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文学】柴红||花开花谢又一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5-09 13:41: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人生易老天难老。今天是腊月二十三,老百姓都叫“小年”,一年一度的过年又开始了。每到年关,过年的记忆让人感怀深刻,对亲人的怀念悠然而生,对人生的艰辛感慨万千,对未来生活遐想无尽。

过年的习俗流传了几千年,时至今日仍是我们中国人心中最隆重的节日。中国的农历又叫太阴历,对于北半球的生物来说,过年意味着完成了生长收藏的一个生命周期,又要开始下一个周期的轮回。过年和农耕生活息息相关。今天,就是已经不种庄稼的人仍然热衷于过年。因为人生漫长,过个年就意味着过去一个阶段奔波结束,新的一个阶段即将开始。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暂时停下操劳和奔波,和家人高高兴兴团聚几天,和亲戚朋友叶子贝展吃喝玩乐一会,然后又开始下一个阶段的劳动和奔波。从莘莘学子到外出谋生的大军返乡人流,汇聚成了春运大潮,纵然天南海北相隔千山万水,也挡不住游子归心似箭、回家过年的信心和决心。

我已好多年没在家乡过年了。自从离开家乡到外谋生,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了。回首过去,心情复杂。远离故乡,单打独斗,所受的苦,所遭的罪,只有自己最清楚! 漂泊在外的游子,期盼着过年,过年可以回家,在爸爸妈妈面前可以把自己再变回孩子,找到生命的依靠,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成空想了。

父母已经走了好多年了,每年过年时候,我总感觉到了孤独和无助,忽然就感到心头发酸,眼泪夺眶而出,思念就像湍急的河水,在心底的河床上,冲刷出一道深深的痕,心疼的感觉无以复加。那些不能随风而去的往事浮现在眼前……那是大西北最常见的地方,焦黄的秃山,泛碱的干沟,在陡峭而贫瘠的黄土地上,多年的辛苦劳作让他们提前走到生命的尽头。想到他们,我心中的痛就深深浅浅的随着记忆而翻腾,心头蓦然涌起了一首强烈的旋律——《流浪歌》:“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冬天的风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它湿润了我的眼睛,朦胧中我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那一家人过年时团聚的美好日子……在世事变迁中,当一切美好化成泡影时,才会觉得,记忆中的那个家才是自己心灵停泊的港湾,那几个曾被自己忽略的亲人才是自己有力的臂膀。等你真正明白的时候,岁月就这样一点点消逝了,留下来的只有是孤独和无助。现在想起家乡,想起老家,想起爷爷奶奶父母的那几座孤坟,真是孤坟千里话凄凉的感觉。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总的来说,还是庆幸自己,尽管身生在那个穷山沟沟,走过苦乐的童年少年,历经坎坷的建家立业,命运总算出现转机,步入中年之后,慢慢过上了相对安逸的日子。现在房也有了,车也有了,媳妇也有了,娃也有了,工作也没丢,过年也想回老家拜年转亲戚,让亲戚朋友看到自己光鲜的一面,给亲戚朋友带点上档次的礼物也算是尽点心意,但又怕亲戚们笑脸相迎,亲情满溢地问:“现在政策放开了,你啥时候要二胎啊?”又会让我语塞和不快,想着想着回家乡过年的念头又打消了。

年关已至,过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相信很多人心里都是五味杂陈的。生活在这个幸福年代,物资充足,电商物流快递业的发展更是如火如荼,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想吃的、想要的,想到就能买到,过年吃好的,穿新衣已经不会给大家带来欣喜。唯一盼望的就是有个好心情。腊月二十三“小年”前后,每家每户都要打扫房屋,洗净衣被,理个头,洗个澡,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过个年。我祝愿大家在清理身上的污垢,房屋的灰尘的时候,也将心上的灰尘和污垢洗去!

