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盼流浪记—骑遇冰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1-13 07:41: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薰衣草的盼望



 2016年9月4日,这一天的计划是从相格宗骑到红龙乡。下午两点,我骑着小绵羊出发了,经过了天路18弯又爬上了海拔4718米的卡子拉山,好似隔世离空。漫漫长路,千山万水,我独享一份宁静的天空,编织着骑行梦。

 出发不久,便下起了很大的冰雹。冰雹透过安全帽打在我有高原红的脸颊上,打在我薄弱的身上,就在那一刻,我那刻蹂躏的心被戳破了。疼痛,就在这时,全都涌出来,缠绵如冬雪。

 第一次见到冰雹,竟是在高原之上。我是海南的女子,浩瀚的大海伴我成长,还有那说不尽的艰苦。幼年时期我是穷养的孩子,我素爱那贫穷与艰苦,它让我在条件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能够做到顺其自然,吃苦而安。

整座卡子拉山都被大雾笼罩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于千万条未知的路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我只与一辆小绵羊作伴,只是朦胧的大雾和无情的冰雹阻止了我前进的脚步。

我望眼欲穿,不见人的踪迹,这时我意识到了人生的苦短与无常。人生短暂的就像打在我身上的冰雹一样,经不起日光照耀。生命的曲线就好比这蜿蜒曲折的山路一样,望不到尽头。

可这时我望到了一个帐篷,伫立于天地之间,这便是希望。
 全身湿透的我在推开帐篷帘帐的那一刻,一个六岁小女孩微笑地迎上来,双手捧着我冰凉的手,用很可爱的声音说:姐姐,你的手好冰,过来这边烤火吧!那一瞬,我热泪盈眶,在一个六岁的孩子面前哭了起来,她紧紧的抱住我,问姐姐怎么了,我感动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六岁的小女孩美的天生丽质难自弃,气质出尘,如此小的年龄就有绝代的风华,使我一见而不能自己。
 
 
这时,孩子的阿妈过来帮我脱下湿透了的鞋子,我坐在地上,“冻”弹不得。然而,正是她们的真情,让我感动的泪流不止……

我坐在灶炉旁取暖的时候,另一个五岁小女孩给我端来了一杯酥油茶,我双手接过,含泪望着她天真的面容,心暖暖的,一时黯黯无言。心里缠绵悱恻地难受,感动地一直用眼泪诉说。
 有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物是那么美好,就好像没有存在过似的。骑车被冰雹袭击,借宿藏民帐篷,邂逅孩子的纯真,喝上一杯暖心的酥油茶,面对神山圣湖虔诚祈祷……

帐篷里,炉灶上的湿袜子和湿裤子,在热火中掩不住荒凉,滴水一点一点地疏狂放纵,流露出了我一路上的辛苦与隐痛。帐篷外,冰雹离思如雨,一声声,空阶落到明。这一夜,我在帐篷里借宿一晚,和孩子们一起度过一段柔软的时光……
 孩子天真的笑容和对我慈悲的关爱,就像晴天落白雨似的明亮缠绵,让我,忍不住爱到心里去。我也想做孩子,一辈子都是孩子…

当我长成大孩子之后,我一直都是被散养,这是我父母的教育方式,他们一直很尊敬我,很支持很理解我的“流浪”,他们爱我,在他们眼里,我所做的一切他们都会包容和认可。我不是叛逆的孩子,我是一个有教养有爱的孩子。一路走来,我一直坚持我的真诚与善良,我对爱不虚伪,对爱恭敬谦卑,甚至在爱里我是很自卑的,就像是被遗失在路边的薰衣草一样,寂寞地、微弱地、安安静静地盛开着,等待有缘人携带紫色来相认。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那个缘人若是不来,我也就随秋草一起干涸,萎谢,褪色,消失了…

缘由天定,爱是天意。

薰衣草的盼望是:等——待

的盼

等待缘人携带紫色来相认


yu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