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钗一二可齐家”浅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6-20 09:35: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  汪昌陆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金紫万千”则是指济济朝堂的文武百官。“裙钗”是旧时妇女的服饰,借指妇女。“齐家”就是治家,是使家族成员能够齐心协力、和睦相处,“齐”字有治理、整理的意思。此联意为朝廷大堂上的文武百官,这些人尸位素餐,不作为或乱作为,没有一个是治国贤才,而如果注重教育培养,少数女性却可以像男性一样齐家治国平天下的。

曹公为何用此联作为第十三回回目结语?有何深意?一部《红楼梦》,呕心血,濡大笔,要使“闺阁昭传”,写出作者“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为的是“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这正如贾宝玉发表的:“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 宣言一样。关爱青春女性,在当时那样的封建社会,一个男权社会,妇女整个儿是被压抑的,处在男权社会边缘的,曹公看重青春女性生命价值的观点,是很新颖的,更是难能可贵的。“巾帼不让须眉”、“裙钗可齐家”的事例在小说中比比皆是,不妨作一分析。

以“能”理家。王熙凤在学识上素养有限,纯粹只是在管家的过程中识得了几个字而已,但她能力非凡。贾珍一句话说得明白:“大妹妹从小儿玩笑着就有杀伐决断。”可见其魄力和胆识,小小年纪就成为荣国府的“总钥匙”。在第十三回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中,她的理家才能得到充分展示。她精心梳理了宁国府的积弊:“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此五件实是宁国府中沉疴,要想治理好,必须对症下药。她根据在荣国府的治家经验,有针对性地制定对策,开出了系列“治病”良方,并坚持贯彻执行。一是用制度管事,上任伊始,王熙凤就认识到“游戏规则”的重要性,通过处罚一迟到者,收到“杀一儆百”的效果,赢得了众人的认可,“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至此“有脸者服钤束,无脸者求上进”;二是实行定额管理,她改革了贾府的“旧例”,建立了新的“财务定额制度”,并遵照执行,宁国府里开支大大减少,缓解了贾府因修建大观园后财务困窘的局面;三是实行预算管理,她上任之初,便命丫环彩明订造账册“作好估计”,兼要家仆拿花名册来查看,以弄清家底。在发放实物时,也是“一面交发一面提笔登记”,“需用过度”的现象得到了很大地缓解;四是实行岗位责任制,建立宁国府各类人员的岗位职责,根据举办丧事和家务活动的各项任务加以分类,并按任务大小实行定员,以四人到四十人为一组,各组有明确的职责分工。岗位责任制的实施可谓立竿见影,“事无专执,临期推诿”的状况不复存在;五是内部监督,授权和审核这两项大权由她亲自掌握,执行、记录和保管这些不相容的需要相互牵制的职务由不同的下人担任,这样采购的财务控制非常严密,因此宁国府下人们不敢再“滥支冒领”。

以“才”治家。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贾家的几位姑娘在才华和学识方面,探春是最拔尖的。她的才华主要表现在第五十五、五十六回,在“查例”论理、对待生母赵姨娘、免除学里公费、废除了姑娘们月钱的基础上,深入大管家赖大家进行调研取经,经过一番考察后得到启发,积极推行承包责任制,然后又进一步向李纨、宝钗等阐明这样改革的四大好处:“一则园子有专定之人修理,花木自有一年好似一年的,也不用临时忙乱;二则也不至于作践,白辜负了东西;三则老妈妈们也可借此小补,不枉年日在园中辛苦;四则也可以省了这些花匠山子匠打扫人等的人工费。将此有余,以补不足,未为不可。”在大家支持下,出台改革方案,将大观园进行发包,以“放之以权、动之以利” 为指导方针的大观园改革意见,在贾探春的策划和推动下推开了。

以“情”顾家。元春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中,后来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贾府为了迎接元春省亲,建造了大观园。看到大观园,元春暗叹过于奢华。石牌坊上“天仙宝境”四字十分醒眼,贾妃忙命换成“省亲别墅”四字,“红香绿玉”改为“怡红快绿”。又劝:“以后不可太奢,此皆过分之极。”她深知“树大招风”、“臣不得越君”的道理,要求贾府时时注意,处处低调。元春的命运关乎贾府兴衰,归省后,又回到了那“不得见人的去处”。然“身在曹营心在汉”,始终眷顾着家,怕大观园空置、荒废,乃命众姊妹及宝玉搬进大观园。元春对宝玉的教育也非常关心,在宝玉三四岁时,手引口传,自入宫后,时时带信出来与父母说:“千万好生扶养,不严不能成器,过严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忧。”眷念切爱之心,刻未能忘。虽在宫中,她时刻不“忘家”,在钗黛之争中,元春她曾利用端午节礼单表明自己的立场和对家庭前途的打算。可谓“居庙堂之高还忧其家”,其情可叹!

