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诗魂(名篇•名译) | 婴国第二年(12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6-22 12:52: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8月
14
王朝诗魂(名篇•名译)
01期

世 界 散 文 诗 博 览




蔡旭,广东电白人,1946年生,不退休散文诗人。出版散文诗集《蔡旭散文诗五十年选》、《坐在生活的一角》、《海之珠 珠之海》等27部,散文集、短论集9部。
作者
简介



婴国第二年(12章)

宝宝在病中

不知在外头吃错了什么,我的孙儿拉肚子拉了三天。

每天七八次,连尿裤都来不及更换。

那些带着粘液的水或蛋花,擦个不停,把小屁屁都擦红了。

那个手舞足蹈的宝宝不见了,那个嘻皮笑脸的宝宝不见了。

抱往医院的路上,他无力地伏在我的肩头,动也懒得动。

这样反复的倾泻,大人也受不了呀,何况一个13个半月的婴孩。

哭喊是难免的。望着他眼中的小到中雨,我的脸也已乌云密布。

真想替他去哭,去喊,去痛,去一泻千里。

可是不行呀!

疾病与苦痛只能传染,无法替代与转换。

就只能让小小年纪的他去承受了。

只能喊他受住,忍住,挺住。

一切的酸、甜、苦、辣,都是要经受的。

只是这一次,来得早了一点。

让他的无助与我的无奈,压得那么重,刻得那么深。

(2015年9月)


车:宝宝的最爱

你猜宝宝最喜欢的是什么?

那还用说!这就是车!

不只是他的坐骑婴儿车,更喜欢的是真正的车,汽车。

喜欢在宿舍小区大门,看车子进进出出。

喜欢在地下车库出口,看一辆辆车爬出地面。

更喜欢在家里的阳台,看车流排着队从楼下淌过。

红的车,绿的车,黑的车,白的车,对流成两条彩色的河。

大巴车则是一艘巨轮。不过什么是轮船,他还从未见过。

本来在客厅里玩着呢,一听楼下沙沙的响声,马上飞快地爬向阳台。

隔着玻璃挡板,居高临下,检阅着流动的队伍。

一会又回到厅里,一会又爬向阳台。

14个月大的他,这样的折返爬行,一天得做好几十次。

最喜欢的车,是洒水车。

它一面喷洒着好看的波浪,一面唱着好听的歌。

那支歌,宝宝一定是学会了,只不过唱不出。


这一天,唱歌的车一直没有到来,宝宝等得都不耐烦了。

不停地往楼下张望,总见不到这位好朋友的身影。

这时,滴滴答答的小雨似在告诉——

“我来上班,洒水车就休息啦。”

(2015年9月)





人生第一步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这一天,是2015年10月29日。

这一天,是孙儿一岁三个月又十天。

这一天,他终于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

推开大人的手,迈出了自己的历史,和大人的惊喜。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是的,是我在等,是大人们在等。

从他满一岁时起,就开始盼望。

别人家的婴孩,一岁就会走路了。更早的,9个月就会走了。

我们一直在等。耐心地等。

不会拔苗助长,不会心急要食热豆腐。

甚至听说助步车不利于婴儿成长,我们也谢绝了。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只是大人在等。孙儿却不愿等,也不肯等。

从扶着桌子、沙发走,到围着台几走,到身捆围巾拖着走。

到拉着大人的手向前走。

如此地迫切,如此地坚决,如此地义无反顾。

即使走一两步就会跪下,就会跌倒,爬起来,又继续要前行。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这一天,终于来到。

这一步,是爬行与走路的分界线。

这一步,是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

失败到成功的转折点,挫折到胜利的分水岭。

人生的一个里程碑。

我会记住这一天,也会告诉他记住这一天。

我记住该来的总会等得到。

让他记住,有目标就不懈去追求。

(2015年10月)



有人懂得孙儿的心

这是怎么回事呀?

我家一岁又四个月的孙儿,使劲地用手拍打脑袋。一下,又一下,啪啪直响。

拍得兴高采烈,打得热火朝天。

我连忙摆手叫停,他不理睬。拉开他的手,他却拨开,拍得更加起劲。

他完全不知道痛,不知道爷爷的心在痛。

儿科医生说:你不理他就是了。

越理会,越是加固他的注意,越劝阻,越加深他的记忆。

有什么办法吗?很简单,转移他的注意力就行了。


在他又拍打脑袋时,我却装作看不见。

宝宝,你的耳朵在哪里?我问。他的手指向耳朵。

你的眼睛呢?他的手指着眼睛。

当我询问鼻子与嘴巴时,他的手一一指出,早把要拍的脑袋忘却了。

真乖!我连声称赞着。真灵!我心中暗叹着。

学问呀!

