然产生一种敬爱之心,不愿舍离,甘愿做他的奴仆。恭敬供养饮食、医药、衣服、卧具等四种物品,而且大家永不会感到疲劳厌倦。而这邪师又运用魔力,使他座下的徒众,在心里都认为他既是大家前世的师父,也是他们此生的善知识的感觉。因而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法眷情爱,如胶似漆,不可分离,还各自庆幸叹未曾有。此乃因魔力摄持,故令徒众们情不由己,身心皈依于他。
此修行人受了魔力,变成愚迷无知。而信徒还认为他是菩萨降临,所以相亲相近,日夕薰染,深信他的邪说。便破坏佛的律仪,暗中去做贪欲、淫欲等沉浸错觉妄想而无法自拔之事。所以,如果有人潜行贪欲淫欲,必定是魔无疑。
受魔附的人,喜欢散布一些胡乱言论,比如说他在前世或某一生中,先度某人。那时他是我的妻妾,或是兄弟,现在又来相度,要和他同归某某世界,去供养某某佛。或说另有大光明天(就是魔王所居之处),佛就住在那里,那处是一切如来所休息而安居之地。而无知之辈没有佛法的正知正见,就相信这些虚妄欺诳的邪说,导致迷失智慧本心,顺从魔教,成为魔眷属。
这是遇衰成形的疠疫鬼,年老成为魔眷,受魔王驱使,来扰乱修定的人。目的达到后心生厌倦,便离此人而去。但这个被魔附的人,以及他的徒众,因妖言惑众,伤风败俗,当然难逃王法。修行人一定要觉察,才不致被魔所迷。如果迷惑不知,失去正定,就会堕入轮回,下无间地狱。
修定的人,受阴已尽,想阴现前,在修正定中,忽然心中产生贪爱深入定境的念头,无法克制。于是不辞辛苦,喜欢隐居于幽僻的地方,贪求寂静。这个寂静其实依然不是真正的圣境,还是虚妄当中因缘的状态,但是此人不觉,把妄当真。即此一念贪求,便可招魔。
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就派遣精灵,附在此人身上,口中讲经说法。被附的人全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忽然证得无上涅槃。有人来到这里,他便升座开始说法。
他能用魔力,使所有听众都各自知道自己的宿业。或者对某人说:你现在虽没有死,但已变了畜生。又故意使另一个人,在其身后踏着他的尾巴,那人果然不能站立起来。于是在场听众,都完全深信不疑,更加倾心佩服。若有人起疑心不相信,他就马上知道,当场斥责那个不相信的人,来证明他有他心通,能知过去未来之事,使大家都能叹服和相信他。而且此人还喜欢于佛陀制定之律仪外,再增加一些苦行方法,以此来诽谤比丘,说他们不能耐劳苦。又借机任意责骂徒众,表示自己没有私心。非常喜欢揭露他人的隐私和短处,大肆攻击,不避嫌疑的来表示自己心直口快。此人还常常喜欢预言祸福吉凶,而且到时候也能完全应验,丝毫不错。
这是大力鬼神,年老成了魔眷,受魔王驱使,来扰乱修定的人,一直到目的达到后,心生厌倦才离开。被魔附的人,和他的徒众,因妖言惑众,伤风败俗,当然难逃王法。修行人一定要详细觉察,才不致被魔所迷。如果迷惑在这些错妄颠倒中,就会失去正定,堕入轮回,下无间地狱。
修定之人,受阴已尽,想阴显现,这时此人已不会被受阴的十境邪思所迷惑,而且能进入圆通妙定。但是此人于妙定中,忽然生出爱求深入的心,所以辛勤求证,愿意隐居于寂静的地方,来贪求契入妙理。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就飞精附人,口说经法,而被魔附的人全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得无上涅槃。若有人来到这里,他便升座为其说法。
此人被魔所附,便有神通变幻,可以在说法处,无故得到一颗大宝珠。或者有时他又变做畜生,口里含着宝珠,或种种杂色的珍宝,如宝印宝瓶之类。或嘴里含着书籍、咒符、印信,以及种种奇异之物。起先是交给其人,随后就附在其人身上。或者诱惑听众,说有明月宝珠,藏在某处地下,而且果然能够真的挖出来,于是就使所有听众,都非常叹服。他又喜欢吃药草,如菖蒲黄精之类,不吃饭菜。或者有时只吃一麻一麦,但身体不瘦,反而肥满充实,这些都是由于魔力幻化的缘故。有时又诽谤出家人,不修苦行。有时又咒骂自己的徒众,饱食终日。他不怕别人讥讽嫌厌,口中又好说:某某地方有什么宝藏,某某地方有多少圣贤隐居。大家跟随他去查看,又果然能见到奇异的人,所以大家都很相信他。
这是山神,林神,土地城隍,或是川岳鬼神,年老成魔,做魔王的使者,专门宣说淫秽之事,来破坏佛的律仪。又常和他的徒众,一起暗中追求财、色、名、食、睡等五种虚妄幻欲。有时好像很精进,但不修禅定,专修无益苦行。或专吃药草,或专吃树根,或忽喜忽嗔,忽勤忽怠,一切行为没有一定的标准,他就用这样的方法来扰乱修定的人。等到目的达到后,心生厌倦便离去。那些被魔附的人和徒众,因妖言邪行,当然难逃王法的惩罚。修行人一定要详细觉察,不为其虚妄所惑,才不至堕入轮回。如果迷惑不知,失去正定,必定堕落无间地狱。
受阴已尽,想阴现前的人,在修正定中,忽然心生念头,向往贪求一些神妙莫测,通达无碍的种种变化。于是就开始研究和探索变化之根元,贪求神通的威力,如阿罗汉的十八变,身上出火、身下出水,或身上出水、身下出火等等,即此一念贪求虚妄而不觉察,便可招魔。
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便飞精依附在此人身上,此人便能口说经法。而被附的人完全不知道已经着魔,还错以为自己已证无上圣果。于是便在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开始升座为其说法,表现神通。
他们有时用手执取大火光,有时用手撮开火光,分置于所有听众的头上。火光烧高数尺,但大家不觉热,也不会烧着头发。有时在水上行走,如履平地。有时在虚空中安坐不动。有时走入花瓶里面,或走入囊袋里面。有时穿墙透壁,全无障碍。但是他们却怕见刀枪,因虽有神通,但欲念还在,妄想没有破掉,这个色身的执着也在,所以怕受伤。
又胡乱自称是佛。自己本来不是出家人,居然敢受出家人的礼拜。还大胆诽谤修禅行者,说那些都是错误的冥坐狂参等等。甚至诽谤律学,说那些都是小乘教义。有时咒骂徒众,揭人私隐,以示正直。全不避讥嫌和顾忌。这个被魔附的人,开口就说神通变化,自在无碍,有时还可以使人看见佛土。这其实都是虚妄不实的鬼通妖通,只能迷惑无知的人,并不是真正的神通。有时又赞叹男女行淫,乱说如此可以使法身常住不绝。他不但不抵制这种沉迷虚妄错觉尘恶的犯戒行为,竟将最卑鄙肮脏的东西,作为传道的法器。
这是天地间的大力精怪,或者是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或者是一切古木异草,受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日久而成为精魅。或者是守天宫之龙,这伏藏之龙,窃天之灵,盗物之精,而为妖魅。或是寿终之仙,再活时又变为魅。或是仙报既尽,计年应死,而形骸不死,又被别的灵怪所附,年纪老了,而变为老魔。这些鬼灵精怪,都做了魔王的跟班而受驱使,专来扰乱修定人。达到目的后,便心生厌倦而离去。而那些被他附体的人,和他的徒众,因妖言惑众,为害人群,当然难逃王法的惩罚。所以,修行人一定要仔细觉察,不为如此虚妄所迷惑,才不致入轮回。如果迷惑不知,反而沉浸在这些妄想颠倒中,就会失去正定,必定堕落无间地狱。
受阴既尽,想阴现前的人,于修正定中,忽然生起爱入寂灭的心念,研究万物变化的体性,贪求最深的空理。希望身境俱空,贪求沉没自在。这一念贪求,便可招魔。
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即飞精附人。此人被魔力所附,便能口说经法。被魔附的人完全不知道,反以为自己已证无上圣果。若有人来到这里,此人便升座为其说法。
