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现时代的旧文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5-13 09:59: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做个现时代的旧文人

 ——书画家冷望高印象

    玉阶梅

 

 

     我是何时开始记住冷望高这个名字的,现在已不能确切了。至少也有十多个年头吧,先是在不少场所看到他的书法作品,只觉得那方峻爽利的碑书,辅以帖书的舒缓滋润,烂漫可喜。后来陆陆续续听到不少关于他的故事。那时候,我在九江电视台《背包客》栏目做编导兼摄像,有一次采访一个书家,他谈起九江书画圈子里的逸闻趣事时说到冷望高。记得当时他以饶有兴味的口吻说:“冷望高这家伙聪明,别看他洋洋洒洒的一笔字,其实他的本业是医生。从事过将近二十年的临床医疗和教学工作,治愈过不少病患,挽救过不少生命。在从医之余的间隙时间,纯粹因为爱好,对书法作过锲而不舍的探求,从而为今天的职业艺术之路作了一个无意的铺垫。”听起来就像金圣叹评介《水浒》的作者施耐庵:本无一肚皮宿怨要发挥出来,只是饱暖无事,又值心闲,不免伸纸弄笔,寻个好题目,要出自家许多锦心绣口。


这才知道,冷望高转行为专职书画艺术工作者是近十多年的事。我的内心不免就犯起了嘀咕:医学是现代科学,唯说条件,条件是因果性的,讲究的是定理、论证,是一丝不苟的严谨;而书法是传统艺术,像禅宗一样讲究一个“机”字,是飞跃的,超因果性的,盖承自易经的卦爻之动,与庄子的《齐物论》异曲同工,机在于阴阳黑白变化之先端,这才真的是创造性的。冷望高在这两个门类之间跨越、腾挪,那需要怎样的由蛹化蝶?也许他凭借某种天资和痴迷,在弯弯曲曲中摸索到了如许门径。如同《圣经》记载的那样:有人向盲者说我是基督,盲者摸着他的手无钉痕,答道你不是基督。因此,很多刚刚从事书法的人也有大摸样,但他们的手上没有钉痕。冷望高为了让笔下的字有钉痕,他将下半辈子都交付给了这门几乎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各个领域都有关联的手艺活儿。

真正的书法首先是一门手艺活儿,是一种精准的、恬静的表现,它受制于内心情感的深层节奏。潜在的情感不是突如其来的,它最初是酝酿着的,像种子里的生命一样沉睡着,慢慢地,它才舒展开来。一幅作品,虚实相生,动静相应,应该遵循一种内在的节奏,有其自身的冲动和后继动作的呼应,像飞鸟一样颉颃相随,有缓有急地向前滑行。飞鸟是无拘无束而又遵循着翱翔规律的,书法艺术亦当具有自由自在的内质。美学家宗白华先生说:书法是表现各时代精神的中心艺术。它与书写者和欣赏者的综合素养如才能、阅历、眼界、格调、器识等紧密相

冷望高习书,是从理性到感性,再从感性到理性的反复锤炼的过程,也就是说经历过从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螺旋式上升的认知与体验,将书法理论与实践予以很好地结合,同时涉猎广博,胸襟开阔,志趣高标,于诗文、篆刻、绘画等都下过不浅的工夫,具备很好的功力,所以他的笔下不管是书法或是文字或是印章或是绘画,技巧和神韵都能达到一个高度。观其用笔方圆兼济,老辣生拙,恣意纵横,有时并不特别讲究外在的精微,而是轻重自然,收放合度,笔墨生发之际,能于法度之外营造出一种动静相生的烂漫之意,观之有峻朗和煦之感,仿佛春夜静坐,香茗在手,远离尘嚣,让人感到惬意爽快。

冷望高晓得:凡是根本问题往往是极其简单平实的,最聪明的办法往往是愿意多下笨工夫。所以他于经典法帖临习用功最勤,从不轻率地写“聪明字”,亦不轻易地追求创新。经过多年的如琢如磨,他把书画以及相关的阅读与思考当成了生活方式,一路行来,将性情泼染得淋漓尽致。作为体制内的人,思想却在体制之外。作为一个文人,他有责任感,有批判精神,内心却狷介难训。因为直率,赢得诚恳;因为直接,口无遮拦,无人识得,或起谤讪。然而,经过世事的打磨,方今棱角也渐渐迟钝,只是表面上和光同尘,心底里泾渭分明而已。知命之年,冷望高学会了与生活与时代与社会握手言和,不再追求表面浮华、外界的认可,刻意的是纯粹的、本质的东西,故而,远离发布会、开幕式,不请外行讲话、借名人渲染,唯愿于纷纭中享一份宁静,于谄媚中据一点操守,于虚妄中存一处真实,于秾艳中寻一缕淡香。只将有限的生涯往画画、写字、刻印、读书等方面生发,间或调弄管弦,结交知音,游历名胜,且作生命的浅吟低唱,秋月春花。

冷望高涉足绘画的时间不到十年,已然精进到让行家们颇为惊叹。他在将近五十岁时才拿画笔,凭着他的清醒认识,必不能像年轻人那样走寻常之路,他选择以古人为师,打十年基础,事实证明走的是一条终南捷径。首先深入传统,于宋元明清诸家择其善者心追手摹,亦步亦趋,不断从古人作品中揣摩意趣,探求精神,先与古人“合”,然后与古人“分”,非合无以分,合必归于分。所谓分,是不同程度、以不同方式与传统拉开距离。久而久之,若有新的面目出现,便自然成就了“创新”。对于国画,他始终保持清醒的认识,宁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积累过来,也不过早地轻易地妄求面目的出现,不做过早的定型。他觉得即使60岁之后开始画具有自己风格的画,一点也不晚。

知命之年的冷望高,在浮躁的当下能守一分难得的淡定,躲进小楼,在自己的天地里,让生活偏安,让内必丰盈。

冷望高相处现代的纷繁,紧跟时代的步伐,观念是新的,视野是开阔的,于网络、数码、计算机硬件、软件的应用,都能赶得上趟儿,没有被年轻人拉下,甚至走在了前列。但是,其情怀之根却是传统的,道德修养和人文操守依然烙着旧文人的印记。让人不禁想起冷望高说过的一句话:“做个现时代的旧文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