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分享:那个男人的眼神|帕蒂古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26 16:22: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顶端蓝字品读春秋即可关注我们


那个男人的眼神


文|帕蒂古丽


那个寒假,我坐在炕上看闲书。爹爹进门冲着我说:“你姑姑来了,出去迎一下。”


平时姑姑来了,我从不用出去迎的。有时候天麻麻亮她就来了,我们还睡着,她就生炉子、烙玉米饼。


姑姑歿了丈夫,带着个儿子过活。她时常带着儿子来我家,在这个屋里,她跟妈妈一样自在。这次要特地出门去迎,新鲜。


我不太情愿地开了门出去,就见姑姑身边带了一个高个子,脸膛黑红,留了两撇八字胡的维吾尔男人。


姑姑见了我出来,并不给我打招呼,把头飞快地转到男人那边,朝他亲密地递眼色。那个男人就用眼神和我打招呼。


第一次有陌生男人这样面对面,用这样的眼神看我。那眼神,就像是用锋利的刀子在我脸上刻了一遍,弄得我心里很不悦。我面无表情(也许是面有愠色)地径直走出了院子,头也没回。


我在屋子后面,躲到姑姑和那男子走了才出来,中间爹爹叫了我两声,大概是让我待茶,我也装作听不见。


开学没几天,一个大雾天,天气很冷。一大早,我正准备去上早自习,姑姑又领着那个男人把我截在了路当中。我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地站着。我瞥见了那个男人脸上的胆怯和退缩。


姑姑显出了尴尬的样子,从那个男人手中夺过一个包袱递给我。我不接,想推回到姑姑手里。可那个男人拉着姑姑飞快地跑了。


我追了几步,看见姑姑笨重的身体在肥大的裙子里吃力地摆动,心里有些酸酸的,便停在路当中。


我打开布包看看,是一套玫红色的绒衣裤,我把布包原样包好,放进了一个木头箱子里。


过了些日子,我挑了一个下午去姑姑家。那时路上的雪已经开始化了,天也暖和了一些,一路上冬麦苗已经顶起未化的积雪,露出了一片茸绿。


那天我去正好赶上姑姑家喝晚茶。屋子里坐了不少客人,我脱下沾了泥水的鞋子,坐在炕沿上。这当儿,那个八字胡的男人也进门上了炕,坐在了我对面。他端了茶,并不跟谁打招呼,只拿眼神瞄我。


喝完茶,等客人都散了,我把那个布包交给姑姑,姑姑拿下布包,放在一边,摸了摸我的脸说:“唉,这孩子,人家买都买了,还送回来。”


就这样,一个春天过去,夏天来临,高考结束,放暑假了。


到了八月,姑姑打发他儿子来叫我去她那儿帮忙。她在为儿子女朋友的十八岁生日办麦西莱甫。


院子里的老榆树下坐了两个长发纷披杜塔尔手,他们弹唱一段,青年男女就跟着和一遍。歌词都是即兴编的,惹得旁边的围着的人笑成一团。


我绕到榆树后面的葡萄架下,那里姑姑和几个女人正在张罗吃食。姑姑让我烧茶,我就把几个黑呼呼的大茶壶都灌满了水,放上大把大把的茯茶,放在几个临时架起的土灶上,用牛粪烧火。


整整忙了一个下午,等姑姑应付完一帮人的吃喝,我才得空坐下来歇口气。


就在这时候,那个八字胡男人站在我面前,邀请我跳舞。我根本不会跳搂抱在一起的双人舞。但他很强硬地拉起我,把我拽到了大榆树下。


这时候年轻的男女都像开了锅一样。即使我不小心踩掉他的鞋子,也根本没人注意我们。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其实那种舞挺简单的,就是搂在一起不停地旋转。旋转是我最拿手的,好像天生就会,根本不用教,我有点开心了,越转越欢。我看见他也笑了,牙齿很白净,目光像炉灶里的火一样熊熊燃烧,几乎要把他浓密而卷长的睫毛烧灼了。