爷爷不懂孙儿的心,但总有人懂得他的心。

还懂得爷爷的心。

(2015年11月)


一声叫让我心花怒放

孙儿早就会叫“爷爷”了,可是他就是不叫。

在背后会自言自语地叫,要他当面叫他就不叫。

小家伙很顽固喔。

有一天,他从外面回来,一边叫着,一边指着书房。

“爷爷!爷爷!”叫得我大喜过望,叫得我心花怒放。

忙出来把他一把抱起,伸出我的大拇指。

他也用手拍着嘴巴,用飞吻回报。

“爷爷!”他拉着我,到鱼缸看鱼儿的快乐。

“爷爷!”他指着阳台,让我看大街上车河的畅流。

“爷爷!”他搬过来一张小板凳,叫我坐。

我惊喜地坐下,不由得从内心涌出一句:“谢谢!”

“谢谢!谢谢!”他不停地学着,喊着,让我笑得前仰后合。


一岁5个月的小家伙,意识应是很模糊的吧?

说什么不说什么,做什么不做什么,也许都不用经过大脑。

高兴时,会令你欣喜万状。讨厌时,会让你哭笑不得。

我得让一些美好的东西,反复加强,造成条件反射。

一切的假、恶、丑,都不能给他留下印象。

——首先,从我自己的身上抛弃。

(2015年12月)


最亲的是唯一的

一岁半的孙儿,嘴巴真是甜。

看见人就叫,而且叫得很到位。

最多的是哥哥姐姐,走出家门就一大堆。弟弟也不少,只是妹妹少,这个音还发不准。

到处有伯伯。凡是穿制服的保安,全是这个称呼。叔叔很少见,不是没有,是叫不出。

叫得更多的是阿姨。凡是年轻的女性,不论年纪,全部同等待遇。

最亲的人,都是唯一的。那个专用名词,只能一个人享有。

只有一个人被叫爸爸,叫妈妈也一样。

还有一个唯一的人,是奶奶。那个喂他吃饭,给他洗澡,背着他到处走的人。

其它年老的女性叫阿婆。太婆、外婆、姑婆、姨婆,都一样。就是只有一个奶奶。

但是见到所有年老的男人,就欢呼雀跃在喊 “爷爷,爷爷!”

让整个大院的老年男性,都喜欢这位有礼貌的小男生。

只有我感到了失落。

——因为在他的眼中,我并不是唯一。

(2016年2月)


哑剧

快来看戏呀!——老妻招呼我。

只见我的孙儿,以仰卧的姿式,把自己摆平在地板上。

这是怎么了?一个意外的突发事件,表面却那么平静。

原来是他乱扔东西遇到了奶奶的制止,引发了他的抗议。

就这样摆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不哭,也不说。他还不大会说,只有一岁又七个月。

无声地诉说他的坚持,他的固执。

他与我四目对视,等待我可能的扶助或声援。

我没有伸手,也没有开口。我不会支持无理的取闹。

待我转身离开,他才蹬着双腿,涕泪交加地哭喊起来。

无人理会的时刻,才是真正的孤独啊。

这时我终于响应了他的求援,用纸巾抹去他的悔恨。

奶奶过来,他一把抱紧,生怕随时会失去。

一场戏落幕,主角配角都在总结:

什么叫支持或拒绝。

怎样才付出或得到。

(2016年3月)


哭或不哭

孙儿摔倒的时候,我不在现场。

听到“扑”的一声,我忙从屋里走出,看见他已爬起跪着,四处张望。

当他站起来时,发现了我,连忙奔跑过来。

抱着我的双腿,这才放声大哭。

本来我要表扬他的勇敢的,现在不得不换了一副嘴脸。

嘲笑他:“不要耍娇!”


人总是这样。当遇到艰难、困苦、委屈、危险时,都会选择。

先要寻求亲友的同情与支援。

而当孤苦无援时,就会选择坚强,选择独自面对。

连一岁八个半月的婴儿,也是这样。

(2016年4月)


那些花朵

住宅小区里,一园花朵的笑脸在开放。

孙儿叫不出它们的名字,所有的花,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花,都只有一个名字。

他还小,才一岁九个月,也不需要记下它们的名字。

其实我也叫不全那么多名字。

住宅小区里,一园婴儿的笑脸在开放。

我也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孙儿叫得出其中的一些。而另一些,就叫哥哥或弟弟,姐姐或妹妹。

宝宝们唱呀,跳呀,爬呀,跑呀,滑滑梯、荡秋千、吹泡泡呀,花见花开,人见人爱。

即使跌跤,也跌得那么勇敢。即使哭闹,也哭得那么可爱。

我同那些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们,也同满园的鲜花与宝宝一起,欢天喜地,心花怒放。

围观着,欣赏着,交流着,乐在花丛,醉在花丛。

见我眉开眼笑的时候,孙儿就会指着我的脸,说:皱纹!

是的,他们与我们不一样。

他们笑得天翻地覆,脸上也不会有皱纹。

(2016年4月)



谁是大懒虫

“大懒虫!”我的孙儿自言自语。

他在说谁呢?

