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于运动还是天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3:21: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是著名科学家、北科大经管学院院长、癌症患者王文彬教授的追问与思考。


        作者简介

        王文彬教授,北京科技大学东凌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目前任学院院长,东凌教授。

        在此之前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任教4年(1985-1989),英国索尔福德大学数学系和商学院任教近20年(1992-2011)。曾是索尔福德大学终身教授,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兼职副院长,索尔福德大学商学院运筹学和统计研究中心主任。

        王文彬教授是国际设备维修健康管理优化建模方面的知名学者,是国际工程资产管理研究会会士(fellow),英国皇家统计学会会士(fellow),英国注册数学家,英国应用数学学会会士(fellow),英国运筹学学会会士(fellow),英国运筹学教授委员会理事,中国预测和健康管理学会海外顾问,国际维修研究基金会理事,欧洲安全和可靠性协会维修建模和应用委员会理事。

        目前已发表170余篇学术论文(70篇SCI),参与编写了9本专著,担任4个国际期刊(2个SCI)的编辑或编委。王文彬教授是英国、中国、香港和加拿大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项目评审委员,是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管理学部专家评审组成员。

    

        小何一直鼓捣我写一篇关于运动和抗癌的小文章,想想离我生命的尽头也不远了,趁着还能写,就写一个吧。


个人篇

        我个人人生曲线还是有些波折的。和同龄人一样,小学,中学是在文革中度过的,没享受到奥数的痛苦,倒是真有了一些童趣。后来看到中学毕业就要下乡,于是家里做了一个决定,高中不上了,休学在家学画画,这是我会画画的由来。

        学了4年画画,确实在后来的下乡中起了作用,基本常年在县文化馆帮忙,省了做很多农活。77年高考,也是一心准备美院考试,当时信心还是满满的,县里我是第一人。初试,过,二试,过,到了最后3试21取7时,终于落榜了。哎,比不过那些中央美院附中等,在黑龙江插队的老知青呀。但有幸的是,美术考试比正式大学考试早了一个月,这样我有了个想法,复习复习,先考个理科中专等的会哈尔滨再说吧。




王文彬教授多年前的画作。


        想我高中一天没上,甚至初中的都忘了,在一个月内复习考上大学,也是一个不可实现的梦吧。时间紧,任务急,没时间做题,只能看书,看例题,一个月没出门,结果还真让我考上了大学,虽然不是理想的大学,但是,我终于回城了。

        大学4年,没什么波折,学习就是好,然后就考上研究生了。毕业后回哈工大工作了近5年,就出国了。当时国内信息极为缺乏,不知去哪个大学和专业,结果,阴错阳差,去了索尔福德大学数学系。这可难为老王了,数学基础不行呀。但老王能学呀,一年内就做出了成绩,导师非让我留下来读博,想来也好,就留下来了。然后又做出了一个成绩,入学14个月我就毕业答辩了,还出了3篇SCI文章,这在索尔福德大学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记得当时和一个剑桥毕业的老师讨论一个问题,她坚持她的,我坚持我的,第二天她兴奋的和我说昨晚上洗澡时突然想到我是对的,就喊了一声, EUROKA。 剩下的故事就简单了,留下来做助研,讲师,高级讲师,教授,基本是每3年,就提一个职称。

        2014年去了北科,然后的故事,你们也都知道了。


运动篇

        在我的建议下,学生做了一些关于运动和健康的关系的研究,结果发现参加锻炼的老年人较平时不参加锻炼的老年人有较高的生存率,见图1。(对不起,做学问做惯了,愿意用数据说话)


        当然了,这是从统计意义上来说的,并不是说你每天都跑步,锻炼就肯定长寿了。但对大多数人来讲,锻炼是有好处的。但过量运动肯定没好处,运动员们长寿的不多。

        看到学院的教授跑团活动的很积极和热烈,很是欣慰,希望大家都健康。我在这也做一些运动,如郭林气功和慢跑,有文章说对癌症患者有帮助,我看至少没坏处。在得病之前我也一直参加运动,但也中招了,这就只能怨命了。所以大家千万不要以我为例认为运动没用,该得病还得得。不信拿出2000人,1000人不运动,1000人运动,日久天长就会看出区别了。

        有人说,生命在于静止,举例乌龟,一动不动还能活千年。这里误解了一个根本区别,人和乌龟的基因结构是不一样的,人是从猴子变来的,必须要动。


王文彬教授参加第九届商学院戈壁挑战赛


抗癌篇

        2014年11月诊断为肺腺癌4期,不治之症。平均寿命只有8个月,80%在一年内就走了。我坚持到现在,也够本了。我对癌症的态度,就是不要怕它。

        从第一天起,我也是正常吃饭,睡觉。人常说9个癌症病人,3个是吓死的,3个是化疗化死的,其余3个是不明不白活下来的。但我要活的明白一些,或者死的明白一些。我阅读了很多资料。越读,越感到人类对癌症的无奈。、               我的治疗之路是标准的美国癌症指南的路数。由于有EGFR突变,一线治疗是靶向药,易瑞沙,每天一粒,费用大约500元。这个药国内是不能报销的。而且国内看病太累,到处找人,托人,送礼。于是就回英国了,好赖不济我也是英国公民,应该享受其国民待遇,也就是免费医疗。

        比较一下,各有好处,国内花钱多,看病累,但选择多,效率高。英国医疗免费,但病人没选择,只能跟一个主治医,效率低。但最大的好处是这个主治医把你全管了,该做CT,MRI等等,你就在家等通知吧。最大的坏处是这个主治医却不听信病人的建议如何用药和治疗,完全是照搬标准路数走,像我这样高智商,有一定癌症知识的就无可发挥了。但在中国确实可以的,医生敢用药和听从病人的建议。

        我的EGFR突变不是最好的突变,几个月后就耐药了。去年5月回国时正是耐药开始。回来后,就停药,改为2线化疗了。陪美加顺柏4期,有效后,陪美维持到今。 但有证据陪美也耐药了。几个新药我都不能用,没有相应的基因突变,下一步可能就要试3线化疗了,也可能换回靶向药,真是方案不多了。               不过没关系,人生至古谁无死,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我想大约老天爷也想用我到他那儿去画画,写文章?




结语

        人生不过几十年,大家跑起来吧,会有回报的。

        回国,到北科我义无返悔。我在北科的5年可以说是我人生路上一笔重彩,不虚此生。但这么早就要損落了,是有些遗憾。人说天妒英才,可能吧。

        对于我来说,生命在于天命。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全体教职员、教授跑团全体团员共同为王文彬教授加油祈福!

        决不投降!坚决战斗!癌症滚犊子!


    教授爱跑步,谁也挡不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