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点闲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7-11-09 14:35: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9月5日开坛论道。邱文达教授9月4日所言,我全同意。。但今天不表。

台湾是世界上医疗做得很好的地方,重质量。大陆也是很好的地方,重速度。大陆在短短几年间几乎做到了医保全覆盖。奥巴马梦寐以求。当然这种全覆盖和小康性质相同,还是不全面的、较低水平的。




譬如我,生活在大学城,算是没医疗覆盖的。

深圳大学城有清华、北大、哈工大等教育机构,学生怎么说有一万。这里有一个社康中心。很幸运,它就位于荷园一食堂旁边,所以地理可及性非常好。

但它只在周一到周五上班,朝九晚五。每天准时或提前下班。可这个时间段我们都在上课啊,朝九晚五怎么看得了病。

“那你请假啊!”

我请假干嘛不去洋城市人民医院。若主动来社康看,唯一的原因是,小病,感冒发烧流鼻涕。并且我自己知道吃什么药能好,来这里只是为了报销。

有天我趁朝九晚五的时间段去看了扁桃体发炎。医生看了一分钟,然后啪嗒啪嗒用电脑写处方笺,然后开给我六种(七盒)药。这么多啊!感觉提前过上了与慢病相伴随的老年生活,也给独身生活,平添了几分空虚和萧索。

之前患感冒扁桃体发炎,我自己的做法是买一盒新康泰克(或者泰诺)再来一盒阿莫西林。后来得知阿莫西林吃多了对社会没好处,抗生素要少吃。就只买一盒新康泰克。至于发炎,全靠喝水休息自然恢复。

这不是我贪小便宜,!为了报销,就去了社康。结果这七盒药,有一大半拿回来碰都没碰。这种情境不太愿意讨论医患问题,信任问题,专业度问题,制度问题。整个过程就是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并且,我不相信!

我成了医生最讨厌的那类病人,因为不信他。可我知道,国内依旧有很多值得相信的医生,他们在北京、在上海、在成都、在武汉、在广州,在他们的一线医学院以及附设医院里。就是所说的“知名三甲医院”。


当然看社康还有一种情况,是属于被动性质的,那就是急诊。迫不得已。在学校课余时间,运动损伤很常见。滑滑板、打篮球崴了脚了,争抢篮板开了眉骨了,摔倒擦破皮等等。这时要去看社康。

可我需要你的关怀时,你并不在我身边。你下班了,铁门上挂着一个大锁头。还有一张白色A4纸,“营业时间朝九晚五”。

“我这社康不是为你开的呀,为国家,为人民开的。”

也对,活该伤着。你保险也有了,也给报销,还有社康开到家门口,要啥自行车!

有点怀念校医厂医了。他们不乱七八糟开药,他们24小时都能给我呵护。




9月6日开坛论道。我认同邱文达教授,是因为他说中国医疗行业很好。

我也觉得很好。那天在王华医生的诊室,来了个香港的小男孩患者。中学生的样子,也可能是大学生(香港孩子竟然喜欢穿特步,非一般的感觉,为国货感到骄傲)。他喜欢跑步,然后膝盖出了一些问题。去排香港公立医院的号,MRI排到了明年2月份。但是如果他选择坐地铁到深圳,再坐地铁到留醫部,看医生然后回香港,一天时间正好。约一个MRI,不出半个月,搞定。

。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用百分之五的GDP,解决了13亿人民的基本医疗需求,医疗价格低,自付比例低,说是30%左右,但很多地区城镇职工报销比例都达到了90%(至少鄂尔多斯是哈)。还是“要啥自行车?”的问题。花的钱少,办得事大,在下心悦诚服。

我国医疗算是很公平,。谁家生点病都可以去协和、阜外、301,也没见谁家小孩上中学都可以去人大附中呀。

然而,据说写中国伤医事件的文章可以发表柳叶刀,《北京折叠》可以獲雨果奖。




全国大多数医务人员常年在抱怨薪酬水平低。但水平低不低这个事,不好说。,中国公民对待工作不应有逐利性。说实在的,除了因改革开放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了越来越重的作用,从事工商业、娱乐业以及其他自由职业者来说,医务工作者不比其他职业薪酬水平低。医生工资必须高,我同意。因为知识密集,专业水平高,承担风险大。

