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缓缓归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5-11 12:32: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夜好睡,醒来温度骤降。初春南国,夜雨过后难掩寒冷料峭。简单用过早餐,拖着女儿奔向西站,在杭州的最后一天,去临安拜访吴越王陵,是一刻也不能耽搁的。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山中春意盎然,迎春花早早开放,陌头陇上荷锄的农人,早已脱去冬装,斗笠下一张黝黑的脸,挂着对泥土无限的爱恋。五十分钟后,进入临安,路口硕大的石碑上,刻着“钱王故里”四个字。女儿问,妈妈,这个钱王究竟是谁啊?

钱王就是吴越王钱镠。他自幼学武,擅长射箭,成年后以贩卖私盐为生。他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后应募投军,任镇海节度使。唐朝覆灭后,中国进入五代十国时期,钱镠创立吴越国,北至苏州,南及福州,,中心就是杭州。

那时候的杭州,远没有当下这般富足。外围海堤时常决口,原来设置的石板早已阻挡不了汹涌的潮水。钱镠动员大批劳力,修筑钱塘江沿岸捍海石塘,用木桩把装满石块的巨大石笼固定在江边,形成坚固的海堤。既保护了农田不再受潮水侵蚀,又因为石塘具有的蓄水作用,使得庄稼得获灌溉之利。

此外,他又设撩湖军,开浚钱塘湖,得其游览、灌溉两利。湖底经年累积的葑草藻荇,被一点一点“撩”了起来。又引湖水为涌金池,与运河相通。西湖整治之后,他转战苏州边上的太湖,设“撩水军”四部、七八千人,专门负责浚湖、筑堤、疏通河浦,使得苏州、嘉兴、长洲等地得享灌溉。他始终把这样一份事业,当作一场硬仗在打。

也许有人会说,说来说去不过就是治水嘛,固海堤、疏淤塞,对江浙一带哪里就来得那么大的贡献?想想看,治水是为了建域。江南河泽之地,渠连着渠、湖牵着湖,海水一旦倒灌,农田庄稼无一幸免,百姓安居乐业又从何谈起?

钱镠大刀阔斧与“水”打了半生交道,终于解除后患,给江南之地带来了新的生机。他对城内的街道、房屋、河渠做了更好的规划,又开通慈云岭,使得钱塘江与两湖之间有了一条通道。

钱镠在位期间,采取保境安民的政策,经济繁荣,渔盐桑蚕之利甲于江南。,与其他小国之间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埋头于自己属地的建设。因此吴越国文士荟萃,人才济济,文艺也著称于世。

沿小路一直向上,拐几个弯,就是吴越王陵。没有磅礴气势,没有绵延神道,从五代十国时期留下来的石像,已被经年风雨侵蚀地看不出样貌。牌坊上高悬的“钱武肃王陵”几个大字,。

踏青石板一路而行,“钱王祠”映入眼帘。钱镠身披盔甲、一身正气的雕像,从从容容立在那里。推开山门,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古树参天,荷塘点闪,碑亭里是乾隆皇帝留下的题刻,山麓间还有一口“婆留井”。相传,钱镠出生时,因相貌丑陋,遭父亲嫌弃,欲投入井中。祖母怜惜,救了回来,他也因此小名唤作“婆留”。

公元932年,钱镠在杭州走完了81年的生命旅程。按其生前所愿,魂归故里。从唐末兴建坟墓,到后来经历宋、元、明、清、民国至今,吴越王墓一直受到政府和钱氏后裔的保护,也是江南唯一保存完好的王陵。

钱镠去世许多年后,到了他的孙子钱俶,北方的宋朝已经气势如虹。赵匡胤大军势如破竹,一口气吞并了十国中的八国。钱俶明白,作为实力最强的吴越国,与其与大宋兵戎相见,拼个你死我活,不如同意将自己的属地纳入宋朝版图。他谨尊钱镠遗训,使国家“不被干戈”,实现和平统一。这也是百家姓“赵钱孙李”,钱氏一族位列第二的原因。

我在祠堂长长的“钱氏家训”面前驻足良久,慢慢品读钱镠对后人的遗训,他说:“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持躬不可不谨严,临财不可不廉介,处事不可不决断,存心不可不宽厚。、钱三强、钱伟长、钱钟书、、钱穆……这些如雷灌耳的名字皆为钱氏后人,又一次印证,家族传承,造的不是财富、不是权势,而是文化。

我看着墓碑上深刻的字,想到眼前这座山包里正长眠着一位伟人,内心感慨万千。长风万里,岁月迢迢,从杭州赶至临安,在零星的历史中怀古,这一趟,是值得的。

走出山门,清风拂面,春日暖阳里带着一种草木的芬芳。沿途偶遇几位踏青的市民,小孩子蹦蹦跳跳在树林里穿梭。脚下便是钱镠的陵寝,一千多年来,长眠在这里的吴越王,已与这葱翠的山体合二为一。我想,这大概是他最想看到的吧。江浙富足、百姓安居,即使在他的陵墓上踏歌而行,也是好的。

余秋雨先生在《杭州宣言》中说,当中国历史主要着眼于朝廷荣显的时候,他没有什么地位;而当中国历史终于把着眼点更多地转向民生和环境的时候,他的形象就会一下子凸显出来。”钱镠相较唐宗宋祖,也许算不上伟大,然而他带给杭州的,却是一种气度。乱世枭雄、学思哲贤,在他看来,这样的标签都没有意义,全心全意为民众谋福址,才是他所关注的。

我对杭州一直有一种误解,好像她生来就是如此文雅、如此繁华,然而,若没有吴越王、没有苏东坡、没有世世代代天长地久与她相相依相伴的杭州人,她又如何文雅、如何繁华?历史赋予每个人不同的史命,把自己做到最好,也就无愧于山河岁月了。

回到杭州,几近夜幕,淡淡的天光稀疏散落,缥缈如在天际。街头艺人拍着手鼓唱着歌,忽然看到头顶枝叶掩映的月亮,巨大一轮现于浮云间。我向远处望去,穹宇边缘一颗灿亮的星,一瞬想起钱镠写给糟糠之妻的信,百炼钢变成绕指柔,将万千恋慕化作给爱人的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