于大众中,有时此人的身体忽然消失,大家什么都看不见。有时又于空中又忽然出现,隐身现身都能自在运用。有时身体透明如玻璃。有时手足发出旃檀香气。或解出的大小便甜如冰糖。此被魔所附的人,就用这些来炫异惑众。这些没有正知正见的众生,便会非常佩服和信任他。
此人又时常诽谤戒律,轻视出家人。而且口中常说没有因果报应,一死就永远消灭,并没有再转生的后身,也没有什么凡圣迷悟的分别,这就是错误的断灭邪见,根本就不是真正智慧圣者的空寂境界。此魔因为有此断灭邪见和邪乱神通,所以就带领大家无所拘束,常行淫欲和贪欲。而且胡乱的说,能受他淫欲的人,就叫做持法子。而这些相信他,接他传授断灭心法的人,同样也是得此断灭空心,拨无因果。
这是日月薄蚀的时候,精气落在金玉芝草、麟凤龟鹤上,经千万年不死,就变为灵。出生国土者,则为物仙、禽仙、兽仙。年老成为魔眷,受魔王驱使,专扰乱修定人。等目的达到就心生厌倦离去。而这个被魔所附的人和那些徒众,因为沉迷这些错觉虚妄邪说,妖言惑众,为害人群,当然受王法惩罚。所以,修行人一定要仔细觉察,才不受惑而入轮回。如果迷惑不知,就失去正定,必堕无间地狱。
受阴既尽,想阴现前的修行人,在正定中,忽然生起喜爱长寿的心念。于是又贪迷此虚妄心念,辛勤研究,贪求长生不老。舍弃三界以内有形的分段生死,立刻希望获得无形的变易生死,而得细相常住。这一念虚妄贪求,便可招魔。
分段生死是六道有形众生,寿命有长短的分别,体质有大小之段落。变易生死是三界外无形众生,只是心念变迁转易而已。
这时,天魔见有机可乘,即飞精附人,口说经法。被魔附的人完全不知道,反以为自己已得无上圣果。若有人来这里,此人便升座为其说法。
此人常常说及他方世界之情形,虽相隔万里,但能于转眼间,来往无碍。又能把他方世界之物,取来作为证据。或在某室中,相隔不过数步,但令人从东壁行至西壁,急步行走,可是怎么也走不到头。由此证明他可以使地伸缩,令人见之更生信仰之心,以为他是活佛出世。
他又常常胡乱说道:十方一切众生,都是我的儿子。一切诸佛也是我所生。世界是我所造,我是第一位佛。至今依旧生存,可见寿命长久,无人可及。我是自然而成的佛,不是因修才证得。
这是波旬魔王,驱使他的下属,包括遮文茶,(即役使鬼,也叫作嫉妒女),及四大天王所管的毗舍童子(即毗舍遮鬼,也叫做啖精气鬼)。他们如今已发心皈依三宝,。那些还未发心皈依的上述者,就是害人鬼。他们受魔王驱使,专来扰乱修行人。现在见修行人定中出现漏洞,有机可乘,就来吸取他的精气,以滋养自己的魔躯。
这个沉浸迷惑而不觉悟的修行人,或者不需要其师教导,自己也可亲自见到魔王现身,口称善金刚坚固之术,可令他长生。然后现美女身,引诱迷惑他,和他贪行淫欲。不到一年半载,吸尽他的精气,使此人肝脑枯干,精血消竭。
此人又常自言自语,其实是与魔谈话,但是别人不知道。而自己又不能觉察这是中魔的状态,反而以为是圣境,于是任由妖魔摆布。那些愚昧的听众,也不知道他是妖魔附体,反而对此人五体投地的信赖。
一旦妖魔离体而去,此人难免受王法的惩罚,但在未受刑之前,早已精竭力尽而死。修行人一定要仔细觉察,才不会被惑而下堕。如迷惑不知,失去正定,就会堕落无间地狱。
阿难,这十种想阴魔,将来在末法时代,于我佛法中,假借出家修道为名,或是附托别人身上,或是亲自化现各种身形,都说自己已经得到正遍知之佛果。而且赞扬淫欲妄想,使人沉迷愚痴不能觉悟,专来破坏佛制的禁戒律仪。其实就是在破坏佛法,使大家不能真正解脱。
如上所说的十种魔附的人,和他的徒众,以淫淫相传,遗害后世。如此邪妖精灵,专门迷惑修行人的心腑,令人不知不觉,终于陷入魔网。近则于佛灭后九百年,多则三千年,那个时候更加远离真正的圣人圣道圣法,众生显现的根基日渐衰薄。原本想真心修行的,因根器低下,没有正见智慧,反而误入邪道,终成魔眷。命终之后,必沦为魔民,亡失正正,而堕入虚妄的无间地狱。
阿难,你现在不要着急入寂灭涅槃。纵然你得到无学果位,还要发愿留在人间,在将来的末法时代,发大慈悲心,去救度正心修道的众生。使他们能真修正定,慧眼圆明不受一切错觉颠倒邪魔所诱惑,才能得到正知正见,不落魔道邪法。我现在已度你出生死苦海,你若能依我的嘱咐,传示末法众生,那就是真正的报佛恩了。
以上所说的十种禅那魔境,都是正定观照与想阴交战于心中,互为胜负所致。如果想阴胜于正定,就会出现这些魔境。众生迷顽无知,不能真正体悟实相,遇到这些境界现前,不但不能识别,还误把魔当圣,自言已得无上涅槃圣果,成大妄语,以致堕落无间地狱。
你们必须谨记如来的教诲,在我灭度之后,传示末法时代的众生,使大家普遍明白这些道理,不要使天魔有机可乘。要保持修道者的正见正心,保护他们的正定,真正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道。
阿难,修反闻闻自性之人(即楞严正定),在想阴已破,行阴现前的时候,就完全没有梦想,醒和睡是一样的。本觉妙明的真心,没有颠倒妄想的扰乱,时常是清虚寂静,犹如万里晴空,没有粗重的前尘影事(前尘影事也就是法尘)。
什么是法尘?五识缘尘落榭影子存于心中,为意识所缘,叫做法尘。现想阴尽,意识灭,尘无所依,根尘相对,自然不起分别。故观山河大地,如明镜照物,物来则现,物过随空,既不粘着,也不留痕迹。所谓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只是虚照虚应而已,全无遗留任何陈旧习气。所有的习气,都洗涤得一干二净了。唯一这个识精真体好像还在。这便是第八识。若能当机立断,去妄存真,便可转此第八识为大圆满镜智。
一切生灭现象的根源从这里披露。这时已能看见十二类众生的生灭,虽还未通达他们各各受命的来龙去脉,但已见到共同的生灭根基。其实这是虚幻错觉,并非真实境界。
行阴非常微细相,忽起忽灭。行阴之体是轻清,没有想阴之粗浊,又没有识阴之澄湛,所以也叫做清扰。因行阴幽隐而微细,浮浮荡荡,波动不断,扰乱清虚的澄湛,故为十二类众生虚妄中的浮尘四根,流转变迁的枢纽。这就叫做行阴区宇。
假若这个清扰熠熠的识海,归到平静无波的性体,就永远断绝虚幻中行阴浮荡的习气,犹如波浪平息,化为澄湛的止水。这是行阴灭尽的境相,到此就能永断生死的根本,超越众生浊。再回头找寻行阴的由来,无所从来,其实依然还是以妄想为根本。
阿难,你应当知道这个得正知正定的修行人,想阴已破,行阴现前,这时觉照常明,了然不惑,所以十种天魔不能侵扰,他才能精究十二类众生的生灭根本。对每一类众生受生的根元,都能清楚的显露出来。再观察行阴的幽隐轻清,生灭之相,遍于十二类众生,这个就叫做圆扰。而行阴又为群动之元首,叫做动元。这时修定者若能慧眼明照,知道圆扰动元是一切众生同分生机的总相,其实依然还是虚妄境界,就不会起妄执分别计度,便自然可以破行阴,超越众生浊。但是修定者在这圆扰动元之中,不知是虚妄错觉,反以为真,就失去了正心正定,生起邪见,错觉以为此虚妄显现的境界就是诸行之本,生灭之源。而不知道还有不动不灭的真如自性。因此以这个错觉中的妄想为修因,而堕入外道所执的二种无因论。
第一种是本无因论。这修行人误以为行阴迁流的微细动相,是生灭的最根本真实相,不知道这不过是虚妄行阴现前,还未到虚妄行阴尽的时候,其实还在虚幻中。而虚妄行阴尽后还有虚妄识阴,要识阴破尽,一切虚妄统统破尽,才是真正的真实本觉。
此修人为什么会误认生灭根元之行阴是本来无因呢?因为这个修定人已破尽虚妄中浮根四尘,虚妄生机已灭而不能再被迷惑,所以就能显现胜义清净根,乘所得的八百功德,便能见八万劫内,所有众生的各自业海迁流,辗转反复,统统轮转在八万劫内。但在八万劫以外,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这个还是虚妄中的一个因缘上的境界,并不是真正的智慧根本本心。但是修人不觉,沉迷在这个境界状态下,错以虚妄显现为真实,便妄生邪解。以为所有世界十方众生,八万劫来,都是无因自有。由于这个偏见邪知,就失去无住一切处的正等正遍知,而堕落外道的无因论,迷失菩提真性。
