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 | 行走北京之独舞夺命狗牙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1-09 08:21: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不一样的视界,展现不一样的世界

♦文 / 图 / 编辑 /  三哥



序言


初识  “ 狗牙山 ” 是缘于去年冬天网上查询灵水村。看到此名,一觉土里土气,二是好奇。于是挖出了 “狗牙山” 的相关图片---很是惊艳!再看描述,“狗牙山” 被称之为京郊十大夺命路线之一,更获得 “不到狗牙,视你没爬” 的赞誉当时苦于没能查到更好的进入途径和行走路线(网上贴子的通病,不告诉人们最需要的),身边人也没有去过的可以咨询,只能痒痒的搁置下来。


今年复春了,那句“不到狗牙,视你没爬” 又爬上心头。加之上次棺材山上巧遇一群驴友,说去过那里,虽模糊的路线说的稀里糊涂,但鉴于我已经去过灵水村,知道了大致方位,想如此山岭,那里周末应该不会缺少户外勇士,于是,决定独探之!




独自探寻,边走边问边寻:一如从前,一如人生!

                                                                                                   


看了许多户外包车价格(60---70元),但经我初步估算,时间把握好,完全不必包车。于是早5:30洗漱完毕开始了我的苦逼的自己冠之为绿色的出行(地铁+公交)。{ 地铁1 号线苹果园站下,7点坐上892,估计9点可到军响站,下,然后边走边问,不出叉子争取下午4 点回返,坐上5点的末班车 }---地铁里一直在计算着时间,想如真坐不上末班车就住那里的村舍也要走完、征服狗牙山。




6:45 出了地铁口,依旧是户外人群密集穿梭,召集各自人马的情景。我招呼了我前面的一长者问他去哪里,他说去安家庄到京西十八潭的穿越,问我哪里。我说狗牙山。他惊讶的看了我周围说你一人?顿,值得一去。说四十五分的班车已经错过了,只能坐五十五分的了,否则就是半小时后的班车。我们抓紧走到几百米远的公交站,刚好赶上五十五分的班车。他要我坐他附近,说和我聊聊狗牙山。正求之不得呢,刚好功课做的不是很清楚。从他口里知军响站下,穿过后桑峪村就是狗牙山下的荆棘小路。我更关注的是时间,问五点前可以返回坐上末班车吗?他说完全可以,实在不行,可在狗牙山的中途分岔口下来,如此答案给我吃了定心丸,他们如此年纪,我这般年龄(不是嫌他老,对户外有经验的驴行长者还是比较敬佩的),今天估计没后顾之忧了。




他又聊了一些他去的远的地方,从他那里我觉得他时间控制的很好,很是受用。他要了我qq说回去加我,有机会一起走。目测他有50出头了吧,还这么精气神!这也是北京的一特别吸引,在户外,你能真切感受到北京活力的另一方面---老当益壮的精神!中途他先我下车,还问我这次要不要一起,我今天目标很明确---狗牙山,说以后吧。于是他带着他的同龄伙伴五人,匆匆赶山路去了。。。



军响站到了,下车一片茫然,虽然临时幸运地又补了许多功课。却正好有四个户外者(冲锋衣,登山鞋,登山杖。。。)走来,这个时间点这个地点,下意识的我觉得他们是去狗牙山的,上前问,果然是,而且其中一个走狗牙不止一次了,而且他口中所述和车上长者说的基本吻合,于是乎,同行之!




穿进后桑峪村,,民风纯朴,行走之中可以感受的到。,教堂里有种神秘气氛,一老人安详的诵经。院子里看到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花,




拍下,回去查得知是“荷包牡丹”。


出了教堂,就正式踏上狗牙山方向了。岔口处一直走右边,几个岔口后,就进入山谷了,依稀有狗牙山的影子,有些兴奋。可是不知此若隐若现的山谷小路曲曲折折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到 “狗尾”,踏上狗尾一人就开始提醒慢些、小心点,而且确实迎面而立的就是峭壁。兴奋而小心的踏上留影,开始了夺命之山的 “ 山脊上的舞蹈 ”。


 



站在山脊上,远处望过去:悬崖峭立,连绵不断。甚是震撼!--- 脚下或平缓坦坡,有数尺之宽;或石块峭立,不足尺宽。无太多危险,但恐高者勿看,否则,怯会陡然而生,那就有了麻烦!




一直走在山脊中间,稍陡处会用手攀石块,就这样蜿蜒而速度而谨慎的前行数百米。平路出现,稍舒口气,跳跃而行--- 这也算是山脊上的舞蹈吧。


平坦、峭陡,交替交错,心时缓时绷,好不折磨,好不刺激。再放眼望去,远处一座座狗牙耸立,。




顾及不上看时间,赶,赶,赶!我习惯了它的规律后也就毫无畏惧了,只想尽快走完那些延伸而去的山脊,然后跺下脚,从容而去!


一个接着一个,似乎没了尽头,却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在山脊的那一头?我喊无人应。继续赶,继续喊,在大概半小时后吧,看到远处山脊有人影晃动,速度不快。渐渐那里人影渐多,还有旗帜,一看便知是户外队伍。挑衅似的喊:你们快点,太慢啦!




脚步借着兴奋而加快,很快我与他们相遇:狭路相逢!


让他们过的同时自己也过。他们队伍庞大,问说有好几个队大概80来人。看着他们缓慢而疲劳的前行,有一词浮现:尾大不掉(当然不知道对不对)。他们这样,速度是上不去的。看来轻小有轻小的好处,庞大有庞大的弱点啊!





他们是包车来的,狗头上来的。谁是正穿,谁是反穿?没必要计较!擦肩而过,各自离去奔向自己的目的地!(正如成功,每一个人的都有不同)


他们一个多小时走上来的路,我们五个不到半小时走完,再一次论证了我们的强大吗?显然不是。下了狗牙山,走在野花小道,回拍狗牙山一景:高压线架。(此处的电滋滋的响,切记走到这里时请把手机关机,快速通过,别逗留。)




挥手说拜拜。曾被传为 “ 不到狗牙,视你没爬 ” 的狗牙山就这样被轻松地走过,才一点多。跳跃而返,感叹:到了狗牙,爬也白爬!是商业夸大了它,有了噱头才有商业!




回路有一条明显的小道可通向远处的公路。我们没选择这么平常的路,而是拨开荆棘,走了一条陌生的山间之路。吃饭、歇息,探路而返之。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竟转了几座山峰之后走到了灵水村口。灵水村去年冬日我已去过,所以和他们四个挥手就此别过。感谢今天的相遇!——虽告别依然没说再见!


时间还是很富裕,走在去向公交站牌的柏油路上,一路高歌《走四方》,车到人回,没任何压力。





关于作者,关于Sange视界


三哥 (Fjc0517vv)80后A型金牛男,现漂居北京。

安静而又激情,喜爱美食,书籍,音乐,摄影,登山等一切和美相关的。漂泊艰辛却始终不忘北漂之初衷,闲暇之余马不停蹄积极追梦、看美的世界的一切。

Sange视界(Sange-shijie-517),个人原创公众号。“ 山川美景,行走足迹,趣味杂谈,生活随感。”  不一样的视界,展现不一样的世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