他并不知道是说他自己。不明白这是奶奶送给他的外号。

自从学会了走路,就不喜欢走路了。

总喜欢坐车,让爷爷奶奶推。更喜欢叫喊:“奶奶背!”

他知道走路累,不知道背他的奶奶更累。

你笑他、骂他是“大懒虫!”他也不管。其实,他才一岁又十个月,也不懂。

只懂得学会了走路,一个目标就达到了。

没有目标的人,必须给一个目标。

于是奶奶把他放下来,不管他是哭是喊,都置之不理。

快步走在前面,让他哭着追。

我陪着他在后面赶,同他比赛,看谁先追上奶奶。

一会我快一点,一会他快一点。最终肯定是他比我快。

只要肯付出努力,总是有报偿的。

哭着,追着,走着,笑着。

宝宝不是“大懒虫”。——我对他说。

是“大懒虫”。——正在学讲话的他,这样学嘴。

(2016年5月)


深情的守望

我的孙儿伫立在牙科诊室门口。目不转睛地朝里面张望。

望着躺在诊椅上的那个人,那是他的奶奶。

而我则在望着他。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用眼神圈着他的举动。

我生怕他走进去。也许他知道不能走进去,也不敢走进去。

静静地站着,不出声,也不走动。

很难得有这样安份的时刻,与他一岁又十一个月的年龄似不相称。

我走过去,指着他手中的小汽车:“我们推车玩?”他说不玩。

指着大厅里的大屏幕:“我们看电视?”他说不看。

打开平时不让他看的手机:“我们打电话?”他说不打。

不是整天嚷着“出去玩”吗?去不去?他说不去。


不知站了多久,不知要站多久。不声不响,不吵不闹。

就这样站着,就这样望着。站成了一个塑像。

守护着在诊室里受苦受难的奶奶。

守护着一份说不出的亲情。

(2016年6月)



今天两岁

这个重要的日子,全家人念叨几天了,只是我的孙儿蒙在鼓里。

其实也不是蒙,告诉他也不明白。

直至到了欢庆现场,一家四代加上外地来的他爸爸的朋友一家,围着一个火锅兴高采烈的时候,他也无动于衷。

被告知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也跟口说出许多祝福与祝愿,他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大家举杯时,他也举起小碗干杯,不为什么,只为干杯而干杯。

面对满桌的美味佳肴,照样捧着一个白馒头吃得津津有味。

轮着与他合影,完全不懂得配合,故意调皮地扭来扭去。

切蛋糕时,两根小小的蜡烛,也没有力气把它吹灭。

在满屋弥漫的欢声笑语中,只有他一个人置之度外。

似乎不是他的生日,而是大人们的生日。


他不知道这一天他在干了什么,也不知大人们为他干了什么。

作为他的爷爷,我只希望他长大后,能够知道。

(2016年7月)






欢迎赐稿


具体要求: 

1、充满灵感,富有哲理的诗篇。

2、真情实感的文字(不要无病呻吟的,溢满糖水味的小情调)。

3、歌颂自然科学,人性,人文主义的。

4、感悟人生,生活和生命的诗篇。

5、爱国主义情怀和民族精神的。

6、心灵高飞,自由驰骋的创新之作(不要下半身,口水作等)。

7、组诗,每人篇幅不超过四章,长诗字数限制在1500字(30行)。

8、散文诗理论,必须对散文诗现状以及未来有一定深度研究,有一定影响力的,有向度和高度的优秀作品。

9、名家名译,一是指译者是国内外享有盛誉著名的翻译家的译本,质量一流,影响力很大、各界公认的优秀译本,同时代表了该著名在我国的翻译水平和译者的创作水平。

10、高水平精彩散文诗评论。

11、投稿者需发个人简介一份,注明真实姓名、(笔名)年龄、地区以及通联。附生活照一张。 

来稿请投:295397554@qq.com 或与各地区责任编辑 联系。 

——《世界散文诗博览》编辑部




ABOUT US
世界散文诗博览

《世界散文诗博览》微信平台

顾问:王宗仁、许淇、邹岳汉、耿林莽、海梦、杨槐

总编:王舒漫

副总编:金笛

散文诗学理论研究专版{研修}【按姓氏笔画顺序排列】

特邀教授:马永波、许德民、汪涌豪、周航、崔国发、蒋登科等

编审:马永波、小雨、王霆章、梅纾、

栏目主持:、熊亮,赵汗青、夙男,橄榄树,司舜(添加中)

美术设计:申浅

网络设计:张诗国

公众微信号:sjswsbl

公众号名称:世界散文诗博览

欢迎各位朋友搜索号码或名称,也可直接长按底部二维码识别关注。




独家首发
谢绝转载


小博
您的阅读和分享是最大的鼓励!欢迎在下面留言!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