第二种是末无因论。修定的人既然错误的认为上述的本无因,便以为过去以及未来乃至一切,也应该是无因。他认为,既见众生于八万劫前,本无因自有,那就是自然而有。因此沉浸在这个妄想的陷阱,成为自然外道。他认为人自然生人,鸟自然生鸟,乌鸦自然是黑,不是染而黑。鹄自然是白,不是洗成白。人和天人本来是站立而行,畜生本来是横行的。一切都是自然如此,从八万劫以来,从没有过改变。
此人还错误的认为,从今以后乃至尽未来际,全部都是这样。因为他只限于能观察到八万劫内,而他自己又不知道,这个状态是他当下的果报,是因缘。他所见的境界,其实是自性随他的因缘而显现的无常虚妄境界,并不是真正的真实根本。所以,他就会沉迷自己的错觉中,认为既然十二类众生不是从菩提性生,那么众生于八万劫后,也不能成就菩提道果。这都是因为他贪执虚妄境界而不知真实根本的缘故。
他不知人是由于持戒的因果所生,而菩提是由修道方成,因此妄执现今一切众生,都是无因自有。由于这种邪知妄计,导致丧失正遍知,而堕落外道邪见中,迷惑菩提正觉自性。这就是第一种外道,创立无因论。
阿难,这个修定的人,想阴既尽,行阴现前,所以就能能凝明正心,魔没有机会侵入。此人此时想探究众生生灭根元,但只能观察行阴幽微清扰之状,而不彻底见到其微细迁流的相,于是便错误的以为,他所见到的这个因缘境界,就是真实究竟的圆满遍在真心。因此迷失虚妄而生起邪见,堕外道四种遍常的邪论。
第一种计生类常。此人想要追寻内心外境的一切,到底从何而起?但是他不能彻悟真心根本,还迷在因缘上,被知见卡住,所以于心境二处,都是所见不远,不能真正的通达。因此只能见到二万劫内之事。因为他所见到的这期间,都是其中的过程,找不到最根本,所以他就错误的以为十方的众生,生生死死,皆是循环相续。人死还为人,畜死还为畜,不会散失其类,就妄想揣测计生类是恒常不灭。
第二种计生体常。这人乘着心开境现,见一切万象,都由地水火风四大和合而成。他不知道一切四大乃至和合都是虚妄显现,所以就在这个虚妄中,妄想追到最根本。虚妄中哪里有什么最根本呢?那本来就是虚妄。所以,此修行人不能进入真正的本心实性,依然只是漂浮在虚妄中因缘显现的境界中。于是,他卡在虚妄的一个阶段中,见四大的体性,一直常在。就依此错觉而修习,能知四万劫中,十方所有众生的生灭,都是依托四大和合而成。而四大本性周遍而恒常,不曾散失。他就错误的妄计这些就是根本,是恒常不变。
第三种计生心常。这个人想要追究六根中所具的六识,和能分别思量的第七末那识,以及存储种子的第八阿赖耶识。因为此人没有真正入究竟妙心,还是沉浸在妄想中打转,梦中找根,所以就错误的以为这八识的心,七识的意,和眼耳鼻舌身意六识等的生灭根源,其性是恒常不变,而不知道这只是行阴相续之相。但他因为修习妄心意识的观法,所以显现的状态是能够知道八万劫内,一切众生的生生死死,辗转循环,并未曾散失。凭借这个虚妄显现,就错误的认为心意识是周遍恒常而无有变化,错把虚妄的心意识当作根本。
第四种计行阴常。这个人既穷尽想阴的根源,当然虚妄想阴不会再生。因想阴既破,动相已绝,虚妄生灭想心,也因为定力而永远灭除,不再有妄想。但是第七末那识的这个不生不灭的理体,是属于行阴,修定人不知道这只是行阴第七识的我执种子,依然是很微细的流转变化,并不是真的不生不灭。不过此人因为不知真心根本,就会卡在因缘表象上。不知道他的这个境界其实依然是本心随缘显现,还是虚妄无常。于是就沉浸于此,错以为行阴是恒常不灭。由于把不是真正的真常遍圆而妄认为是真常遍圆,所以导致失去正遍知的觉悟妙心,而堕入外道的邪知邪见,迷惑菩提正觉自性,这就是第二种外道所创立的圆常论。
下面讲双计常与无常。
修正定的人,想阴尽,行阴现,更加深厚正定心,不易为境所动。因此于想阴十境,始终不起沉迷妄幻的贪爱之心。一切魔王都没有办法飞精或附人来扰乱他。可是外尘不扰,而心魔又生。这个修行人不知一切境界都是无明虚妄显现,妄想在去追究虚幻中的十二类众生之生灭本源,便在这个虚幻中,去观察行阴幽微轻清,常扰动元之相,得出了错误的结论。以为自他依正二报没有决定性,所以妄起揣测结论,导致堕入四种颠倒邪见。于我计常、他计无常,于国土计一半常、一半无常,于心计常、身计无常,于色受想阴计无常、于行阴计常。这叫做一分无常、一分常论。
第一种是计我常他无常论。这个修定人在虚幻中见到行阴遍满十方世界,澄澄湛湛,犹如止水,便错误的认为这就是究竟的神我。从此便执着这个神我能遍满十方一切,凝明不动,无生无灭,故叫做常。而一切众生,在我心中又生又灭,叫做无常。这是外道二十五谛中的最后一谛。四种我见之中,属广大我。
第二种是计国土,一半常、一半无常。这个人以前是观自心,以为是常,观察众生认为无常。现在不观自心,只观察十方世界的无数国土,成坏不一。见劫坏时,认为是究竟的无常种性,见劫不坏时,认为是究竟真常。却不知成住坏空,乃是世界的劫运。如果因世界坏而执为无常,世界不坏而执为真常,那才真的是偏见和邪见呀。
第三种是计心常、身无常。这个人现在不观其他,只观察自心,见自己心性精细微密,犹如微尘能于刹那间,流转十方而无迁移变易。就以为这个妄心为身主,能使身有生灭,叫做我性常。而一切有生死的身体,是从我性流出,故没有常性,叫做无常。这是外道所认为的四种我中之微细我。
第四种是计行阴常。修定人于想阴已尽时,见行阴之相迁流不息,便错误的认为常流之性就是真常。而色受想等三阴,现在既已灭尽,当然是无常。实际上行阴只是第七识的种子,迁流不息,不断变化,其实正是无常。现在反认为无常为真常,所以佛陀斥责此为颠倒论。
由于这种虚妄分别,一分常、一分无常,成为四种颠倒妄执,而堕落外道邪见,迷惑菩提真性,断灭成佛种子。这就是第三种外道:立一分常、一分无常论。
修反闻闻自性的修定人,已破色受想三阴,行阴现前,也能得到坚凝正定,所以魔王无机可乘。他可以穷究十二类众生的生灭根本,观察行阴幽清,常扰动元的相状。因为不知真心根本,所以又迷惑于这些虚妄的因缘相状,而错觉生出计度心,妄计四种分位。
第一是三际分位,即过去际、现在际与未来际。所谓三际求心心不有,有三际来求心,都不可得。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过去已成过去,当然不可得。现在不停又过去了,现在心在何处呢?未来心还未来,哪里有心?所以说:三际求心心不有,心不有处妄原无。心既然没有,哪里还有妄想呢?在如来藏里,根本什么都没有。此计分位有四:三际分位、见闻分位、彼我分位、生灭分位。此人在虚幻显现的四种分位中,生起计度,就堕入外道四有边论。(有边就是有尽,无边就是无尽)
第一种是三世分位。修定人以为行阴是十二类众生生灭之根本。所以现在见到迁流业用,循环不息,以为过去心已灭,未来心未至,就是有边。现在心则相续不断,便是无边。
第二种是见闻分位。修定人在定中,只能见八万劫内的众生,生灭不息。八万劫前的事,则寂然无所见。他不知道这是因缘显现的一个虚妄境状,便错误的以为这个就是真实根本。于是,妄执无见闻处为无边,有众生处为有边。却不知众生生灭相续,只是业缘虚妄所现,如以有见闻处为有边,无见闻处为无边,又落二边,不是中道了义。外道不是着有就是着无,着有就落色,着无就落空,全部都是着相。
第三种是自他分位。修定人观察自己的行阴,错执为真我。以为我能周遍了知,于一切法之中,得到无边之性。而那些众生,虽然显现在我所知性之中,但那些毕竟不能知道我的知性,就错误的认为那些众生不能得到无边之性,只可叫做有边的心性。