[NBA名宿查尔斯巴克利受采访时说到,教师、医生、律师、警察是伟大的职业,打篮球只是普通职业。在NBA打球让他收获了一辈子都用不尽的财富,这都是篮球带给他的,打球是一份热爱,但只是普通职业。]

风险大这回事要另外考虑。在我国医院和医生是雇佣制,并且社会还在追求依法治国的进程当中,很多法律制度不完善。当发生医疗纠纷时,除非医生本人玩忽职守,背弃了希波老师的誓言,一般不会承担过大的责任和损失。让医院和国家为你承担风险,何必对国家爸爸苦苦相逼。

其实好多行业工作压力都大,教师大不大?三四五六线城市,哪个中学没有早自习,晚自习?老师是不是也得常年监控学生的健康状况?学生在学校发生点什么意外,老师和校方也担责任。搞施工晚上加班不?房地产公司晚上12点也经常开会。互联网公司加班不?王宝强晚上一点钟说我要离婚,新浪微博办公室灯都得亮。网络主播还加班呢。还听过华为过劳死,富士康跳楼。在我国工作时间长是常态,习大大大概也加班。我们不努力,谁来带动世界经济重新走向繁荣。

随手翻看2011年某期《中国医院院长》,58%的医务工作者后悔读医,可不读医肯定更后悔。医生的学习周期很长,知识很渊博,思维方式很先进、很理性。但不得不说,也确实可能是中国最西化的群体。更认同西方的各种价值和模式。,与西方缺实有比较大的差别。并且这种特色也有很大的魔力,指导着社会的运行和我们的生活。比如近些年来我们一直追求和谐。北京奥运是“和为贵”,中国铁路是“和谐号”。

[就像上周五我的长发被剪了,知情同意受到严重侵害,我能不生气吗?能。生气头发也长不回来,并且伤身子,最重要的是,不和谐。有时候好讨厌和谐,有些场合凭什么和谐。但除了“和谐”,还有什么能维护住我国的社会稳定?我国的年维稳费用7000亿人民币,容易吗。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得给习大大解忧,我要和谐。]

全民都要和谐,当我们以医生角色站在刘老根百姓大舞台上时,也要和谐。哪个医生生活不体面了?我国即将步入中高收入国家,大家都很体面。是有很多非常不体面的人,但就像北京折叠所言,我们越来越没机会看到。(说这话的这几秒钟,可能我也在往下滑。边缘化的问题,此处不表。)我国确实比不了美国、香港的医生薪资水平,但在中国社会,以当前标准,医生称为中产还是合适的。要啥自行车!如果医生段时间内大幅提升了薪资水平,伤医事件可能内还会上升。毕竟从患者角度还是会嫌弃医院赚太多他的钱了。

至于网路上的评论,没办法啦,“职业主义精神”在中国还鲜为人知,很多记者及其他媒体工作者大概不知道自己手上握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依旧在像是挥舞仙女棒一样,扰动着社会的波澜。医生能怎么办呢,雇水军怼吗?不能别人坏,自己就变坏啊。不要人家骂你被砍死活该,你也骂对方活该生病。正义也许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老实说我不信这句话)。

心要正,但手法邪恶与不邪恶都很让人感到酸楚。手法正义吧,若没有超强能量,就会要么太累,要么太怂。手法邪恶吧,心很难正。心生邪念,才是人世大苦悲。

医务工作者要坚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踏踏实实、戒骄戒躁。有些同志也许觉得自己规范行医了,但一定要知道广大中小城市偏远地区,医生还处于“技不如人,甘拜下风”的境地。医学在中国,也和其他各个行业一样,还处于初级阶段,一定不能带入自负的情绪,谦虚谨慎才是正道。我们还要不断深化学习、认真贯彻落实长征精神、航天精神、女排精神。,艰苦朴素的作风要保持。

,我们在开展工作时就要鼓起勇气。但这世间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改革家。勤奋的笨蛋不免让我们走上倾覆的道路,可不幸运的是这类人最爱发声。每当这时,我就不禁担心自己也是这类人,或会成为这类人。笨是笨的,但我不勤奋,这也算是幸免于难了。


说了这么多薪酬大概说明白了。累不累?确实累。薪酬少吗?没太少。那么,中国医疗到底哪不好了!




