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致那个穿牛仔裤的女孩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3:52: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 | 出潼关


2路公交车在一处站牌停下,上来一位高高瘦瘦的女孩。我没有看到她的相貌,眼睛的余光感觉是一位苗条的女孩。她在我身边的座位坐下。汽车行进中,我眼睛的余光又不经意扫过她的腿,一条穿着水磨的牛仔裤的腿。直到她下车,我无意去看她的面容。然而就是这样一条我非常熟悉的水磨牛仔裤,唤起多年前的记忆。

 

17年前,当我从鲁西南的小山村走进大学的时候,满校园都是牛仔裤。男生女生,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老师学生人人都有条牛仔裤。据说日本的学校为了避免学生炫富引起别的学生自卑,进了学校就要换上校服。而彼时的牛仔裤显然就起到了这种作用。它不仅没有很大的品牌和价格差别,而且它就是最流行的时尚。

 

我至今仍觉得牛仔裤是最能体现活力的服装了。尽管在上世纪80年代香港一些偶像俊男就穿牛仔褂,但这种上衣结实而沉重,很难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爱美需求。牛仔裤却不同,因为厚实,就不宽肥,很能衬托一个人的身材。尤其是自然条件较好的人,牛仔裤使得腿修长笔挺,臀部有凸感,一个不会走台步的人走起路来也显得很有韵味。牛仔裤的样式非常单一,颜色也只有三种:深蓝、蓝、蓝间浅白。我尤其喜欢这种蓝间浅白的颜色,简洁寡淡,非常匹配活力的青春。多年以后,我听说这种叫水磨牛仔裤。

 

并不是说牛仔裤穿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好的。我们系的一位副主任最喜欢穿牛仔裤,而且是将上衣束在腰里的穿法。因为他体型较胖,个子不高,两条腿就显得粗而短小。他是一位学问很深的先生,每天用很拗口的句子讲一些并不深奥的专业课,一句话往往要有两个以上的定语,而且每个定语都是一些新颖的用语,让你不得逐个定语地去理解。后来我从事新闻工作,要求句子凝练,尤其是标题,最忌讳用“的”字。我每每想起这位学问很深的老师,总想起他穿着牛仔裤的两条腿,很不简洁。

 

刚从北大毕业的杨博士教我们的人文地理课。大一刚开学他就造访了我们宿舍,洋洋洒洒卧谈一夜,讲述了别人约会他上自习的学霸生涯,以及次次考试都是“领头杨”的光辉岁月。上半夜他从地理、资源上分析了中国不可能打日本的原因,我多半理解不了;后半夜他突然感叹人生最美不过青春时,挨个床铺问谁在高中有女朋友,最后承诺:这学期谁能谈上女朋友,人文地理不用学也能及格,一度让我们像打了鸡血般亢奋。杨先生得知整个宿舍只有Z君有女朋友,流露出不经意的遗憾。L君说喜欢一个女孩,但是她有男朋友了。杨老师马上说:感情需要时间的检验,你可以去抢过来嘛。这句话让我想起李宁的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两个人山盟海誓的爱情都有转移的可能,这世间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我们都受到了杨老师的鼓动,纷纷开始寻找目标。不是为了保证人文地理考试可以顺利通过,像是突然意识到我们都大了,没有浪漫的感情简直是不可容忍的失败。在一堂公共课上,一个安静苗条的女孩吸引了我的注意。她和我同系不同专业,一米六的身高,身材匀称,长长的头发散在校服蓝色上衣上。我在课堂上就跟Z君讨论这个女孩,Z君说,她旁边的位子空着,你坐过去!我不敢。

 

放了学,我和Z君走在她后面,认真地打量着她的背影。她穿了一条水磨的牛仔裤,长发束了起来,在脑后随着步子一晃一晃。她顺直的长发直垂到微翘的臀上,下面便是两条直而匀称的腿。我忽然感觉美有了标准的定义。我们只在她身后五六步的样子,Z君鼓动我上去搭讪,我仍不敢。Z君忽然急了,他弓着腰迈着碎步快走上去,当和她并排的时候,他盯着她的脸,竟然说出三个字:嗯,正点!此后的大学生活中,Z君在校园里多次有过这样的举动,基本都是对陌生的女孩。只要在背后看着是个美女,他就会弓着腰迈着碎碎的步子赶上去,盯着女孩的脸说:嗯,正点!像鉴宝专家评论一件珍品。 

 

那女孩只微微一扭头,旋即低下头。我在她身后看到她的脸。她的五官无比均匀,像是用圆规按照一定规则划出的分布位置,她的嘴稍小,像极了后来在电视上出现的影星李若彤。

 

我觉得她的面容显示出良好的家庭教养和个人修养,她的长发和水磨的牛仔裤形成最完美的搭配。她的一切都深刻地植入我的脑海,即便不见时依然清晰无比。我开始渴望和她在一起,渴望她因为我得到快乐和幸福。

 

我很快也买了第一条牛仔裤。为了做好搭配,我又跑到东大街的一家真维斯专卖店,以三折七十八元的价格买了一件运动上衣。我觉得我搭配得太好了,我要穿着最称心的衣服让她看到我的身影。然而就是这件三折买来的上衣,让我申请的助学金成了泡沫。原因是有同学对辅导员说,“他的家境并不困难,刚买了真维斯呢!”这件事情让我很是不平,全班三十人,只有我们五六个同学是农村的,农村的学生中,我家的条件也是普通的,助学金的名额有五六个呢!这件上衣跟牛仔裤的价格差不多,但是牛仔裤在校园里太普通了,就是因为一个牌子让我失去了申请的资格。

 

我后来听女孩班里的同学说,她的家境很优越,父亲是省会某银行的行长。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果然跟我从她脸上得到的判断一样,却从没有想到我是一个从小山村走出的懵懂男。在一个夜晚,我拨打了她宿舍的电话,跟她说很喜欢她,觉得这世界上只有我能给她幸福。她在电话里不怎么吱声,只说她高中就有了男朋友,在同城的大学读书。她问我是谁,我忽然失去了勇气。

 

第二天放学,我赶上她,跟她说:昨晚是我给你打的电话。她看我一眼,只说一句:不可能的。便继续走路。

 

待我成熟一些,回想起这段短暂的单相思,常会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卑微。我在老家的村上多次听人说,某村的大学生谈了一个X长的女儿。仿佛X长们都生了女儿,而且都嫁了优秀的凤凰男。我更愿意相信婚姻涉及到两个人的生活方式和处事心理,门第相近才容易磨合包容,体娱圈里的女子嫁入豪门,没见谁能延续幸福。

 

现在想起这件事,我很容易接受自己当时的卑微。我想也许是那满校园里价格不高而又极度流行的牛仔裤让我充满了自信,恰逢上了青春张狂的年纪,于是不相信任何不可能。

 

我已经很多年不穿牛仔裤了。现在的牛仔裤仍在努力地靠近时尚,裤腿变得更短,或划开几处窟窿,我已度过了穿牛仔裤最好的年龄。

 

⬇️点击标题阅读

【周末】诗意是月亮,生活是太阳

【周末】我生命中那些珍贵的美丽花朵


【周末】泡面,潜藏在时光里的味道

“爆三样”已建“三样之家”粉丝微信群,您可以留言,样哥会把您加入到粉丝群里。入群可以与样哥样妹近距离讨论热点话题,提供爆料线索,还可以分享福利,结识新朋友。欢迎大家回家!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