第四种是生灭分位。修定人欲穷究行阴,一心想把行阴灭除。故在定时,觉得行阴已灭,而出定后觉得行阴又生。就用妄心来揣测,以为一切众生,于一身中,也都是半生半灭。众生既然如此,则世界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一半有边,一半无边。生时执为有边,灭时执为无边。由于这种妄计有边无边,导致堕落外道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是第四种外道所立的有边无边论。
其实行阴本来就是虚妄显现。在虚妄中去求一个灭,本身就是虚妄的邪见。既然是虚妄,又去灭什么呢?修行就要中道了义:不落空不着有,偏空偏有都是落于两边外道邪论。
修正定的人,已有坚凝不动的定力,魔不能扰。可是,外魔不生,而心魔生。此人想探究十二类众生生灭变化的根本,当观察行阴扰动元性时,若能不动心不生念,就没有妄想。一生心一动念,就发生毛病。所谓开口便错,动念即乖。正是因为他不知一切本是虚妄,既是虚妄,本无须计较。而他又在虚妄中,妄生这个计较的心念,便堕入外道四种颠倒,不死矫乱,遍计虚论。
第一种于行阴生灭相中,分别而成八种邪见。修定人错误的认为行阴是一切变化根本,见行阴迁变流转处,就叫做变。见行阴前后相续处,就叫做常。见八万劫内,有众生生叫做生。见八万劫外,无众生生叫做灭。见到前阴灭,后阴还未起时,中间必有一相续之因,这是阿赖耶识,也就是中阴身。行者不识,因见其性相续不断,便叫做增。见到行阴正在生灭相续中,好像前后际断,中间有所离处,就叫做减。见到各各众生的生处,叫做有。见到各各众生的亡处,叫做无。虽然都是依行阴之理而观察,但因缘不同,便卡在各自的角度上,这些都不是真正最根本的本心。所以因缘不同,所见有别,因为不知真心根本,因此没有正知正见。若遇到有求法的人,来问佛教义理,就答以两可之词,好像说:我现在亦生亦灭,亦有亦无,亦增亦减。不论什么时候,都乱语连篇,满口矛盾。令求法的人糊里糊涂,无从捉摸,还失去他要问的问题,乱套了。
第二种于行阴生住二相,妄计一切都无。修定人细心观察行阴当前的心,见到行阴生住二相都灭时,便错误的以为一切都无。既无所见,认为已证一切法皆无之理。假使有人来问法,他只答一个无,无论什么道理都答无。除无之外什么都不说,令人摸不到头绪。比如有人问:我应该如何修行?应该念佛吗?修持戒法门好不好?他全部都回答一个字:无!百问千问都是如此,还以为自己开了悟。真是自误误人。
第三种于行阴生灭相,妄计一切都有。修定人细心观察行阴当前的心,各各生处,便以为有生相必有灭相,有灭亦必有生,就错误的把见到的当作真实,误认为已证知一切法皆有之理。假使有人来问法,只答一个是字,除是之外,什么也不说。是即是有,其实依然还是落入颠倒见。
第四种于行阴生灭相,妄计亦有亦无。修定人观察行阴,有无都见,既见心念生处,又见心念灭处。所见的境既已分枝,能观之心也昏乱,没有头绪,难以肯定谁是谁非。如有人来问法,只好答也有,或者也无。或者是也无之中,不是也有。前言后语都是乱说,令人无从追问。
由于沉浸在自己所见的角度境界中,不知道那些不是真正的根本,错把这些当成真实,就有了这种矫乱虚无的计度,便堕入外道之邪见中,迷惑菩提真性。这就是第五种外道,四颠倒性,不死矫乱的遍计虚论。
为何叫外道?凡是理论不正确,邪知邪见,道理不透彻,不能真正的契合本心根本,而迷惑在变化的现象上,都叫做外道。总的来讲,一切迷惑而心外求法,统统名为外道。外道认为无想天为不死天,所以说不死。外道对于问法,回答无定,叫做矫乱。遍计是遍计执性,是错觉上的概念。还有依他起性,比如夜间见到绳子误以为是蛇,就是依他起性。这就是错觉上的遍执计性。实际上呢,究竟是绳不是蛇,真正的实相是圆成实性。
又修耳根圆通之善男子,定力坚强,所以外魔不能侵入。但是还有心魔却更难调伏。他欲穷尽追究众生生灭的根元,观察行阴幽清常扰动元,像水波浪,迁流不息,错以为这个就是根本。就生出虚妄错觉上的观念,认为行阴为诸动的根本,色、受、想三阴现在虽已灭,将来必重生。如此便生邪知见,堕入死后有相论。
或者自己固守身形,百般养护,认为四大之色,都是我身。或见我性圆融,遍含十方国土,说四大之色,都属于我之内,我大色小。或见眼前之色,都随我回旋往复,说色是属于我,为我所有。或见我于行阴中迁流相续,行阴相续,我也相续,便又说我在色里面,色大我小。总之,全部都是依靠错觉上的观念而妄自计度,认为死后有相。行阴如此,其他三阴也是一样。故在色、受、想、行四种阴里,辗转循环虚妄计度,四四一十六,共有十六种相状。
因为这个错觉颠倒的妄想计度,所以他就从此推测,菩提烦恼,也是一样。菩提永远是菩提,烦恼永远是烦恼,两者是并驱,不相违背,不相抵触。因为妄计身后有相,所以堕落外道的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是第六种外道,创立五阴中,认为死后依然有相,依此颠倒不正之妄心观念,而发出颠倒之论。
又修耳根圆通之善男子,已得坚凝正心,外魔不得侵入。而心魔却不能降服,因在虚幻中错误的找寻众生之生灭根本,观察行阴常扰动元,见色、受、想三阴已灭,不复存在,认为是先有而后无。沉迷在这个因缘上的虚妄境界,就生出颠倒妄见,以为死后必归断灭。于是就堕入死后无相的断灭外道论中。
行者在定中,见到四大之色阴消灭,则身形就无所依附。观察想阴消灭,则识心无所系连。想到受阴也灭,那么色想二阴也完全没有系连。色、受、想三阴既已消灭,纵有生灭之行阴,若无受想二阴,就没有知觉,就和草木一样。既然现在身中四阴,尚且无相可得,何况死后,哪里还有诸相呢?因此就用这个错觉上的观念妄自推测,死后一定无相。这样循环推究,每一阴生前死后都是无相,则色、受、想、行四阴共有八种无相。由此推测,则涅槃、因果、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一切皆空,徒有虚名而无实质,究竟终归于断灭。
因为妄自推测死后无相,就堕落外道的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是第七种外道,创立五阴中死后无相,依颠倒不正之心,而发出颠倒之论。
又修正定的善男子,已得坚凝正心,魔不能扰。又错以为虚妄显现的行阴是根本,就在这个虚幻中妄想追究众生生灭根本,观察行阴幽清常扰动元。这时虚幻行阴还未灭,区宇清晰,但色受想三阴已灭,所以便以为未灭者就是有,而已灭者就是无。以行阴之有,破三阴之无。以三阴之无,立行阴之有。这人就堕入死后俱非,生起颠倒的妄见。
色受想三阴原先是有,但以定力破之,便成非有。在三阴未破之前,他不能看到行阴,所以说无。等到三阴尽,行阴显现,他又可以看见行阴幽隐而迁流不息,所以说有。
像这样反复循环,由前观后,由后观前,穷尽色受想行四阴之界限,就成为非有色受想行,非无色受想行等八种俱非相。随便举出一阴,做所缘之境,都说是死后非有相、非无相。因为他执迷在所见之相上,便错误以为真,就形成这样的错觉颠倒的谬论。
又因观行阴之性,迁流不息,生灭不实,而宇宙一切万法之性,也是一样迁变虚化,没有实在。因此心中就生出邪知的妄悟,以为所有一切法,都是有无俱非,就有非有,说无非无,有无虚实,失却把握。
由于妄计生前非有非无,死后也是俱非,导致他对以后之路昏暗茫然,没有实际结论。于是就堕落外道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是第八种外道,创立五阴中死后俱非,依颠倒心,而发出颠倒谬论。
又修正定的人,已得坚凝正心,魔不得侵。便能继续深入,又在妄想中不觉,而穷究众生生灭根本。观察行阴幽清常扰动元时,色受想三阴之后的行阴灭时,念念灭处,死后断灭。就妄生揣测,以为生人天七处(七处即人间、欲界、四禅和无色界等),死后也都是断灭,故堕入外道七断灭论。
