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造药丸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4:07:4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织茧的运作是失败的,它源于一时兴起,以为借着织出的一个个茧可以造出供人休憩的幻境。失败的是,现实早已没了立锥之地,无论是否给予注视,话语的欺诈、绑架、催眠早已不是任何人可以逃遁的了。


我们仍然能惊觉,能注意到原本网购是为了缩减开销,而网络用来逃避现实的。可现在我们鼓足勇气,走上街头,使用现金,触摸商品;又在长时间地积累以及强大的行动力下,得以抛开手机、逃离网络,只为片刻去接近现实。可事实上,一切已是避无可避,虚拟即现实,现实即虚拟,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魔幻现实主义。


我们在这片热土上,生生不息,不厌其烦地收割一茬又一茬的三裂蟛蜞菊。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梦里,我也在这么一个无法回避的梦里,或许还有人美其名曰“……”





1994年窦唯发行专辑《黑梦》,“黑色梦中”密集的鼓点紧接着哥特式的铃声,发出了不愿发声的呼号,近乎矛盾的歌曲,以怪象环生的十层梦境包裹伤痛,无力抗争。


鲁迅先生在《野草》的题辞中说:“生命的泥委弃在地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现在这野草已经收割了一茬又一茬,鲁迅样式的乔木,乃至参天古木早已付之一炬,稍高大些的,又被砍去,只剩花团锦簇的蟛蜞菊。


“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西风啊,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诗人雪莱热病似的呐喊已成了今日人们嘴角的唾沫。


冬去春来,不是西风的劳作,冬天总要过去,春天必然到来。或许人们暂借着这慷慨激昂的呐喊而精神振奋,但总要有些人,打着呵欠,背过身去,聚拢、割刈那些野草,拢成了堆垛,一把火烧去,称之为烧荒。这样的人也就是烧荒人。 




以为身体之疾,不及精神之疾,鲁迅便弃医从文,寻找心病的特效药。数十年过去,世事仍旧月亮般盈亏往复,并非说明药之无效,实则此药从不立足于根治顽疾,只是给患此症结之人获得余裕,不至于病发疼痛而死,便在忍受得住更多疼痛后,凭自身之力痊愈。药效如此,事在人为。


从此收起编造幻境的针线,取出磨制药丸的钵槌。


须知吃枣药丸,不如池造藥丸。




2017年秋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