邱教授说大陆医疗质量不好。我同意。去非全国前一百,看小病都不踏实。怎么回事?合格的医生太少了。这不是我说的,权威文件也用“合格”这个词。不信的私信,我截图给你看。合格的医生很少,很多在“非全国知名”三甲医院的医生也不见得合格。王华说,在中国看病,你要是看到这个医生是一线医学院毕业,就不说协和,比如北医,复旦,交大,华西,武汉同济,广州中山医,三四十岁的,那还是靠谱的。

他对患者很耐心,我也相信他。他提到两个条件,一是“一线医学院”,二是“三四十岁”。说实话,这俩条件一搁,我确实感到踏实,心间一股暖流。可符合这两个标准的,全国没多少人啊。(老专家也得按实际情况相信,毕竟医学是经验科学,这是吃盐多少的问题。)

,一届30人。老王上协和时,一届70人。哪天我得算算,可能一线加起来一年招不够3000个临床医学学生吧?这个数字可能都猜得非常离谱。[倒是话说回来,我们工程管理系,也只有60人。但工程不一样,工程界更讲求流程和团队协作,并且产业结构水平比较低,所以对单个人员的要求没那么知识密集,普通院校的毕业生也可胜任。然而我深信,龙生龙凤生凤。这两个领域确实有相似性。如果有兴趣,推荐阿图医生的书看。他把工程界夸得很好,我很开心。]

所以关键成了“医学生少”。人们总觉得银行挣得工资高,但实际不高。人们总觉得医生薪水低,但实际不低。以洋城人民医院为例,医学院刚毕业的同学,住培期间一月7000元,安排住宿。转正3年后,年薪30万元,那些学会计,工商管理的又会比这个高多少?

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怎么能让高三同学知道,医生是一个集情怀和薪酬于一身的完美职业才是关键。

,还需要国家多召开文艺工作者座谈会议。多让吴彦祖,赵丽颖演医生呀,表现他们怎么潇洒的救人,救治好了躺在病床上的杨洋和王俊凯。医院越大气越好,故事越煽情越好,患者越惨越好,医生越神奇越好,那种认真投入、忙碌充实、智慧果敢、技艺高超。下班后,一定要有丰富的娱乐活动,他的太太消费着各种新款奢侈品。并且不能只拍一部,每年都要巨资打造相关题材的影视作品,孩子们的英雄主义就会抬头。遥想当年还珠格格热播,大家都梦想成为皇阿玛。也有想成为尔康的。

这么干,十年后就会持续有更多的好医生涌入社会。十年是个可以接受的时长。医生多了,分级诊疗就好做。若基层医疗机构的社区医生是武汉同济毕业,到知名三甲医院住培过的话,我心欢喜。我生病去什么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我只爱我的社区医生。

这时候医疗机构的区别只在于是否有更先进的医疗设备、病床、ICU、手术室等,医院就真正变成了留醫部。社区医生让我住院,我就乖乖去留醫部。分级诊疗自然而然。

分级诊疗是国家十三五要坚持推的,可是四线城市三甲医院最好的医生我都不太相信,你让我去相信那个中专卫校毕业的童鞋,生病了必须先去那双鞋那看诊,你不是逗我吗?逗我吗?我吗?吗?

[至于基层医务工作者钱和晋升的事,暂且不表。平安好医生多了,维稳费用捎带脚也可以降一点嘛。]




还有社会资本办医的窘迫之处(以后可能多谈)是,国家和社会资本自身都不知道民营机构该在中国卫生系统中发挥怎样的作用。为这一系统做哪些补充?现在是不明晰的。魏则西事件后,网友大都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个坑,这就不好弄了。观念植入百姓内心,再要改,可能就不是十年那么简单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