或计四洲六欲天处身灭:或初禅天的欲尽灭,或二禅天的苦尽灭,或三禅天的极乐灭,或四禅天和四空天的极舍灭。这样循环推测,穷尽四洲、六欲天(共二际),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四际),再加四空外(一际),总共七际,都归寂灭。现前的总要消灭,灭后必不再生。
因此妄自揣测,死后必归断灭,就堕落外道邪见之中,迷失菩提真性。这是第九种外道,创立于五阴中死后断灭,由颠倒心而发出颠倒的邪论。
又修正定的善男子,已得坚凝正心,魔不能扰。但又陷入虚妄不能觉悟,故开始颠倒追究众生生灭根本。见行阴幽清常扰动元,念念迁流,相续无间。因见无间断,便妄想揣测后必是有,既在有上妄生计度,就堕入外道的五种涅槃论。
或者妄执欲界即六欲天,为转生死成涅槃之处。因修定人这时已是想阴尽,行阴现,便初得天眼,能观见六欲天界光明清净,超乎日月,远离人间的污浊,所以心生欢喜爱慕,认为这就是涅槃真境。或者以初禅天,离生喜乐地,苦恼不逼为现在涅槃。或者以二禅天,定生喜乐地,忧愁不逼为现在涅槃。或者以三禅离喜妙乐地,极之喜悦,得大随顺为现在涅槃。或者以四禅舍念清净地,苦乐双亡,三灾不及,故不受轮回生灭为现在涅槃。
上面五处,其实都属于有漏的虚妄境界,并非真实境,现在妄执五处都是涅槃,便执迷错假颠倒,将有漏天误解做无漏涅槃,还以为是最安稳,最清净的所依之地。这样循环观察,妄执此虚妄显现的五处是无上的究竟极果。
由是错觉妄计现在五处都是涅槃,都可以享受寂灭之快乐,于是就停滞住在此处,便堕落外道邪见,迷惑菩提真性。这就是第十种外道,创立五阴中五种错假涅槃。
阿难,以上十种邪见,都是因修行禅定时,被虚妄行阴所覆盖而不见真心,以致正定与妄想交战于心中,互为胜负,产生这些狂妄见解。只因众生素来都是冥顽糊涂,不知真心根本,因此遇到这些境界,反迷惑为已经悟解,认为已经证果,造成大妄语口业,将来必堕无间地狱。
你们必须在我灭度后,将如来这些话,转告末法时代的众生,使他们能普遍觉察,彻底明白这些道理。不要使心魔自造深重罪业。当保持他们的禅定,护持他们的道业,消除他们的邪见,使他们明白真实义理,于求佛道之途中,不走错假弯路,不使他们心中有所祈求,得少为足。要做真觉法王,标榜人天的清净规范,作为成佛的指南。
现在讲识阴始终之相。
阿难,这个修正定的善男子,虚妄行阴已破尽,则世间十二类众生,共同生灭所依的根本,清幽扰动的相状,就会忽然消灭。其实一切都在虚幻中,生或灭都是虚幻相,并不是真实。但是修行人不知本心真性的正见,就依然还在颠倒中,妄生邪见,造作一切虚妄之业。有漏是指沉迷虚妄不能觉悟,业是虚妄所生,就是指有漏罪业。因行阴作业牵引识阴,投生而受果报,故行阴为识阴酬偿宿业之脉络。脉络是深沉难见、微细难知,是虚妄生命的枢纽。今行阴破,则脉断命绝,感应悬绝。
众生为五阴所覆盖,故轮回生死,如处长夜。今行阴尽,识阴显,自性即将放光明,就如同已见东方晓色,曙光初升。这时六根虚明寂静,不再随着虚妄六尘境界而奔驰放逸。内根外尘打成一片,湛然光明,内不见根,外不见尘,已达入无所入,根尘两亡之境。这时识精自然显露,所以就明白十二类众生,各自受命的缘由。到这时,只有识精元明,没有虚妄行阴生灭业因,所以不再受虚妄牵引受生,显现虚妄中互相感召的果报。此时唯见十方世界同一识性,更无他物。真精妙色,真妄和合之幽秘识阴,已不再沉隐而得显现。但这只是已得六解,仍未亡一的境界,依然还不是真正的圆满根本妙心。不得真正的真心光明,只是初晓。因仍为虚妄识阴所蒙蔽,所以叫做识阴区宇。
若于十二类众生,业果不再互相感召受生,而得到同是一个识体,再精进正定,运用金刚智之力,消灭虚妄显现的六根门户的局限,成为圆融清净真觉,就能圆融无碍。一根能为诸根用,眼不仅能见还能闻,耳、鼻、舌等等也是一样,六根相通,可以互相使用,了无障碍。十方世界和自己身心,如晶莹无瑕的琉璃,内根外境,浑然圆融,清净明彻,这就是识阴已尽的境界。众生因识阴覆盖,所以在本来没有相同或相异的本体中,虚妄成异。因地颠倒妄现同异的分别,故名命浊。现在识阴破除而真性自现,这人就能超越命浊。反观识阴的来处,其实还是颠倒妄想,非有非无,虚幻不实,以这个颠倒妄想为根本。
现在讲识阴十种邪执。
阿难,这修圆通正定的善男子,已经彻底破除了妄现生灭的行阴幽清常扰之动相,已趋澄静。再精进用功,至识阴显现。虽然此时识阴寂灭之性现前,但真精妙用还不能契合真性而圆照法界。
现在已经能够破掉虚妄的自身六根相互障碍,达到自由开合互相为用,还能与十方各类众生,同一见闻觉知。觉知既然相通吻合,就能证入圆妙觉元之识阴性体。这时假如以为这个圆入识阴就是真正的本心,错误的妄立为真常的实境,便会生出错误的狂胜见解,此人因此邪见,就会堕入非因计因的邪见。识阴本非真因,而错执为真因,就与黄发外道所执的冥谛一样,错误的把这个虚妄当成究竟真实处。如此而成为他们的伴侣,迷惑菩提佛果,亡失正知正见真智慧。
这是识阴第一种邪执,非因计因,妄立所得的心,成为所归的果位。与真正的真心自性是背道而驰。
阿难,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破行阴生灭迁流的虚妄之相,此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还不能圆照法界。若于行阴破而识阴显现之时,错误的以为识阴就是究竟真体归处,把这个错觉上的境界当为真心自体,就会错误的以为尽虚空遍法界,十二类众生皆从我身中识体流出。这样,识体为能流,世界众生为所流,还是能所不断。我能生众生,众生不能生我,便生出这种邪解。这个人就堕入能非能执,如摩醯首罗(译大自在,或大我慢,是色界顶天。有三眼、八臂手执白拂,骑大白牛,悠游自在,还能现无边众生身形)。此修行人成为大自在天的伴侣,迷惑佛果菩提,亡失正知正见。
这是识阴第二种邪执,错误的立识阴为能生因心,十方众生为之所生,以为这是真正的实果。如此便于与涅槃城背道而驰。生到大慢天,妄执遍圆种族。
真心遍在圆融,哪有什么能所对立?落任何一个虚妄而不觉,就会颠倒而能所,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本心真体,只是迷惑于幻现而已。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灭尽行阴生灭迁流之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如果这个修行人于行阴破除而识阴显现之时,错误的以为识阴为究竟真体处,便产生怀疑自己的身心,都是从识阴中流出,十方虚空也是从它生起,就误以为这个识阴就是真常真体佛性。其实他不知道识阴依然还是不生灭与生灭,真和妄的和合识,必须破掉这个虚妄的和合识,灭相续心,生灭既灭,寂灭现前,才能真正返回常住真心自性。现在识阴尚未破尽,还在生灭中,而此修行人过早的以为这个就是真常,如此不但覆盖不生不灭的真心,而且还必定因此迷惑而生出邪见。此人就会堕落在错认为识阴为常,我及众生为非常的邪执中,成为自在天(即欲界天)波旬魔王之伴侣。自在天执自己为能生,万物为所生。能生者常,所生者非常。迷惑佛果菩提,误入魔道,亡失正知正见。
这是识阴第三种邪执,错误的认为识能是生我身心的因,是我的根本归依处。把虚妄的生灭之识,错认当作真常身的虚妄果,如此便是与真性涅槃背道而驰。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破行阴生灭迁流之细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如果迷惑于此,不知这个识阴不是真正的本心,于是,就因为见到这个识阴性是广大周遍,由此妄立邪解,以为一切万物都是由识性产生,人与万物又同出一流,则十方草木,当然与人无异,那么,草木也应当属于有情。草木可以为人,人死还可为草木,不分有情无情,皆属有知,如是而生出邪见。此人将本来无情的草木执为有情,就堕入知实无知的邪执中。和婆吒、霰尼一样,这两种外道认为一切有情无情都有知觉。因此邪见而迷惑佛果菩提,亡失正知正见。