生存是艰辛的,人生是苦难的,人的欲望更是无穷的,每个人心里时刻是沉重的。我经常听到渭源干公事人的一句口头禅:“挣哈两个寒菜钱”。事实上,每月的这点“寒菜钱”一家人吃喝拉撒的花费后所剩无几,要是“房奴”还没当罢,或者家人有个三灾八难的,那就真是有钱是汉子,没钱汉子难。钱儿是硬头货,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要过年了,大多数做生意人还在推销叫卖,或者求爷爷告奶奶的要账收账……不少人还为钱煎熬着。

“年难过,年难过,年年难过年年过;事无成,事无成,事事无成事事成”。人生永远在路上,往前看不如人,往后看人不如,把这首唐诗:“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改成现代版就是:“他人开宝马,我也有小车;回顾烂摩托,我仍幸福着”。过去的一年,虽说自己挣得钱少,但没向人低三下四的开口借过钱,没住过院,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日子虽然平淡如水,但也安安稳稳的。比起被开膛破肚,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浑身插满塑料管子,上气不接下气,水咽不下去,屎尿出不来,痛苦万分的人,真不知要幸运多少倍。只要我们放下住别墅,开豪车,鲜花掌声的梦,踏踏实实的做个老百姓,心里也是舒服的。钱多了多花,钱少了少花,对镜穿衣,照水下船,对什么也不要挑三拣四的。我脑海中永远记着丰子恺先生回忆弘一大师吃饭的故事。

一次吃斋饭,萝卜白菜煮豆腐,厨师把盐放多了,别人都吃不下去,只有他吃的津津有味,好像香甜无比,末了还要舔干净碗。别人不解,大师说:“咸有咸的滋味,淡有淡的味道,只要你用心去品尝,就会尝到其中的美味”。其实在我们生活中,只要放下那个“我”,我能,我是,我厉害等唯我独尊的观念,生活中仍然到处都是鲜花和笑脸。


名利更是渔钓天下人的工具,人类的欲壑难填,欲望无穷无尽,争斗拼杀,不但坑害了他人,最后也损伤了自己,对谁都没好处。去年快要过年时震惊国人的周薄徐郭令五大家族的覆灭,更证明了历史老人的那句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取其咎”。人有时的智商和禽兽也差不多,鱼就是贪图那点香饵被尖钩钓起,鸟就是贪图那点食物被囚于鸟笼。看今天的世界,无限炫耀着富丽奢华,但人心没底天没边,纷争日起,奸伪日生,烦恼日增,痛苦日剧,所以保持一个平常心,安分守己,安居乐业才是每个人最需要的。

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也是很短暂的。也许我们会想起,过去的一年,好多计划做的事没有做,光阴虚度,一事无成,瞅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只是鬓角的华发又添了好多,岁月又在脸上耕耘出了很多沟沟渠渠。今天在大街上,我恰巧遇到昔日的一位渭源有名的美女,听见她在向同伴感叹:“现在老着不敢看镜镜了,一看就让人伤心!”是呀,年轻时再积骨的人,上些年纪了也没那么英耀了。还是珍惜生命,知足常乐吧!


年关已至,说来也有点怕。买东西跑腿的事我倒还可以,但厨艺真一般,来人不怕花钱,关键是生食变成熟食就是个大问题了。

以上是我想起过年时的一点感想,如有措辞不当,想法偏颇,请多多包涵!过年了,祝大家鸡年大吉,安居乐业!

(图片来自网络)



柴红,网名烂衫居士,。,遂用当时最流行的词语“红”取了名。当过乡镇干部、机关公务员、国企老总,也干过乡村医生。几十年痴迷于对《伤寒杂病论》的研究。偶尔写些生活感悟,娱乐自己。




精彩回放

【随笔】柴红||渭源上湾,那红艳艳的沙棘果

【乡土散文】柴红||悠悠故乡情,渭源麻菜香

【乡土文学】丁兴芳||亮亮同学在永丰

【乡土文学】丁兴芳||亮亮同学在永丰(续集一)

【甘谷文学】张精明||四十岁男人的难言之隐……

【甘谷民俗】李笑||甘谷娃娃,曹要烧盗锄呢

【乡土散文】丁兴芳||强子妈没了……(一个农村女人的悲惨人生)

【甘谷文学】付元恒||故乡——腊月(组诗三首)

【甘谷文学】甘谷谢家湾农民诗人赵海忠爱情诗选

【甘谷文学】甘谷县谢家湾乡菜子村王鹏飞诗作精选——雾霾人生




更多精彩

敬请关注《老丁说事》

查看历史消息


长按上图→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