这样一旋就旋掉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天快亮时,人才散去。走的时候我有点头重脚轻,八字胡男人还轻轻地扶了我一把。




八月一过,大学通知书就送到了手里。我离开了大梁坡。上大学回来,我再也没有去过姑姑家,原因是她嫁人了,嫁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大学毕业后,我有了男朋友。有一个冬天,他用自行车带着我去小县城下馆子吃拉面。掀开厚实的棉门帘,在热气腾腾的面馆里,我们找了位置并排坐下,要了两碗面。


那拉面端上来,金丝银淌上漂浮着绿绿的芫荽末,散发着一股冬天里稀缺的奇香。我刚举起筷子,男友拉住我的衣袖,把我拉到门口。


“干什么呀你,小心我的衣服。”我说。


“那个男人为什么看着你?”他愠怒地问。


“哪个男人?”我很迷惑。


“就坐在墙角的那个留八字胡的。”他用目光朝里示意。


“我怎么知道!”一回眸,果然有个八字胡男人目光灼灼地盯着我。


“你认识他吗?”他又拉住我的衣服。


“我怎么会认识他!”我甩开他。


“不认识?不认识他怎么会一直用那种眼神盯着你看?走,这饭我们不吃了!”他转身掀起门帘就走。


我转回头舍不得那半碗面。胡大呀,那个八字胡男人居然还在伸直了脖子看我。


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直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我。我想起了那个八字胡男人带着我飞速旋转的晚上。


其实,那个人是不是我所认识的八字胡男人,我不敢确定,过了那么多年,又换了个地方,怎么可能那么巧呢?


不过,他还是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向我提亲的那个八字胡男人。姑姑那时那么着急,大概是怕我出去读了书,嫁个异族男人吧。那个冬天我若依了姑姑,收了八字胡男人的绒衣裤,现在可能就在他家的院子里,忙着挤奶烧茶烤饼,伺候他和我生的一大堆古丽或巴郎子。


在我的记忆里,自始至终,他没有说过话,好像他跟我使用的不是同一种语言……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他只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两束目光。


直到现在,我也能感受到他在看着我的生活。有时候他的目光是善意的,有时候是带着一丝嘲意。我每天的日子,一直都在接受着这目光的检验。这两束目光,一直穿透岁月看顾着我的生活。


作者简介及点击以下标题查阅其更多文章




帕蒂古丽,女,维吾尔族。1965年8月出生在新疆沙湾县老沙湾镇大梁坡村,现就职于余姚日报社。中国作协会员,在《人民文学》、《民族文学》新华文摘》、《散文选刊》等刊发表作品近百万字。作品入选全国各类散文年选和散文精选集。


已出版散文集《隐秘的故乡》、《散失的母亲》、《跟羊儿分享的秘密》、《混血的村庄》、《思念的重量》,长篇小说《百年血脉》获得“北京市优秀长篇小说”、“第三届向全国推荐百种优秀民族图书”、“北京市优秀图书奖”。


散文《模仿者的生活》获2012年度《民族文学》奖、《散文选刊》2012年度最佳华文奖、2012第四届在场主义散文奖新锐奖。散文《思念的重量》获2013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散文《被语言争夺的舌头》获得2014年度人民文学奖。


1、思念的重量——献给父亲的四月信笺


2、追蝴蝶的少年图尔逊


3、嫁到江南——一位维吾尔女子写给第二故乡的生命短章


4、我的老河坝


5、在稻谷上睡了一个冬天


提示

栏目介绍及征稿


1、《美文分享》:发布短篇小说、散文、诗歌、随笔、影评等!部分作品,电台录播!

2、《你写我评》:互动性栏目,邀请作家、评论家对有推广意义的作品进行点评!

3、《创作资讯》:分享全世界著名作家创作经验和各种创作知识!

责编:语、宫、四月、林曦、芙蓉、纸韵


声明:作品版权属作者,所配图片来源网络!

愿意进入作者交流群的,先添加编辑微信!

备注:点击尾部阅读原文,即可进入品读春秋电台!

我要推荐
转发到