这是识阴第四种邪执,沉迷虚妄错假而误以为识阴圆遍一切,把这个当作是真正的根本,是生一切事物的因心。而以无情无知之物,认作有情有知,成为虚无错谬之果。如此邪见便违背涅槃真性。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灭尽行阴生灭迁流之细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识精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修者不知真心根本,见到的当前的六根圆融,互相为用,没有阻碍,可以得到大随顺状态,便以为这个就是真正的圆融真心。于是就错误的得出结论,以为一切万象,都是由四大产生,而四大则为常住不变。于是背离自性本具的性火、水、风等等,反而追求外火的光明。追求外水的清净,外风的周流。便开始随错觉而各随己执,崇拜侍奉。错误的把群尘四大当作产生万物的根源,当成根本常住。因为这个错觉上的邪见,这人就会堕入生、无生的谬执中。
四大本不能生,而以为是能生。就和迦叶波(译作大龟氏)、婆罗门(译作净裔)等外道做伴侣,他们都是以身为因,修一切苦行,或恭敬火,或恭敬水,希望得到脱离生死,证得真常。因此迷惑佛果菩提,亡失正知正见。
这是识阴第五种邪执,错误的认为四大为根本,误把四大当成有知而崇拜侍奉,迷失真如之性,堕落唯物之邪见。妄立四大无知群尘,作为出生死之因,而妄求能生真常之乐果,错乱修习。如此便远离真实圆通,堕落颠倒外道。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破行阴生灭迁流细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妙真明,尚未能圆照法界。修行人便在这样的状态下,把这个识阴的虚无性体,错误的当作究竟真性根本。所以就想毁灭四大化成的根身和国土,纤尘不立。以这虚无不实之地,作为究竟归依处,舍弃正见本修,不再前进。这人就会堕落于归、无归的邪执中,认为有所归,其实无可归,就和无想四空天的舜若多(译作虚空神)作为伴侣,从此迷惑佛果菩提,失去正知正见。
这是识阴第六种邪执,妄以圆明虚无之心为因,成立空亡之果,不仅远离本修圆通,违背涅槃圣果,还生于一切断灭,无复续生之外道种族。
又修圆通之善男子,已尽行阴生灭迁流之细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此修行人错把识阴这个湛然不动的体性,认为是圆满真心常住。于是就出现希求自己色身也和识阴一样的虚妄想法,能够坚固常存,永生不死。因此便生出邪见,就堕于贪非贪执,贪求色身永远长生,而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事。这就和诸阿斯陀(译作无比即长寿仙)求长寿者做伴侣,迷惑佛果菩提,失去正知正见。
这是识阴第七种邪执,错执识阴为受命的根本,把色身变成虚幻当作因心,趣向长恋尘劳,贪求固形不死的果报。如此邪见就会背离涅槃圣果,堕妄想延长寿命之仙族外道。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尽行阴生灭迁流细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因此修行人见到识阴为一切众生生命的根源,遍一切处,融通无碍。因此知道一切世间尘劳,都与识阴有关。尘在命就在,尘亡命也亡。因修行人不知道这个迷惑所见的境界不是真正的真心,所以就生出错误的见解,开始贪恋尘劳,害怕尘劳灭尽,命也就随着断绝。这时,因行阴除尽而识阴显现,所以一切皆圆融变化,随心所欲,可以变现庄严华丽的莲花宫殿,广增七宝奇珍,妖艳美女。此修行人误以为这些就是真实,从此就放纵其心,恣情娱乐,以无常声色之乐,错当作真常之妙乐,生出邪知邪见。这人就堕入真、无真的邪执,妄执业识,以为这个识阴就是根本命源的真常。而虚妄显现的命元哪里是真常呢?就像叱只(译作结缚)、迦罗(译作我所作)天魔之类,自以为三界一切众生束缚不自由,都是为我所作。本欲出尘,今反留尘,成为天魔的伴侣。
这是识阴第八种邪执,以虚妄的邪思纵欲为因心,以必定不能摆脱炽盛的虚妄尘劳为果觉。所以,不断欲而修禅,必落邪魔种族。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尽行阴生灭迁流之细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精真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此人已明白十二类众生各自受命的元由,也知道识阴能普遍含藏一切有漏和无漏的种子,为凡圣所共依托之地。因此就分别出圣位是精,凡位是粗。认圣道则真,外道是伪。而世间法和出世间法,都是依因而感果,自作自受。于是急切的想舍伪从真,只求修证,速出三界。落这一念急切的贪心,就是妄想,导致违背一乘实相的清净道。
什么是一乘实相?非空非有,即空即有,称性起修,全修契性,无生死可了,亦无涅槃可证,叫做一乘实相。现在既然见苦而想断烦恼,为证寂灭而修道,而停留于寂灭的虚妄幻城,错当作是涅槃的见解,得少为足。以为所作已办,生死已了,不受后有,于是不求前进,不肯回小向大而再求佛乘。这个人就堕入定性声闻,为钝根阿罗汉。或四禅天中的无闻比丘,未得言得,未证言证,成为增上慢人的伴侣。
这是识阴第九种邪执,虽非外道,但用心不正,只求圆满易粗为精,以四谛相应为因地心,而趣向于沉空滞寂之果位,远离本修圆通,违背涅槃圣果,成为定性声闻,生于缠空种族。不求前进,又不愿后退,所以被空所缠缚。空本无物,怎能束缚?这就是头上安头,空上安空。
又修圆通的善男子,已尽行阴生灭迁流之细相,这时识阴寂灭之性虽现前,但其真精妙明,尚未能圆照法界。此人于六根圆融,互相为用,清净妙明心中,照见众生各自受因果经历的元由,于是便再发心研究更深妙理。但他错把这种状态误认为是涅槃胜解,是究竟归依处。便安住不前,不再求真如不动的寂灭场地。此人就会堕入定性辟支(缘觉、独觉),与不回小向大的小乘作为伴侣,迷惑菩提佛果,亡失正见。
这是识阴第十种邪执,此是识阴境界的圆遍诸类,即是与各类众生的觉知性,融通吻合为因心,而证寂灭湛明之果。所以生于独觉缘觉,无师自悟。认为理圆智明,得少为足,成为自了汉。所以虽有妙用,但只能得意生身,不得应化身,终不能入真正本心圆满。
阿难,以上十种禅那所现境界,皆因迷惑无知,不知真心不染一尘的正见,以伪乱真,导致误入歧途,生起颠狂见解。由执狂解而不自觉,反以得少为足,未证言证。未至寂灭现前,就生出满足已证寂灭之想。这都是识阴将破而未破的时候,正定与妄念交战的状态。若妄生贪嗔欲念,就会走火入魔。一着魔境就难破除,虽有人指点,也执迷不信,终至堕落。
众生愚顽无慧,又不能正确的评判自己,遇到境界现前,就随自己平生爱好,加上积劫的习染,迷惑心窍,欣然执着现境,不知道境界和自己的爱好习气等等,其实都是因缘的流转,本无任何实体可得。所以就被迷惑,错误的以为这个虚妄随缘显现出来的境界就是究竟的真心处。还以为证得无上菩提,未证言证,成为大妄语。
外道邪魔虽也能感得有漏禅定的福果,但福业享尽,必堕无间地狱。声闻缘觉,虽获无漏禅定所感的圣果,但只能止步于虚妄化城,不能再增进证菩提真果。
虽是人人皆可成佛,但成佛必定经过长期修持,不是一下子便可成佛。好像读书一样,经多少年才能毕业,多少年才能得硕士,多少年才能得博士。怎可一步没有迈,便妄说已证果成佛呢?