以“梦”挽家。秦可卿谐“情可亲”,被贾母赞为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可惜年轻早逝。秦可卿在临死前,托梦给红尘知己王熙凤,一针见血地指出贾府存在两大弊病,一是祭祀无固定供给,二是家塾无专项经费。这两点看似平淡,实则切中要害。祭祀不能延续,则族亡,而家塾又是关系贾府兴衰的问题,只要子孙教育得到保证,家族兴旺就有希望。因此,秦氏对凤姐建议:“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这站位是何等之高,何等的大见识、大智慧,不光赦、政、邢、王、贾珍、尤氏想不到,就是连智慧超群的王熙凤、贾母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可以说这是挽家齐家的长治久安之策。

以“礼”统家。贾家是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贾母是贾府的“太上皇”,是德高望重之人。她深知这样的大家族,没有礼仪不行,她用“礼”紧紧地把大家团结在自己周围。一眼望去,偌大贾府并不混乱,主子彬彬有礼,奴才各司其职。林黛玉和刘姥姥初进贾府时,都被贾府井然有序的宏大气势所震慑,刘姥姥跟王熙凤说:“别的罢了,我只爱你们家这行事,怪道说‘礼出大家’。” 贾府实行晨昏定省,第二十四回,贾赦生病,贾母让贾宝玉代她去问候。即使贾母不在场的情况下,贾郝、邢夫人也要向贾母先请安,后接受宝玉请安。从第四十回贾母两宴大观园、第五十三回贾府的新年宴会及除夕祭祖、第五十四回荣国府元宵夜宴可以看出,贾母是以“礼”、以“规矩”把大家统一起来,团聚在一起,饮酒作乐、猜拳作诗、击鼓传花、讲故事讲笑话等,其乐融融,在娱乐中达到齐家的目的。

以“恩”报家。刘姥姥是一位饱经风霜的村妪,可以说是位资深的裙钗。她出场较早,也是重要的收场人物。第六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几经周折,因缘际会,便见着了“真佛”凤姐,还得到了二十两救济钱,这对于青黄不接的刘姥姥来说简直雪中送炭,是“救命钱”,为女儿、女婿好好的持了一回家。第二年,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因家里粮食瓜菜丰收,就急着送一些给贾府尝鲜,这次进大观园,靠着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大观园中的公子小姐们,也得到了众人喜爱。八十回后,当繁华落尽、贾府衰落,凤姐无能为力保全自己唯一的女儿时,她一贯夸耀的娘家人忘仁负义无人伸援手救助巧姐,众叛亲离之际,凤姐才明白只有刘姥姥可以托付,只有受过贾府一点点恩惠的毫无血缘的刘姥姥,宁可倾家荡产也要救出巧姐,最终也安全地救出了巧姐。

说到以“恩”报家,不得不说说小红。小红是《红楼梦》中的一个小人物,三等丫环,原名林红玉。小红对贾府的败落早有感悟,她对坠儿说:“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谁守谁一辈子呢?”后与贾芸私定终生,脱离了贾府。最后在贾府败落之时与贾芸救了宝玉、凤姐。曹公让她两次上了回目,那八十回后她不可能没戏,脂砚斋一条批语就说:“余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小红与贾芸在贾府“树倒猢狲散”以后,到狱神庙里,去抚慰被逮入狱的宝玉,既然到狱神庙慰宝玉,应该也慰凤姐,体现出助人于危难的品质和感恩报家的情谊。

自古豪杰千千万,谁说女子不如男?心较比干多一窍,万般柔肠能齐家。曹公描绘了一个个裙钗齐家的精彩绝伦场景,在妇女能顶半边天和家风建设风行的今天,是值得学习与深思的。


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欢迎转发我们的微信订阅号,您的每一次转发,都是对我们的最大支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