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4:38: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佳欣:

你好哇,佳欣。

“我们不是宋襄公,不要那种蠢猪式的仁义道德。”与人斗,其乐无穷哇。

宋襄公确是蠢得有意思。宋楚之战,宋军已结队成型,浩荡楚军正渡泓水,一军官对宋襄公说:“现在进攻,击其未渡,定可旗开得胜。”襄公答:“不行。我们是仁义之师,怎可攻其不备,行卑鄙之事。”楚军已渡,尚未列阵,襄公再次拒绝了军官的攻击提议。待到楚军结阵已成,宋军终究寡不敌众,大败而归。襄公也在此战中受伤,不久死去。

“就算死,我也要按套路出牌”,襄公一定这么想。春秋的战争,是士之战,贵族之战。平民、奴隶虽也参战,但只负责扛行李、喂马、烧饭等后勤工作。真正手持兵刃作战的,只能是士,战士。

贵族有别于平民,即在于知书达“礼”。“礼”无所不在,战争也有战争之“礼”。不知礼,就是个受人嘲笑的野蛮人,根本无法在贵族圈儿混。黄仁宇先生《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里讲,春秋时代的车战,是一种贵族式的战争,有时彼此都以竞技的方式看待,布阵有一定的程序,交战也有公认的原则,也就是仍不离开“礼”的约束。易中天先生更是说得风趣,春秋战争相当于——奥运会。宋襄公不乘人之危,是恪守“不鼓不成列”,即“在敌人尚未成阵的时候,不得发起进攻”。此外,还有“不擒二毛”,不俘虏上年纪的人,得其归乡养老;“不重伤”,不得攻击已受伤之人,得其返营疗伤;“不逐北”,敌人已经认输败逃,便不可再追。

守死善道。

赭丘之战,华豹与宋国公子城相遇,华豹搭箭即射,却未中目标,公子城欲挽弓回击,未曾想华豹动作敏捷,又先他一步搭箭上弦,公子城痛斥道:“你如此不要碧莲,竟不让我还手。”华豹听罢,放下弓箭,老老实实等着公子城射来,一箭毙命。彼时战争的规则,是一人一箭,你射完了,就该我了。华豹虽丢了性命,却维护了战士的尊严和贵族的格调。

后来,惟以成败论英雄。没有仁义礼智信,也没有温良恭俭让。以前只要锻炼举杠铃,现在还要学会不厌诈。少廉寡耻和口是心非成为风尚,哪里也容不得雄赳赳的贵族和坦荡荡的君子。易中天先生说得更是伤感——“一只代表着英雄精神和高贵感的虎或豹,在草原上孤独地死去,而一群代表着权欲和利欲的粗鄙的狼和平庸的羊,则一拥而上,恣意践踏着那只虎或豹,然后每个人都扯下一块豹皮或一根虎骨叼在嘴里,准备回去邀功请赏。而在不久之前,他们是根本不敢看那只虎或豹的眼睛的。”

我挺喜欢宋襄公和华豹,这些人正经得可爱。他在世时若目睹礼崩乐坏,自己秉持的种种为他人所鄙夷,一定痛苦万分。

愿你一切安好,佳欣。

 

              小人物上篮.

           2017年10月17日

             沧州市 16:04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