你们要怀救世的悲心,秉承如来度生之道,在我灭度以后,应将这种判别邪魔的法门,传示给末法的众生,使他们普遍明白这种道理,不要令他们被见爱之魔所扰。什么是见爱魔?从一至七是见魔,狂解妄见。第八是见爱魔,因贪恋尘劳。后二种二乘人,于界内的见爱虽然已经断掉,而界外见爱还是存在。因离有却又落一个空,但求自利,不知利他,故不能成就无上菩提。这都是自心见魔,自作罪业之因,而堕沉沦之果。故必须保护修禅定的人,拯救他们,令他们消除邪见、障道因缘,使身心清净,自然能入佛之知见。从此完成破五阴、超五浊而成佛道,不再误入歧路。
这破五阴魔境的法门,是过去世,恒沙劫中无量无数的先佛,都依此法门而得深心开悟,明白佛的正知正见,成就无上菩提之道。
识阴若是破尽,则现前的六根不复隔碍,见、闻、觉、知就可以相互为用。再精进不懈,便能证入菩萨的金刚干慧(即等觉后心)之干慧地。
圆明即能证妙智。精心,是所证理体。以能证智,证所证体,从体起用,体用双彰,于中再起变化,就如晶莹的琉璃一样,内含宝月,洞照无遗。圆明是般若德,即报身。精心是法身德,即法身。于中变化是解脱德,即应身。这是说一超便能直入等觉后心,证佛三德,齐等于佛。故能超越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心,乃至菩萨所行金刚十地,以及等觉菩萨所证之圆明。
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心,乃至等觉,都是妙庄严路。能超越妙庄严路,便能直入如来,万德庄严的大觉果海。至此就能圆满菩提,圆满真实究竟义。二执除,三惑尽,证得一切种智,契合本有真性,归无所得,即与本觉契合为一。圆满无余本来就是圆满,并不是从外所得。
这是过去世的诸佛世尊,在修止、观之时,用妙觉明察,即定慧观察力,来分析微细魔事。一旦魔境现前的时候,若能认识清楚,心中不住不着,不生胜解,心垢洗除,心魔不作,自然不会堕落邪见网中。
阴魔既然消灭,心魔不生,则天魔外道,自然摧肝碎胆,大力鬼神也都魂消魄丧。至于魑魅魍魉诸小鬼等,更是销声匿迹,不敢复出。这样便可超越各种圣位,直达菩提大道。至此上升诸圣位之功德,也自然圆满,无有丝毫欠缺。纵然是下劣二乘,如果能回小向大,力求增进,不再迷闷,也能进取诸佛所证的大涅槃圣果。
末法时代的愚钝众生,当然不能辨别定中种种差别魔事,又不知佛所说的辨别邪魔法门。所以他们虽然乐于修习禅定,却难免受邪魔所迷惑。你应该教导他,持念我的楞严咒。如果是愚昧不能读诵,就把此咒工整抄写下来,悬挂在禅堂内,或带在身上。这咒所在之处,皆有金刚藏王菩萨及其眷属,日夜随侍保护,令一切天魔外道,不能侵犯。
阿难听完佛陀的开示,立即站起来,恭敬顶礼,钦承法旨,口持心忆,不敢忘失。于大众中再向佛说:我现在还有三点疑问:第一,如佛所说,五阴皆以妄想为根本。但我等平日只知五阴相妄,当体即空,并未得如来详细开示,为何五阴皆以妄想为根本?妄想是从哪里来的?第二,五阴既然都是以妄想为本,现在要灭除,究竟是一次顿除,还是渐次灭除?第三,欲破五阴境界,但以何处是它的界限边际呢?
佛告阿难:精真妙明的本觉真心,本来是圆满清净,纯一无杂,至真无妄,根本就没有界内的分段生死,没有界外的所证涅槃,没有想相为尘,没有识情为垢,没有晦昧的虚空,哪里还有五阴的差别相呢?这些都是由妄想所产生的。
推究这妄想的根本,都是因本觉妙明的真心中,一念妄动,成为阿赖耶识。因动所以便能显现出见,依能见所以就有被见的境界妄现,就发生相分。既有见、相二分,就发生有情世间和器界世间。就好像演若达多,迷头认影,头本来在,但他却妄想没有而产生惊恐。影子本来非实,而他反以为真。这就是众生不知真本有,而反迷为失。妄本空,而反迷为有。因此迷真逐妄,认妄作真,从迷积迷,流转生死,没有停止。
妄本无因,如果真的有因,那就必定不是妄。只是妄想辗转相因,递相为种子,就于虚妄中,假立因缘性。以前讲法中所说的如是因如是缘等等,只是用来破外道,是方便之说,并没有真实的意义。而一般外道拨无因果,还迷于因缘,妄说五阴为自然性。不知连眼前的虚空,看似不动不坏,其实仍是虚妄无实。文殊菩萨说:虚空生于自性中,好像大海中一个小浮沤而已,岂不是虚妄不实?若说因缘,已是不对,若再说自然,更是戏论。这些都是众生虚妄颠倒计度而已。
阿难,如果知道这个妄想确实是真的有所来处,那就可以说妄想是从因缘生。但是妄想根本没有来处,那就是妄想呀,妄想哪里会是真的呢?是诸法空相,当体全空,所以说妄想是因缘所生法,根本就不能成立。何况连因缘都不知的外道,还推说为自然,岂不是更加虚妄?因此今天为你们说明,五阴的本因只是妄想而已,并无真实所来。
如果想探求妄想之因,那就是因为依真起妄,生出五阴山,把你的如来藏性压住,还来了六个土匪,占据山头,招兵买马,打家劫舍,无所不为,害到主人乌烟瘴气,失去正知正见,埋没了自性光明。现在要把六贼降伏,五阴破尽,才能恢复如来藏性的本来光明。
五阴妄想的第一种,色阴坚固妄想。例如你现在之身体,先是由父母之爱欲妄想而生起,如果你的中阴身,没有情感爱憎的妄想,就不会揽为自体,不会来投胎。必须父母与自己三人的妄想感应和合,才能于和合妄想中,传续命根。
前面说到:流爱为种,纳想成胎,胎因情有。生命是由彼此互相情想而继续。把想阴破掉,没有妄想,就能了生死。
上文所说:心想醋味,口中就流涎。心想登高,足心就感酸软。然而眼前并没有悬崖,也没有酸物,只是凭你的妄想,而口水酸麻,立刻相应。如果你的身体和这些虚妄不是同一类,那么为什么因说酸,口中流涎?想登高,足心酸软?既然口涎足酸都是由妄想而生,就知道你的身体也同样是虚妄了。所以要知道,你现在之色身,是父母欲爱所生,欲爱是坚固不可解,而你之流爱妄想,更坚固有力。内根和外界都是如此。如前文说:坚明立碍,空晦暗中,结暗为色。这些都是以坚固凝想而成色,所以叫做色阴坚固第一妄想。
按照上面的比喻来说,因有临高的妄想心,就能使你的形体,真正感受酸涩之苦。由于想心为因而有受,就能扰动色因的形体,所以你现前之受阴,顺之则乐受,受人赞叹,心生欢喜。违之则苦受,受人毁谤,心生嗔恨。这苦乐二境,长久以来不停的操纵你的身心。但是这些都是虚妄所生,都不是真实的呀。况且受阴又无体,只是虚明,因虚才能容纳顺和逆,因明才能知苦和乐,因此受阴为虚明第二妄想。
现在说想阴。由你第六意识的想念思虑,能役使你的身躯。而身属色法,念属心法,身与想念,本来不是同一类。为什么身形会随想念所使,攀缘种种形像呢?现在因这个想阴的心念生起,就能使你的身形,时刻与念虑相应。
所谓一念不生全体现。这个全体,就是如来藏性本来面目。但是六根忽动被云遮,稍一举心动念,即把本有光明遮盖。由此可见现前一念的重要性,若能一念不生,一念不灭,当下就是如如佛呀。
醒时即为想心,睡时即梦。而你的想念,摇动妄情,不管醒时还是睡时,依然与色、心两处相应。如前文比喻,有人在睡觉的时候,邻家有人捣米。其人梦中听到捣声,就当成别的状态,以为是击鼓或敲钟。在梦中还疑惑这个钟声,怎么和木敲石头的响声一样呢?这个比喻,就是现在所说的色心双融,寤寐互通的作用。这就叫做融通的第三种妄想。
生灭变化的理体,迁流不息,密密推移,难于觉察。犹如人体上,指甲渐长,头发渐生,少时天真活泼,壮年血气方刚,转眼年老,发白面皱,这些都是行阴日夜不停地生住异灭,新陈代谢。但从古至今,人生都是在生老病死中轮转,永不停息的糊涂来去,有多少人能觉悟呢?
