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王赫芬顿的“二次创业”,究竟在谋划怎样一盘大棋? | 独家编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3:14: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上周五,一则“赫芬顿彻底离职《赫芬顿邮报》”消息刷爆朋友圈,众人感慨“新媒体女王”仓促谢幕,引发无限唏嘘。

 


 

2005年,赫芬顿与其它三位联合创始人创立《赫芬顿邮报》,问世之初便打出了“第一份互联网报纸”的口号,通过“分布式”新闻发掘方式和以Web2.0为基础的社会化新闻交流模式而独树一帜,以新锐的报道风格而引人注目。经过11年的发展,《赫芬顿邮报》现已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五大新闻网站之一,也是全美最有名的政治博客网站。

 

两个月前,当赫芬顿宣布创立健康主题垂直网站“Thrive Global”时,表示会同时主持《赫芬顿邮报》的工作。现在却突然离职,极少数公司高管在她离职前一晚才得到消息,新闻编辑室的大量员工也表示极为震惊。看来,“新媒体女王”的离职并不像国内诸多媒体所称的“离职创业”那么简单。

 


投身“Thrive Global”二度创业?

 

赫芬顿近年来颇为关注健康领域,再次创业的“Thrive Global”是一个关注健康生活方式的平台,通过网站和APP提供健康主题的内容生产和面向企业客户的健康咨询服务。赫芬顿将“Thrive Global”形容为一个“促进幸福和生产力”的平台,能够“缓解压力带来的疾病”,“最大限度激发创造力”并能“让我们的生命力更加旺盛”。

 

新公司目前已获得来自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有“硅谷奇才”之称的著名投资人Sean Parker,以及美国NBA球星、金州勇士队的Andre Iguodala等人在内的众多投资。

 

 


早前,赫芬顿曾出版《Thrive》、《The Sleep Revolution》两本关注工作与健康的书,甚至在全球发表了多次相关专题的演讲。

 

一切看似水到渠成,为其“单飞”做足了铺垫。然而,全媒派(qq_qmp)汇总外媒“爆料”,真相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Verizon收购雅虎,赫芬顿“宫斗”落败?

 

不同于国内媒体对赫芬顿“离职创业”的解读,国外诸多媒体却将目光聚焦在Verizon收购雅虎之上。

 

2011年,AOL以3.15亿美元收购《赫芬顿邮报》,而Verizon去年收购了AOL成为《赫芬顿邮报》的母公司。今年7月25日,Verizon又宣布以48亿美元收购雅虎,此举对《赫芬顿邮报》产生重大影响。

 

AOL收购《赫芬顿邮报》之时,旗下著名媒体资产一并纳入赫芬顿邮报体系,由赫芬顿统一掌管,期待着传说中的协同效应,但不久后又全部剥离。而Verizon收购雅虎,包括了雅虎财经、雅虎体育等核心互联网资产,这些资产与赫芬顿邮报的业务形成了大面积交叉,以协同效应为目标的整合大戏即将展开。同时雅虎CEO玛丽莎·梅耶也将与这些资产一同进入Verizon。

 

据CNN报道,赫芬顿邮报被收购后,赫芬顿与AOL高管们屡有冲突,其中包括来自谷歌的CEO蒂姆·阿姆斯特朗,而玛丽莎·梅耶同样为前谷歌高管。如此多的不确定因素堆砌,原本起主导地位的赫芬顿,在当下的《赫芬顿邮报》面前话语权逐渐被剥离。

 



《纽约时报》认为在Verizon缔造的越来越庞大的媒体机构中,赫芬顿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小,份量越来越轻。而她的离开,将把《赫芬顿邮报》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综合《华盛顿邮报》、CNN、Recode等多家外媒报道的观点,与离职创业这一官方说明相比,或许Verizon收购雅虎,引发AOL变动,进一步影响《赫芬顿邮报》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才是导致赫芬顿离职的真正原因

 


那些年,活在“教科书”里的《赫芬顿邮报》

 

赫芬顿邮报曾被称作“互联网第一大报”,主推的“瀑布流”新闻更新方式和页面布局,引起无数媒体借鉴。《赫芬顿邮报》追求互动化和开放性, 24小时新闻聚合等方式在国内媒体身上也能看到应用的例子。

 

比如澎湃新闻, “新闻追问”和“新闻跟踪”两个功能,都让我们看到赫芬顿邮报的影子。

  



《赫芬顿邮报》作为网络原生媒体,其在社交导流、手机端APP、视频业务布局等方面的创新上对其他媒体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

 

1、社交导流越来越重要:实时监控浏览数据,随时调整编辑策略

 

过去,新闻网站是大多数读者“寻找”新闻的渠道和目的地。但如今,网页搜索和社交分享成为新闻网站最主要的“导流”手段,社交分享甚至已为新闻网站贡献30%至50%的流量,是绝对的“流量大户”。

 

而《赫芬顿邮报》的经验是,为更好地顺应这种趋势并对主要“导流”平台加以利用,编辑团队已经开始监控实时浏览数据,并创建整合性操作台来帮助记者们“搞懂”自己的读者:他们喜欢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标题对他们更具吸引力。

 

在《赫芬顿邮报》,一条下午5点编辑好的文章如果在第二天早上九点改一下标题再新加入一些图片,可能就会在24小时内带来额外的2,600,000条来自社交媒体的互动。

 

2、新闻要为手机端写作:移动网页+App瓜分流量市场,内容呈现随平台而变

 

“新闻故事应该为手机端写作,且只有如此才能存活于电脑端”,《赫芬顿邮报》前CEO Jimmy Maymann说。“现在再也不是媒体机构拥有绝对主导话语权的时候了,我们需要参与到用户‘对话场景’中,用户不会主动拥抱我们,我们要主动以他们的方式来讲故事。”

 

移动端读者对《赫芬顿邮报》的认知,很大程度上收到社交网络的影响。作为回应,《赫芬顿邮报》改变了其网页设计,使其变得更“社交友好”——读者分享新闻故事时,甚至可以只选择某一段落进行分享。

 

除此之外,内容呈现也根据不同分享平台进行调整。比如,当读者通过图片社交软件Pinterest进入《赫芬顿邮报》界面进行浏览时,页面设计上会更突出视觉元素,从而更适应读者的分享习惯。

 

3、早早布局视频新闻:极富前瞻性,与多家媒体合作视频业务

 

早在2012年,《赫芬顿邮报》就上线了直播业务,且管理团队当时就意识到视频新闻会成为即将爆发的火山口,“我们当时就想到,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在视频运作上面,而不仅仅是召集一队人马,却置之角落不加重视”。

 

从那时起,《赫芬顿邮报》就在“视频扩张”的路上不断前进,先后与不同媒体机构从不同层次展开合作:通过特许“优先播放权”与NBC电视台合作;通过原创“定制”内容与直播流媒体合作;通过发展Outspeak平台,探索UGC视频新闻。

 

赫芬顿曾说《赫芬顿邮报》将是她的最后一份工作,然而离职的决定说来就来,仓促又突然。在引领了一代互联网媒体的女强人转身之后,《赫芬顿邮报》前景如何,似乎难以定论:新手与巨头林立,当年的弄潮儿或许已经“老了”。

 

 

参考文章:

新媒体女王赫芬顿为什么抛弃赫芬顿邮报?

http://jerome.baijia.baidu.com/article/583443

世界传媒界最有权势的女人,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的赫芬顿邮报,新创业公司将获马云投资

http://www.weidu8.net/wx/217774

梨视频师承NowThisNews,而NTN孵化自澎湃前辈赫芬顿邮报

http://chuansong.me/n/496851952771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