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山(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6-19 16:53: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3
学生除了上课之外,还要参加些学校里组织的和实际生活有关的劳动。

学校里有自属的一块田,田里种些土豆,这些土豆主要给实习的老师做食物。当地的土壤和气候很适合种土豆,长出的土豆就特别好吃,我老家的土豆并不好吃,我也几乎不爱吃,可这里的太好了,吃过一阵后,以至于离开那里之后,土豆变成了我今后最爱吃的食品之一。

学校里那些土豆,都是种土豆的季节,学生和老师们一起种的。需要每个学生从家里带上切好的土豆种子,我忘了需要多少,好像每人带来上交一兜的样子。种好土豆之后,需要在土豆田周围栽上从山里折下的葛针,葛针是一种带刺的灌木枝。我当时只是新奇,不知为什么一定要多这项劳动,后来听当地的老师讲,这田是在校园外的山坳里,周围都挨着路,会走过很多的马牛羊,田边围上葛针,可以防止长出的土豆苗被路过的牛啊羊啊啃掉。

这葛针也是我和其他的老师带着所有年级的学生去另一面更远的山上采的。记得当时爬山很累,却兴奋得不得了。

种过土豆,采过葛针,学生们还有一次清理过学校以前整修时留在校园的建筑灰尘。这也是需要学生从各自家里带上筐、铁锹和笤帚一类的工具。教务主任让我给学生布置任务,要让每个学生都带“榔头”。我一时搞不明白为什么带榔头,就问榔头是什么。教务主任说,你说榔头学生都知道。他又补充了一句,就是筐。我才明白原来不是带榔头是要带筐。我老家方言把荆条柳条编的筐叫笼笼,推测榔头可能是“笼头”的意思,“榔”其实的发音是笼,头和子、儿等字一样是词语后缀。当时笑点莫名其妙很低,布置任务的时候,一想到如果学生带的是和要干的活没关系的榔头那画面,就笑得止也止不住,把学生都笑蒙了。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总算把任务布置下去,之后顺利把建筑灰尘都清理得干干净净了。
4
在想起上课和劳动之外,也会想起好多个性迥异的学生。

 一个从初二留级下来的小男孩,姑且称A,初二的班主任和小学毕业班班主任都对我说他很顽劣。我第一眼看到的,却分明是个很善良腼腆、任侠活泼的学生。他常常抿着嘴,很害羞地低头。他也很愿意承担一些班级的杂事,长得也高壮一些,在其他学生们中间也很有一些威信,于是后来自然而然让他做了班长,协调一些班级的事情。

还有一个学生,暂时称B,看着很乖巧,一次不知为了什么和前后排别的同学闹别扭,用书本互打,打着打着突然跑出教室,骑上自行车去校园外了,学生A就马上骑着自行车去追他。

那个时候不是我的课,是另一个老师的自习,但那个老师不在教室。另一个学生C跑来告诉了我情况。我有点蒙,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还觉得不就是一个学生出去走了走吗,也没当回事。后来总算把学生B安全追回来了。

不过因为学生跑了这个事被校长狠狠地训了一通。这样就想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学生跑了校长要班主任负责,不明白学生B为什么要跑。然后开始伤心,伤心学生B跑了是因为不信任我,不相信我能帮他解决问题。也伤心,跑了是学生自己的事,又不是我把学生逼跑的,校长为什么训我。我也是过了好长时间才能理解,在校园里,最起码的,老师是要为学生的安全负责的。如果把学生的安全都不当重要的事,又怎能真正做好老师。

没几天又听到有师生给我讲起上一届的实习生做班主任老师时候的故事。那个班里有个女生被同学诬蔑偷了东西,一气之下喝了“三步倒”,这个药名被我听成了“山葡萄”,于是十分疑惑山葡萄怎么会药死人。周围马上有师生七嘴八舌解释,我才知道“三步倒”是一种鼠药。

再说那个班主任老师和别的老师连夜把喝了药的女生送到卫生所,总算是救过来了。当时我听后不是太有感觉,觉得大家都没什么实质的损失,有惊无险,谁知后来时常回想起来才越来越后怕。生命多宝贵,生命的安全多重要。做老师,首先要关注的,也要是生命。其余的分数什么的都是其次了。我无意中在这里受的生命教育和安全教育,才真正是深入骨髓。

学生B被安全追回来,当时的我开始有些后怕,也沉浸在自己的伤心里,课也上不成了,就让所有的学生给我“写信”,其实是写想对我说的话,想知道和他们的沟通怎么了。“信”交上来之后,却是好多学生针对那个跑了的学生说的,有说那个学生不好的,有劝慰我不要生气的,唯独并没有说他们每个人自己。我本想知道的是他们每个人自己有什么想法,我没说出本来的这个意思,孩子的思维一时想不了那一步。我初中时候的语文老师有次因为什么事,大概是我淘气和顽皮,在教育我的时候对我说过:“你说不出来,可以写。”可十几岁的我当时真的写不出来啊,哪像现在,受了国家“系统的研究生教育”后,心里的任何东西都能写的出来。十几岁的学生大概和十几岁时的我差不多,有点心有余力不足。

学生跑了这个事情过后,我的心情渐渐平复很多了。第二天上课时,发现讲台周围多了很多蝴蝶。原来,学生们捕捉到蝴蝶后,一碰蝴蝶翅膀,沾上一些翅膀的粉粉之后,蝴蝶就再也飞不远了,所以有好多好多,都在绕着讲台翩翩飞舞。

当时只知道捕捉蝴蝶一直都是孩子们这个季节一项经常的活动,根本顾不得想蝴蝶“愿意不愿意”。

我那时有好长好长及腰的长发,总忘不了,我在讲课,蝴蝶在周围飞舞,我心里是那样美丽。那也是我第一次觉得心里好美丽。

当时理解不了蝴蝶是什么,留在我心里又是什么意思,很多年后给一个朋友讲到过,听他说,蝴蝶是孩子们对你的一片心啊,才恍然大悟,原来真是如此。

除了讲台上的蝴蝶,孩子们还连着好几天课余,在我们的办公室窗户外面的窗台上放他们从河里捞的金光闪闪的小金鱼,从田里刚摘下的煮熟的嫩蚕豆,从山里树上采下的泛青的山杏······好多好多的新奇小玩意。好感动他们用自己朴素的方式,用最纯真的心意努力减轻老师的烦恼,让老师开心。
(待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