阿难,如果说这不停迁流变化的行阴,不是你的心,那么为什么能使你的形体变迁呢?如果说这个行阴真是你的心,为什么你又一无所觉呢?两边都破,说是也不对,说不是也不对,究竟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这就是妄想呀。妄想中还谈什么是或者不是呢?由此可知,你现前这个念念迁流,幽隐难见的行阴,全属虚妄,故叫做行阴幽隐第四妄想。
如果你的识阴,是精明而湛然不摇动,确实没有虚浮之想,没有迁扰之相,似一似常,那么就应当与如来藏相通。然而你的身体,仍然不出于见、闻、觉、知的范畴。如果是真性清澈无染,就不应该还存有习气的虚妄。好像真金一样不会再杂有泥沙。为何你们在多年前,曾看见一种奇物,多年以后,本已完全忘记,后来忽然又看见那件奇物,却又记忆起来,毫无遗忘呢?那就证明你们的八识田中,已经留下了薰习过的种子。虽然识精是澄然不摇动,但它是念念受前七识生灭,妄习所熏,经年累劫,多至无法计算。
阿难,你当知道,这八识虽是湛然不动,但以真熏之则成真,以妄熏之则成妄,所以这个依然不是真常不动之性。比如急流之水,远远望去好像安静不动,其实水流非常急,所以才看不出流动之相,并不是没有流动。所以说,如果这个识阴不是前四阴的妄想根元,怎么又会受妄染所熏习?
这些微细妄想,要到何时才能消灭呢?除非你的六根能够互相为用,开合自在,识阴完全灭尽,生灭灭已,寂灭现前。要不然这些微细妄想,是永远不能消灭的。
妄想完全破尽,连识精也彻底纯真的时候,便能转八识成为大圆满镜智。
所以你现在的见、闻、觉、知、嗅、尝六精之性,即第八识,是念念受熏,互相串通。虽是习气很细微,也能够令它不消失。但这湛然精明不动,是以一分无明为能串,而以六根习气为所串,这些都是虚妄不实的呀,所以这个依然还是妄象虚无,似有非有,似无非无。凡夫不知道这个道理,还妄执为生命的根源。二乘人则错认作涅槃,都是颠倒。所以,识阴是第五种颠倒的微细精想。
这时识阴不叫妄想,而叫精想。因为虽然并非真正的妙精明心,但已经是如同捏目所见的第二月了,故名精想。如能去妄存真,放开手指,便成真月。
阿难,这五阴是由想行识三阴,造作业因,而招感色受之果,覆盖了真性。所以,此五阴都叫做五受阴,又叫五取蕴。一切众生都虚妄揽此以为自体,故此身也叫五蕴幻身,或五阴身。总之都是妄想所成,并不是真如妙心所本有的。
你现在想要知道因界的深浅,当知有相的色,无相的空,就是色阴的边际。色是浅界,空是深界。如果只是离开诸色相,而不是包括色和空的全部,是不行的。必须空有都离,才能超出色阴的边际。
受阴是以六根对六尘,取着叫触,厌舍叫离,触是浅界,离是深界。只知尽触,不知尽离,不能叫做尽其边际,必须离触俱尽,才能超出受阴边际。
想阴以有念为记,无念为忘,记是浅界,忘是深界。只是离开诸念,不叫做尽其边际,必须有念无念都尽,念和忘都看破超越,才能超出想阴边际。
行阴是迁流,生灭不停,现在就以散心的粗行生相为浅界,定心的细行灭相为深界。只尽瀑流的粗相,不叫尽其边际。必须连清幽细相全尽,才能超行阴边际。
识阴以入湛为浅界,以入无所入,即合湛为深界。但只是旋流入湛,还不能尽识阴边际。必须尽入湛合湛,内外明彻六根互用,才能超出识阴边际。
这五阴的根元,是由于一念妄动,迷藏性以为识性,成为生因识有。有识相就有行,动必取境就有想,能取见分就是受,所取相分就是色。因一念妄动,便成五阴重叠浑浊相。
灭从色除:若是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则色性自灭,而受、想、行、识亦随而灭,是由粗而细。五阴之生起,就如人穿衣一样,先自内向外而穿。五阴消灭,就如人脱衣,必自外向内而脱。
若能明白五阴本因都是妄想而来,当体即空。由此一念顿悟,便能消除五重妄想。如果就事来讲,则世间一切所有物,虽都是菩提妙明真心显现,但因无量劫以来,我执太深,法执更坚,色心诸法,都有微细种子,潜藏于八识田中,所以便不能一念就可以顿灭,必须次第来扫除。故用戒定慧修持力,由浅而深来次第把它扫除,才能恢复本来清净。
我前面已将毛巾如何解结的道理,详细的告诉了你。你应该把这个妄想的根本元由,研究明白清楚,才可以传示给将来末法时期的修行人。使他们都能够认识五阴之虚妄,自然会对生死轮回,生出深切的厌离。又知道本有不生不灭的涅槃妙果,就不会再留恋三界了。
阿难,假若有人,能以遍满十方所有虚空的七宝,来奉献微尘数无量诸如来,并皆能一一奉事供养,没有时刻停歇。你认为此人布施诸佛的殊胜因缘,所得的福报多不多呢?
阿难说:虚空是无穷无尽,若珍宝遍满虚空,当然亦是无穷无尽。从前有一个人,仅布施佛陀七个铜钱,死后尚且投生为转轮圣王。何况现在,穷尽虚空,十方国土,皆充满珍宝,来奉献佛陀,那他所得的福报,即使穷劫思量计算,也是算不完的。
佛告阿难:诸佛如来,不说虚妄之语。若是有人,纵使犯了杀、盗、淫、妄四根本大罪,又犯大乘菩萨十恶重罪,瞬息之间,将要堕落此方和他方的阿鼻地狱,而且还需要再辗转经历十方世界所有的无间地狱。若在将要堕落的时候,能够一念回光返照,顿悟圆通。又能将此法门,于末劫中,传示末学修道人,使他们亦能开悟,续佛慧命。则这人的深重罪业,就会应念消灭,将招感地狱苦报之因,化为安乐国土之果。
所得的福报,还远超前面所说的用虚空珍宝,来供养微尘数诸佛的人,超过百千万倍,千万亿倍,甚至无法用算数比喻来说明。因供养珍宝之福为有漏,弘扬法宝能使人契入佛心本体,才是真正的无漏之慧。无漏能了生死,当然超越有漏之福。况且自己圆成道业,还能教化末法众生,远离魔境,得成佛果,故非是世间财施果报所能与之相比的。
阿难,若有众生,能一心不乱,读诵楞严经,及诵持楞严咒,所得的利益,就是我用四无碍辩才来广为宣说,经无量劫也说不完。再能依我的教导,传示给将来末劫时期的修道者,使他们也能明白五阴虚幻,依教修行。这种自行化他的功德,自然会直成菩提圣果,不会再遇一切魔事。
佛说完这部经后,大会中所有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以及一切世间的天、人、阿修罗,无量他方来的菩萨、辟支佛、声闻、圣仙童子,,都满怀欢喜,作礼而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